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春光:现代文学革命的使命与任务及其走向

杨春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3日讯】现代网络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为什么?正因为政治话语是禁区,我们才去冲破,而冲破的人多了,这种话语的安全系数也就大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最不容易的,等吃的人多了,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五四文学革命时,有两个任务,一是要在形式上打破文言文的禁锢,解放白话文;二是要在内容上打破封建政治禁区,解放一切人性人本的话语权力。我们现在要进行的文学革命,也有两个任务,一是要在形式上冲破观念文学的禁锢,解放多元文种;二是要在内容上冲破专制政治禁区,解放一切人权和文本的话语权力。

  当然,我们的战略是主要集中在网络上的运动,我们的策略也是首先在网络上的,然后才是逐步推广致其他媒体的,并循序渐进地先由方式到内容的彻底文化革命!

  诗人西部快枪在网络上就这样大声疾呼:“任何一个时代都是政治干预艺术,哪来的艺术干预政治。这就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明白有些人所说的‘我认为在网络上少谈政治为妙,免得惹祸上身。网络并非绝对自由。’的意思,这样的话上点岁数的人都知道,都是出于一片好心,但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艺术是绕不开政治的,绕开政治谈论艺术纯属无稽之谈!多少莫须有的罪名横加在艺术家的头上,躲过初一,能躲过十五吗?除非你放弃你的追求吧,放弃艺术,去做一个顺民,这又无异于助纣为孽。我这样说,不是说艺术非要与政治过不去,而是坚持自己的艺术理念,思想无罪!我们招谁惹谁了?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们有权表达自己的艺术主张和发表自己的艺术作品。(你觉得写性的诗就与政治无缘吗?)何况,现在的政治环境由于不同声音的冲决则相对以前宽松(反革命罪已经取消)了,…… ”接着他又对诗人严家威提出的有关为了文学革命建立统一战线的“艺术可干预政治……也要注意统一战线……”之话题时,又说,“ 艺术就是艺术,它从来就是广而含之的无所不用的主观和客观相统一的美(丑)的追求,政治只是她的小弟弟。这样的统一战线还不够大吗? ”(本贴由西部快枪于2004-2-14 日在【反饰时代】发表)

  西部快枪的看法有其内部的合理性和自然规律性,他指出了我们文学革命将争取到的未来主流存在问题,正像西方民主国家的那样的多元文学主流既已完全建立的局面。但我们在这个基础上,也要注意团结一切哪怕是将来也肯定是支流的力量,这才是既有主目标又有大胸怀的民主自由文学的必然前景。

  在网上深入讨论这一统一战线时,严家威和西部快枪都分别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严说:“而实际上的某一主义的统一战线与该主义的正义和策略有关……”西说,“正义是前提,策略确实是个问题。但是这样说来策略恰恰是搞政治的那套把戏。艺术是个人的,并且是绝对的。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主义的周围是自然地形成的某一派别,不要梦想全中国人民都会跟着这一主义走,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革命家的所作所为,同时这也不是艺术的目的。艺术的目的就是人人都有权力表达自己的观点和主张,只要他的主张符合艺术的规律,我坚信就会有广泛的统一战线。”(本贴由严家威和西部快枪于2004-2-14 日在【反饰时代】发表)

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建立文学革命的统一战线的观点没错。但在正义的前提下,策略问题也不能忽视。这几乎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但绝对有正面和反面。我们当然要注意正义性正面的决定性,但也不能不顾反面的策略上的反决定性。反决定性弄得不好,也会影响决定性,甚至使之前功尽弃。

我们不能再用专制洗脑下的思维模式考虑问题了,即那种除左即右、除非即是的二元思维定式。我们应当在尽量争取民主的环境下,去想方设法解放对政治多元化的任何偏见。政治话语和艺术话语及其操作方式,都应该平等而又要分清具体情况来合理看待。搞政治的把戏,一般在民主的环境下,其都应是公众开放化的;而搞艺术的把戏,一般在自由的原则下,也都应是个人交流化的。

当我们以艺术作为批判的武器,并争取民主政治的时候,我们就要倾向于政治的合理把戏,即更公众开放化一些,使之普适原则作为我们的主要手段和目的;而当我们以政治作为武器的批判,并争取艺术的春天的时候,我们就要注重于艺术的不合理把戏,即更私人交流化一些,使之独立原则作为我们的主要手段和目的。

