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总统刺客的辩护词

歪脖子树
【字号】    
   标签: tags:

一般人认为,3-19枪击案会像拉法叶案一样泥牛入海无消息。不料石破天惊,枪击犯竟被逮捕了。在公审开庭的当天,法庭旁听席爆满,枪击犯对着现场直播电视镜头,昂然发表了自我辩护词。

尊敬的法官、各位先生,
能这样隆重受审我很荣幸。
是3-19枪击的轰动效果,
促成了今天强大审判阵容。
首先我抗议被控的“阴谋杀害国家元首罪”,
恰恰相反,我的阴谋是“如何不伤害总统性命”。

我对弹药填量作了精确计算,
还进行模仿实况的动物实验。
毙命的动能是八公斤-米,
我只取该值的一半。
我剃光了猴子肚皮上的毛,
还给它套上一件夹克衫。
难度不在自制弹药,
是找体形与总统类似的猴子困难。
我的目的若是一枪毙命,
岂有如此种种麻烦?
幸亏我保留了实验纪录。
否则真是有口难辩。

(被告从档案中抽出一叠试验纪录,和几只猴子的照片,
夹克衫等。法警接过来,呈法官验视)

为了耸人听问和加重案情,
主控官几次说“差点要了总统性命”。
我的职业就是要“一点不差”,
这可以当庭示范验证。
我可以连发数枪弹弹中靶,
靶心只留下一个窟窿。
主控官可以贬低我的人格,
不可怀疑我枪法的高明。

事实上总统的枪伤微不足道,
总统甚至从没有停止他的微笑,
他健步走进奇美医院,
次日照常现身投票。
从对健康影响的角度看,
小于一次轻微的伤风感冒。

其次我抗议侦讯人员的无理纠缠,
反复盘问我是泛绿还是泛兰,
原来泛绿才可刺阿扁,
泛兰本该刺连战。
他们不懂我们的行规:
不问兰绿只问价钱。
只要价码合适,
我可以早上刺扁晚上刺连。
保证伤口象复制一样精确,
一样的长度、一样的深浅。

对我的雇主有种种猜测,
最早的说法是共党谍特,
还有自导自演苦肉计,
李登辉的阴谋、巨额的赌博。
——
但都休想在我这里证实,
对不起,这是我们的职业道德。

综上所述,“阴谋杀害元首罪不能成立”,
“阴谋不杀害元首罪”又没写入法律,
所以此案只能归于普通民事纠纷,
由中间人解决我们的分歧。
我愿意赔偿陈、吕的损失,
包括红药水、绷带、夹克衫和内衣。

最后我要感谢新闻界朋友,
你们的直播令我名扬全球,
我的枪技出神入化,
李昌玉博士证明不是吹牛。
我一枪可以扭转选情,
我一枪可以让股票跌个跟头。
各国的黑势力都要争着雇我,
他们愿意付出天价劳酬。

04-08-0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