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酷的光荣(节选) 第十四章

李卫平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4日讯】第十四章

中午时分,列车抵达武昌站。下车后,自民与女孩直奔珞瑜大学。将女孩送到宿舍,自民即去找梁华。

那间熟悉的学生活动室中,梁华等一干人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因应目前危急形势的对策。

见到自民,梁华喜出望外。热情拥抱后,他仍紧紧握住自民的双手不停地上下打量,待确信自民没有受伤后,他高兴地拉着自民坐下,请他介绍北京的情况。

自民饱含热泪讲述了当局对学生和市民的血腥镇压过程,当讲到马汉等人的惨死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不禁声音哽咽、热泪长流,在座的学生领袖一个个也都悲愤交集、义愤填膺、泪流满面。

梁华揩干眼泪站起来,环视全场庄重严肃地说道:“我们绝不能被当局的残酷镇压所吓倒,明天,我们要组织一次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他有力地挥动着紧握成拳的双手。

“干脆跟他们拼了!”一学生领袖冲动地大声说。

“对,拼了!”其余人也异口同声说道。

学生领袖们群情激愤、热血沸腾,他们摩拳擦掌,都欲拚命做最后一搏。

“大家要冷静,千万不可逞一时之勇,鲁莽行事。”自民高声道。人们稍稍平静后,他又说:“我支持明天举行一次大规模的和平示威游行,但大家却绝不能有拚死最后一战的打算。”

室内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自民身上,鄙夷和蔑视刀子般扎满他全身。

哼哼,有人冷笑。

自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尽量平静地说:“我不怕死!我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了。如果我们拚死一搏能换来最后的胜利,我宁愿再死去一百次。但事情却并非这么简单。”他停顿了一下,换口气,让心绪宁静下来,“我们要做长期斗争的打算,要保存力量,不能再做无谓的牺牲。这不是我们几十个人的小问题,而是关系到成千上万名同学生命的大事。我们要对同学们的生命安全负责,要对他们的亲人负责,要对历史和民族的发展与前途负责。”

会场中依然一片寂静。

“明天游行的主要目的是向世人宣示:我们没有被吓倒。”自民打破沉寂又说,“只要我们走上街,这个目的就达到了。因此如遇当局挑衅,我们一定要采取低姿态回避措施。”

“返校后举行追悼大会。”梁华补充说,“另外,中共肯定会对我们进行政治迫害,大家要多加小心,各自珍重。”他以复杂的眼神环视了一圈周围的战友。

翌日清晨,自民来到单位。

见到他安全返回,同事们都很高兴,大家热情地上前嘘寒问暖。

李波、陈放是于镇压前返回武汉的。

“赵斌呢?”自民急切地问。

“没有回来。”众人七嘴八舌答。

“有他的消息吗?”自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

众人再次摇头。

自民心里不禁一惊,看来他凶多吉少。

自民将自己亲身经历的血腥镇压过程详述了一遍,同事们对当局暴行的愤慨,对学生运动的热情支持与赞扬,对遇难学生的悼念和敬意溢于言表。

自民最后说:“民主运动开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游行示威活动马上就要开始。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正告当局,血腥镇压是吓不倒向往民主自由的中国人民的!我们将会一如既往地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争取全体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与自由!”

自民刚说完,同事们就纷纷表示要参加游行。

杨所长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一言不发。他并未如自民所想出面阻止大家。极具城府、平素喜怒不形于色的杨所长今天却两眼红肿。

示威队伍高举“沉痛悼念‘六四’死难烈士”、“严惩杀人凶手”等横幅标语,在低徊的哀乐声中静静地沿珞瑜路、洪山路游行到省政府门前,然后折返回各个学校。

沿途大批民众自动驻足默哀,人群中叹息声、啜泣声清晰可闻。

由于指导思想的转变和事前的周密布置,游行队伍在省政府前遭遇当局堵截时,学生们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避免了新的流血惨案发生。

正当各个学校准备召开追悼大会之际,省政府通过校方传来了“不准为‘反革命暴徒’举行任何形式的悼念活动”的警告,并扬言要对所有悼念活动进行血腥镇压。

梁华等学生领袖经过短暂严肃的紧急磋商后,决定珞大的追悼会计划不变。

为防万一,从露天广场开始,每隔五十米设一名纠察队员,警戒线沿着通往珞大的两条道路一直延伸到数公里之外。如遇异常情况,纠察队员将挥动手中红布示警,为会场内的学生疏散争取时间。这批学生全剃了光头,藉以表示他们为保护其他同学的生命安全,准备随时献身的决心和勇气。

