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浦志强:质问重庆地方官 谁该为灾难负责

──4‧16 氯气泄漏事故感言

浦志强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1日讯】2004年4月16日,位于重庆市江北区的天原化工总厂的氯气泄漏事故,至今已造成九人死亡和十五万人被迫疏散。这起由设备陈旧和违规操作引发的灾难,居然已是该厂去年以来的第三次氯气泄漏事故。如果仅仅从人命关天的角度出发,侵华日军毒气弹泄漏所造成的损害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毕竟,死于日军“泄露”的毒气与死于天原化工总厂“泄露”的毒气,对于死者而言并无二致。

对于去年重庆开县的特大井喷事故,胡舒立认为其性质之严重,“已经到了万难宽宥的程度”。中石油总经理马富才已引咎辞职,吉林市市长和北京市密云县县长也已经下台。眼下的问题是,谁应为这起重庆市的氯气泄漏事故负责,已经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

在记者笔下,我们又看到市长和书记们先后赶到现场指挥抢险,市委书记黄镇东还明确表示,“绝不能让群众受冻挨饿,政府将千方百计地为老百姓分忧解愁!”。可惜,瞬间长眠的死者已无缘看到大人先生们亲临现场的身影,也无法听到这些于事无补的表白。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都已毫无意义。

至于所谓“分忧解愁”说,更是无稽之谈。老百姓虽然日子难过,但至少还能安居而不乐业,他们本来无需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受冻挨饿”,更没有在太平年景仓皇出走的必要。此次的不幸,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是政府监管职能缺位和主管官员渎职所造成的人祸。所以,黄镇东们应做的是向百姓谢罪,而不仅仅是嘘寒问暖地保证“分忧解愁”。

与以往历次事故不同,该厂领导作为事故直接责任人,大部分已经遇难,但这并不等于政府没有责任。既然重庆市政府已经有了将该厂迁往万州区的计划,为何迟迟未见实施?既然氯气对人群有极大威胁,而这家化工厂一年内已有三次泄漏纪录,为何迄今未见重庆市主管部门对此采取任何措施?更为具体的追问是,既然氯气已经泄漏并且方案已经确定,为何专家组成员会离开现场,从而在客观上给予工厂违规操作的机会以至于最终酿成大祸!

没有人会认为重庆市党政最高领导应当为此下台,毕竟作为市委书记的黄镇东对辖区内一家工厂的事故,应当比作为交通部长的黄镇东对十几位交通厅长的接连落马,责任似乎还要来得更轻一些。这既是因为尚无证据证明他们对此次事故负有直接的领导责任,其次是这种追究最高领导人责任的问责制度一旦被滥用,在事故频发狼烟四起的背景下,势必导致举国上下所有封疆大吏同时下野,而这既不现实也无必要。

但政府确实有义务告诉公众,究竟哪个部门那些官员对公共安全负有具体职责,只有这样才能确定应当付出代价的群体。人们反感的是,每当大祸临头,书记市长们放下本职工作争先恐后地赶赴现场,轮番上演一幕幕指挥抢险救灾的闹剧。老百姓担心的是,一旦危机过后官位无虞,肉食者们还将会照开酒照喝牌照打舞照跳不义之财照搂不误,更大的危险却仍然在酝酿中。

拿出毒气泄漏事故中揪住日本人不放的劲头儿追问重庆地方官,应当是国人的共识。要防止黄镇东们效法曹操──一句话,我们既不想看到假惺惺的马踏麦田割发代首,也不要看到借仓官头颅以平息众怒。我们要的,是对遇难者的抚恤、对事故原因的中立调查和对渎职者的依法追究。假如真能做到这一点,老百姓日后的“忧愁”或许能少些再少些,也省得老是劳动黄书记的大驾“分忧解愁”。

──转自《观察》(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4-21 5: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