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欣赏】鹧鸪天.半死桐

作者:任一仁
凄凉之夜,作者思念过世的妻子。图为宋赵伯骕《风檐展卷》局部。(公有领域)

凄凉之夜,作者思念过世的妻子。图为宋赵伯骕《风檐展卷》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494
【字号】    
   标签: tags:

贺铸 《鹧鸪天.半死桐》

重过阊门万事非,
同来何事不同归?
梧桐半死清霜后,
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唏,
旧栖新垄两依依。
空床卧听南窗雨,
谁复挑灯夜补衣!

【作者简介】

贺铸(公元1052 – 1125年)字方回,号庆湖遗老。博学强记,长于度曲。掇拾前人诗句,少加隐括,皆为新奇。词风多样:盛丽、妖冶、幽洁、悲壮,且皆深于情而工于语。有《庆湖遗老集》、《东山词》。

【字句浅释】

解题:本词是作者为悼念亡妻而写的,是宋词的悼亡作品中与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并传为不朽的千古名作。

阊门:苏州城西门。

万事非:万事皆非。

何事:为什么。

梧桐半死:古诗文中常用来比喻丧偶,源于晋.崔豹的《古今注.草木》中关于连理梧桐的记载。

头白:这里是双关语:既指鸳鸯头上有白毛,又指作者自己头上已经有了白头发。

唏:干。露初唏:露水刚刚干了,暗指作者夫人过世不久。

旧栖:过去居住之处。

垄:坟墓。“新垄”指作者亡妻的新坟。

依依:形容思慕怀念的心情。

挑灯:过去用油灯,灯芯燃短了就不亮,要用针或其它东西把灯芯挑长一点,使灯亮一些。

【全词串讲】

图为清沈铨《荷塘鸳鸯图》。(公有领域)
又像那白头的鸳鸯,没有了伴侣独自飞。图为清沈铨《荷塘鸳鸯图》。(公有领域)

再经过阊门时,感觉到万事皆非。
你和我一同来,为什么就不和我一同回?
你去了,我像秋霜后半死的梧桐叶凋零。
又像那白头的鸳鸯,没有了伴侣独自飞。

原上草青青,草上晶莹的露珠却已散尽。
旧日居处、今日新坟,难分难舍两依依。
空床上我独自躺,听雨点敲打南面窗櫺。
谁再来挑亮如豆昏灯,深夜为我补破衣!

【言外之意】

清焦秉贞《山水册.窗阁图》。(公有领域)
风雨凄凉之夜,雨点叩打着窗櫺,点点滴滴分明地打在心上。图为清焦秉贞《山水册.窗阁图》。(公有领域)

试想,风雨凄凉之夜,雨点叩打着窗櫺,点点滴滴分明地打在心上;如豆残灯摇曳著昏黄的灯光,辗转难眠,独自卧在空床上;突然涌上心头的是,以往妻子常常在深夜的昏灯下,挑灯为自己补衣的纯朴形象。这,哪里还用得着别的语言!哀惋而凄绝的这一幕,就足以让铁打的汉子也潸然泪下啊!

古今中外,一切文学作品,加上一切非文学作品,凡能动人者,情也。此词以真挚、沉痛的情怀,再以词这一擅长抒情的文体写出,成为悼亡作品中的千古名篇。

情,在许多人思想中还是比较笼统的概念。其实,情有着千差万别的“个体特征”。人有高尚、低庸,充实、干瘪等等区别,人的情也有着相应的层次和内涵的不同。情能动人,因为它携带着人们共有的信息。如果一个人的情是针对所有场合、所有人的,没有自私的追求,它就已经升华出了情的范围:儒家尊之为“仁”,佛家叫它“慈悲”。富于真情而又私心很少的人是伟大的,因为他已经和“仁”、和“慈悲”接近了。#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