露天会场主席台正中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奠”字,周围缀满了小白花,上方是“沉痛悼念‘六四’英灵”的横幅,两边对联上书:为自由为人民雄魂光照后世、血要还牙要还伟业终将大成。

梁华致完简短的悼词后,全场约万名学生齐刷刷跪倒在“奠”字前面。他们用中华民族最古老最神圣的方式追念他们的同道,寄托他们深深的哀思。

作家班一位学员上台讲述了他前往首都机场时,在天安门广场上见到的凄惨景象。

“‘六四’凌晨,我途经天安门广场,前往首都机场搭乘飞机返回武汉。天安门广场上…”说到此,作家声音哽咽,失声痛哭。控制住感情后他继续说:“广场上血迹斑斑、弹孔密布,工人们正在用高压水龙冲刷血迹,军人则忙于收敛尸体,整个广场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中。整齐安宁详和的天安门广场此刻变成了屠场、坟场,惨不忍睹。

“同学们,我请求大家冷静地面对当前的形势,不要冲动冒进,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大家都还年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自民紧接着走上主席台。

“我为大家念一封烈士遗书。”他展开马汉交给他的那封信,泪水立刻模糊了他的双眼。他揩开眼泪,强忍悲伤念道:

“爸、妈:

你们好!

刚才,长安街两头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当局终于举起了血淋淋的屠刀。此时此刻心中有千言万语,但一时竞不知从何说起。

一瞬间的功夫,我回顾了自己短暂的一生,万千感慨在心头。爸妈,你们是我在世上最为亲爱的人,原本想博士毕业后努力奋斗,为二老提供良好的物质生活条件,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可是,现在看来能否膝下承欢竟有了疑问,心中不禁酸楚不已。”

自民努力忍住泪水继续往下读:

“如果你们当真收到了这封信,请千万不要悲伤。儿是一个普通人,但却有幸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献给了人类最壮丽的事业:自由与解放。这不仅是儿个人的自豪,也是你们做父母的荣耀与骄傲…”

读到此,自民再也忍不住满腔的悲伤,他泣不成声、热泪涔涔流淌。好一阵后,他才控制住情绪,振作精神说:“同学们,那是与我们一样年轻得闪光的生命!生活刚刚向他们展开双臂,美好灿烂的明天正在向他们招手。他们本来可以成为好丈夫、好妻子、好父亲、好母亲,他们本来可以成为科学家、作家、教师、医生、工程师、艺术家,成为民族的脊梁。但为了人类伟大的自由民主事业,为了人间的正义与真理,为了崇高的信仰与理想,面对坦克与机枪组成的铁与火的肆虐,他们义无反顾,以血肉之躯勇往直前、慷慨赴死。他们用火红的青春与滚烫的热血向全人类再一次宣示:自由乃是人类最为高贵的理想。

“我们今天在此悼念他们,就是要学习他们理想主义的高尚风范,就是要学习他们为理想信仰从容就义的决心与勇气,就是要在今后的生活中时刻牢记,为自由民主事业增砖添瓦乃是我们的基本责任与义务,就是要将促进自由民主人权的工作日常化、生活化。同学们,让我们手挽手、肩并肩,团结一致,努力完成他们未竞的事业!”

自民的演讲极大地鼓舞了人们的信心与斗志,一大批老师与学生先后上台宣布退出中共。气氛渐渐活跃,会议开始时的紧张烟消云散,人们表现出对当局威胁的极度蔑视。

自民一个人在马汉家的巷子口来回踱步。

这是一件令每位具体责任人均感到犯难的事。他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两位老人,更不知该如何启齿,他简直不能想像二位老人闻此噩耗时的悲伤情形。几次他都想逃走,再另托他人送信,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古训最终使他没有逃避自己的责任。他最后决定以直截了当的方式将此一不幸转达老人。这样做也许残忍,但至少不会比遮遮掩掩导致的猜疑心焦更折磨人。

