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符合道德的安慰剂处方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3日讯】(大纪元时报记者王季民/编译) 摒弃有争议的安慰剂处方,取而代之以创造正面乐观的医疗环境,对病患的健康同样大有助益。

密西根州立大学医学伦理专家西雅图认为,对病患开安慰剂处方(也就是使用某种“假”药物)是种欺骗,大多数时候不应使用这种方式。

然而,一名家庭医学教授布劳迪,在美国尖端科学学会年度会议中指出,现今已有许多方式,可以符合道德并有效地获得“安慰剂效应”,而不仅是给病患“假”的药物。

密西根州立大学前生命科学院道德与人类中心主任霍华布劳迪说,医疗看护者面临道德上的两难:知道安慰剂在某些情况下是一种有力的治疗方式时,是否应使用安慰剂并对病患说他使用的是另一种药物?或是应负道义责任而说出实话?

幸运地,因为有其他方式来达到“安慰剂效应”,这种两难的状况就消失了。

“这个新的方式,定义了所谓安慰剂效应乃是在治疗过程中发生的一种身心互动。”布劳迪说道,“医师可以不用再开安慰剂,但可以在每次看诊时利用这个安慰剂效应。这种不需依赖安慰剂而达到相同效果的关键,就是以道德的方式来利用其具有的治疗潜力。”

“医疗环境通常包括一位医师或治疗师,可以仔细地听你描述、并对你所发生的状况给予实际与有力的说明。”他说道,“人们对你所担心与所遭遇的事表达关怀与同情,因而你可以感觉对自己的生命与病症掌握更充分。”

此外,布劳迪提到,有证据显示在医疗环境中创造正面的感觉,对治疗病患大有助益。

布劳迪说,给患者假药物而告诉他或她说是止痛剂或是抗生素,若不是极明显地不道德,至少在道德上也是令人怀疑的。

“大多数病患在打点滴或注射时,都会认为这是有效的止痛剂或抗生素。如果他们发现这实际上只是糖水或食盐水,就会觉得受骗。”他说。

而当安慰剂使用在医学研究时,就几乎没有道德方面的顾虑了。

“由于实验本身的设计,研究对象当初就会被告知且同意安慰剂实验。正当的告知同意是要让对象了解他们服用的可能是真药或是安慰剂,因此没有人会受到任何不道德的欺骗。”

安慰剂在医学研究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在控制组中使用安慰剂可以使人了解“真”的药物是否有效。

而且在所谓“双盲”的研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研究人员并不知道哪一个使用真的药物,哪一个服用安慰剂。──转自台湾大纪元时报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3-03 10: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