见到自民,二位老人不安的面容上有了些许笑意。让座沏茶后,马母述说起这段时间二老的担心。

“这几天,我和你马伯吃不香、睡不稳,一睡着就梦见小汉。前两天,我梦见小汉混身是血来到我面前,他跪下磕了个头后转身就走,我怎么喊他也不应,拉他也拉不住。你说,小汉该不会出事吧?!”马母一脸的希望中写满了否定的答案。

自民避开马母的直视,无力地垂下了头。

“不是都说梦反嘛!…哎,你别疑神疑鬼的好不好!”马父十分烦燥地说。

“这些话你也没少说!”马母不满道。

马父从沙发上站起来,踱几步后摇头说:“这孩子,人不回来总该有封信呀!”说着他突然转身疑惑地问:“你怎么不说话呀?!”

进屋后,自民除去嘿嘿干笑二声外一言未发,与平日的谈笑风生判若两人。这引起了马父的注意与怀疑。

在四道锐利目光的逼视下,自民的头低得更下,他深知自己非说不可了。

“我刚从北京回来。”自民噪子眼发干。

“小汉呢?”马母急切地问。

自民手颤抖著拿出那封信,马父一把抓过信去展开,马母找来眼镜,二老紧凑在一起阅读。

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后,马父搀著马母双双跌入沙发中。马父呆坐不动,失神的眼中泪如泉涌。马母伏在马父肩头,哀伤的低泣时断时续,每抽泣一声,身体便随之颤动一次。自民心如刀绞,他走过去跪在两位老人面前,一声充满哭腔的“爸、妈”后,再也忍不住满怀的悲伤,放声恸哭。

“儿啊!”马母哭喊著将自民揽入怀中,三人抱头痛哭一场。

自民一边抽泣著,一边将北京的情况详述了一遍,只是略去了马汉头部被坦克辗变形的细节。

在悲痛哀伤的气氛中,在死难者的亲人面前,自民心中充满了负疚与羞愧。他想,如果当时不走,马汉或许就会幸免于难。这是完全可能的。如果是这样,那一切就都改变了;也许正是自己的走才造成了马汉的死,也许马汉就是代替自己而去的。他脑子里乱极了。他几乎是从马汉家逃出去的。

自民独自行在街上,路灯魔手般时而将他的影子拉伸很长,时而又压缩至极短。周围的一切,沉沉的黑夜、宽阔的马路、建筑物、电线杆、辽阔的天空以及点缀其上的星辰,仿佛受了感染般,也都变得不确定起来,这不由令人联想到生活的变幻莫测和未来的不可预知。

再过一个街口,就是自民家所在的院落了。这时,从街角黑暗处突然伸出一支手来,一把将自民拖到暗处。他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是杨所长,心绪遂平静下来。他正欲开口询问,杨所长止住他。

“下午,市公安局政治保卫处来所里调查你的情况。他们说你从事了反革命活动,要逮捕你。”杨所长左顾右盼慌张地说道。

闻言自民一惊,但旋即又冷静下来。他早已有了这种思想准备。他沉思片刻后平静地说:“我收拾东西,马上离开武汉。”

“你不能回去。”杨所长用力抓住转身欲离开的自民,“天刚黑我就到你家报信,发现那帮人正守在那儿,中间我又去观察了几次,他们一直没走。你现在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嘛!赶紧逃吧,小伙子!”说完,杨所长匆匆离去。

自民立即赶到珞瑜大学,找到女孩。

女孩正准备休息,见自民到来,高兴之余又十分诧异。

两人步出宿舍楼,在曲折幽静的小道上漫步徜徉。自民紧揽著女孩的腰枝,女孩幸福地将头斜靠在他胸前。月光如缓缓流淌的清澈溪水,轻轻抚摸著这对热恋中的年轻人。路旁的树林不时将他们的身影遮掩,仿佛有意不让他们的般配与甜密被外界所知,以免天妒良缘。

见自民一声不吭,女孩用头轻撞自民的胸脯,柔声问:“为什么不说话?”

自民深爱着身边的女孩,他们原计划秋天结婚,从此长相厮守,再不分离。谁料想现实却完全相悖。他实在不愿远离女孩,这在他感情上、心理上都是难以承受的。可目前的情势却又无可选择,而且离别的时间可能还很长,这使他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他想直接告诉女孩真相,但又担心吓着她,让她牵肠挂肚;不告诉她真相,则自己的远离又无法解释,甚至可能造成误会,令二人终身遗憾。他又饱受矛盾心理的折磨与煎熬。

自民不知该怎么办,依旧不吭声。

女孩以为自民仍沉浸在对那场屠杀的追忆中,于是将整个身子投入他的怀抱,轻声道:“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自民闭目咬牙,下决心告诉女孩真相。

他睁开眼,女孩正甜甜地望着他。他凝视女孩片刻,突然拥紧她热烈地亲吻。一阵狂吻后,他以极快的语速说:“公安局要抓我。”

女孩双眼微闭,轻嗯了一声,仍沉醉在甜蜜中,但其随即清醒过来,追问:“你说什么?公安局要抓你?!为什么?”女孩圆睁双眼。

“他们说我是反革命。”

“可你怎么会是反革命呢?”女孩紧紧抓住自民的胳膊摇晃着说,“我太天真了,人都杀了那么多,还有什么好讲的。”她几乎立刻又说道。

“道理很简单,革命还是反革命是以他们的利益为标准的。”

“去找郭省长,请他说说情?!”余期待地望着自民。

“没有用。”

“让你父亲出面呢?”

自民默默摇头。

“他不是很喜欢你吗?!还要调你到团省委工作。”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这种事他避都唯恐不及,怎么会自揽麻烦呢?!”

“那可怎么办?!”余无助道。

“我准备到深圳去。”

“那我呢?”

“你马上就要毕业了,安心工作,等我回来。”

“我不,我要和你一起走。”女孩紧紧搂住自民。

“那太危险!”

“我不怕,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女孩流泪坚持说道。

自民慢慢吻干女孩满面的泪水,说:“你要听话,等这阵风过去了,我就回来。”

“要多长时间?”一阵寂静后,女孩幽幽地问。

“最多两年。”

“不行,太长了,我要和你一起走。”

“我会给你写信的。鱼雁传情不也很浪漫嘛?!还记得那首诗吗?”

两人异口同声念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那你到后马上给我来信。”女孩说。

“我寄到你单位。”

“要立即写。”女孩脸上有了些许笑意,撒娇道。

“恐怕要等到八月份。”

“我现在就可以报导上班的。”女孩娇嗔道。

“我担心他们会跟踪你。”

女孩再没说什么。

两人来到火车站。

白日忙碌的车站此刻空旷极了,月台上只有他们两人在往复踱步。

一列火车气喘嘘嘘地驶过来。突然,它发出尖历的啸声,宁静的夜空立刻被撕得粉碎,同时车头前明亮的灯光短暂地将部分事实恢复至白日的情形。虽然距全部事实恢复真相的光天化日尚有一段距离,但为时也不会太远了。

南下的列车一趟趟进站,又陆续启行,但这对年轻人却浑然不觉,依然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他们一直没有开口,似乎千言万语都通过紧紧相拥的身体和偶尔的对视得到了交流。

自民很乐观,还没有分别,他已开始憧憬重逢时的情形了。他在脑海中描绘了那欢聚的一刻。这时候谁也不要在我们身边,就我们两个人。我们就这样紧紧拥抱在一起,慢慢诉说我们的相思之情。这样过上三天,不,不够,至少得一周。想说话的时候就说,不想说的时候,就这样静静的也很幸福。然后结婚,开始全新的生活。

女孩却很悲观。她预感到这次分别会彻底改变他们的生活,她也知道自民不会相信她的感觉,而且会笑话她。同时,她也不希望这会成为事实。于是,她在心中默默祈祷,盼望分离早日结束,团聚尽早到来。

又一趟南下的列车进站了,他们似乎同时意识到分手的时刻来到了,两人不约而同转过身来,长久地凝视对方,期望将这一瞬间化为永恒,希望将对方此时的形象永远铭刻在脑海中。

车门口,两人轻轻拥抱后,自民转身欲上车。这时,女孩突然拖着哭腔问:“你爱我到什么程度?”

自民不假思索,随口应道:“让辽阔的碧海化为无垠的蓝天。”

“还有呢?”女孩泪水盈盈。

“让漆黑的煤炭还原为翠绿的森林。”

“还有呢?”女孩终于哭出了声,泪珠滚过她姣好的面庞。

“让黑暗永逝,光明长存,”自民的声音也哽咽了。

女孩转过身去,掩面痛哭,身体不停地抽搐著。

自民正打算过去安慰女孩,列车员提醒他,如果他准备走,就立刻上车,车马上就开。近在咫尺,可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独自悲伤,却无能为力。他无奈,他痛苦,他愤怒,他痛恨。

他上了车,从窗口探出身。车下传来松动车闸的喷气声。女孩突然转身跑上前紧紧抓住他的手,泪水如喷泉涌出。列车启动,女孩跟着列车奔跑,工作人员拦住她。两人的手脱离接触的刹那,女孩凄厉地惨叫着他的名字。

自民热泪盈眶,他悲伤地冲着快速缩小的身影不断挥着手,直到那身影完全消失,他才收身回到车厢里。

与女孩的分离给他的打击异常沉重。他面色凄然地坐着,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实际上此刻他大脑中空空如也,女孩已将他的心、他的思想、他的生命全部带走。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清醒过来。他想,这样下去可不行,于是自我安慰:有分离就必然有团聚,分离就是为了团聚。我不应过度悲伤,而要挺起腰杆认真生活,为团聚做准备。想到这,他心里松快了一些,长长吁了一口气。

疲惫很快令自民进入梦乡。梦境中他看到女孩穿着雪白漂亮的婚纱,一脸灿烂的笑容。他向女孩伸出手,她却视若无睹,挽起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

“她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我。”自民在梦中自言自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天,夜幕刚刚降临,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突然神秘地出现在天安门广场学生绝食团所在地。这一始料未及的情况令学生们好一阵兴奋,他们以为对话又重新启动,大家千辛万苦坚持斗争,现在终于再次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 《新闻联播》正在播送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的新闻,这两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共产党组织的头头正在握手言欢。一般而言,外交活动中最高领导者会面前重大的障碍都已解决,因而其仅具象征意义,理当轻松随意,但他们却完全相反,十分严肃。
  • 四、五名警察在会见室各处不停地巡视,以防止家属将毒品、现金、酒等违禁物品交给囚犯,并不时提醒会见时间已快到的家庭。
  • 以重新发表邓小平二十年前就香港政治制度与管理的讲话为肇始,大陆媒体与港岛左翼媒体平地掀起了一场“爱国爱港”的宣传狂潮。它们谆谆告诫香港民众,要擦亮双眼,认清并选择“爱国爱港”人士管理香港,称香港的民主化进程急不得,必须由中央主导,等等。
  • 近十多年来,中共一直高喊腐败已威胁到了政权的生死存亡,是其最大的敌人。坊间也大都认定腐败是当下中国最大最为棘手的问题。因而,当中共颁行《党内监督条例》与《纪律处分条例》时,还真有人将其当做了一回事。不错,若就事论事,也的确要为它说几句好话。但如果跳出该事件,在更广大的背景下分析,则完全没有嚼头——味道消失。那麽,中国现今最大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呢?
  • 胡锦涛主席在八届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式上郑重地宣示:我本人及新一届政府真诚地愿意接受广大人民及人大代表的监督。面对这一前所未有的庄重承诺,别人做何感想笔者不清楚,笔者当时真的十分高兴,而且非常激动,并认真地打算履行从未履行过的主人翁的监督职责。然而仔细一琢磨,发现尽管胡主席之盛情难却,自己也有意一为,但却无从着手。一年多了,工夫花了不少,却毫无成果。原因或许如下。
  • 又到了一年一度学习雷锋的日子。如往年一般,街头又摆出了义务理发与修理电器的摊子。一大群老头老太太将当代雷锋们紧紧围在中央,准备再次享受盼望一年之久的、由积极向党组织靠拢的年轻人提供的绝对甜腻的微笑服务。但天公不肯做美,一场冷雨将集成一团的人们浇得做鸟兽般四散奔逃。
  • 很早即听说过《历史的先声》这本书,但一直无缘拜读。近日,在一旧书摊上发现了该书。笔者竭力压抑住因狂喜而剧烈搏动的心跳,故作平静地与老板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超低价如愿以偿。
  • 日前,一大陆人士发表高论:国家领导人的职责在于让大多数老百姓吃饱肚子,以及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能做到这两点就很不容易了,就是好领导。窃以为此话谬之万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