因为艺术当然是极其个人化的,也是讲究绝对的,而且常常亦是偏激的,所以,我们必须容许、甚至往往可以出于自由、多元和独立原则,而去鼓励这种偏激自由的相对平衡存在。这也就是自由主义原则,即保障极少数人个性为出发点的即使哪怕是怪癖的个人自由空间,和这种参照权利;而政治往往是非常大众化的,也是不能绝对的,而且必须是宽容的,因此,我们必须容忍、甚至应当学会策略妥协、而不是原则投降一部分人的暂时占上风的不同意见的存在。这也就是民主主义原则,即保护大多数人利益为前提的,即便知道可能是大多数错了的、然而必须尊重主流民意的民主氛围,和这种总体权限。

民主是自由的基本前提。没有民主,不可能有自由,但民主又不是自由主义的绝对保障前提。民主只是相对能够容忍少数人的权利可以不受侵犯的法定条件,而民主又是根据主流大众意见的游戏规则,是接受各种舆论监督和整体能够容纳的社会形态。一旦有谁冲破这个公民社会容纳的底线,那么就必然遭到多数人的报应与谴责。

至于任何主义和流派产生原因,也不论是政治的、经济的,还是文学艺术的,都应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自然形成结果。特别是艺术流派,如果是极端的艺术流派,别说是全国人民跟着走,而且很可能就那么几个人跟着走,但这也是流派呀。尤其是艺术流派,它主要是能发出声音、造成一种独立的声音就行了,声势也可大可小,大小都是流派啊。但是,作为政治流派,如果不是多数人、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多数人都跟着走,那就证明它暂时在政治机会上不成熟,或者是它的主张本身和策略上有些偏激以及不合适宜,再或者说它的正义性和普适性有些严重问题,这就有待它的完善和发展了,如此才能成功。

在艺术上的、特别是在观念和哲学意义上的艺术流派,要能成为影响和启动政治、经济的全局的钥匙,也不是不可能。如大背景的和关乎民生前提下的西方文艺复兴和文学启蒙革命运动等等,它们就起到了给世界带来光明并尽早结束黑暗的西方中世纪残酷统治的作用,其迎来了民主政治的较为良性的体制诞生。中国的五四和八九运动,尽管到现在都没有在本土造成这样的事实结果,但它的火种却播了下来,而且这两个运动都影响了全世界的政治文化进程,八九还直接影响了东欧的巨变。八九实际上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继续,也是由80年代的文学热为领军以至于启动学术言论自由界的一股大潮而最后导致的。所以,艺术文化的流派或主义,这也要看它是真正带有全局普适性质的,还是只是带有个别怪异性质的;是要看它的目的是不是关乎民生的,还是只是关乎艺术小圈子内的个人自由性质的,如此等等,不能一概而论。

而我们进行艺术流派最初操作的时候,应当从我做起、从小做起和从包容艺术单方面的哪怕就是偏激的做起,循序渐进、从小到大、从偏到全,既不能放弃小,更不能放弃大;既要朝向自由化,更要朝向民主化;既要包容只主张单纯艺术的,又要主力推动泛政治和后政治的。总之,要注意主要推动大潮、大流和大向的,也不要忘记去尽量团结和容忍小潮、小流和小向的。

就我们诗歌写作内的在网上目前活动的艺术流派来讲,无论是下半身,还是垃圾派;无论是空房子主义,还是反饰主义,最开始都肯定是个性诗人参加的多的、较为单调的诗歌流派体系(尽管创始人的目的怎样),而发展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有变化和有多种转向的。

下半身基本上是极端个性化的东西,虽然也有一些批判主义流向的存在,但目前还不构成它的主流方向;而垃圾派自它明确提出文学革命运动的口号以来,其已经看出它的更加带有文化普适性的发展方向,因为它完全可以由此搞成,从诗歌到各种艺术的由单调向全社会文化转化的揭露和批判种种黑暗垃圾存在的更大文化革命运动;空房子主义在理论上是完全解构主义和批判主义的主流,它也会朝着自己的既定的成为全社会文化的一部分的批判主主义方向发展;而反饰主义呢,由于它最开始就锁定了现代新文化革命运动的新方向,这就必然走向全社会的现代新文化革命运动的一支强大劲旅。

正因为艺术的最初目的都是为了能够人人有权表达自己的观念和主张,这样的艺术目的与之民主自由主义的政治层面的运动就会基本相同,或能在某钟机缘上使之一拍即合,同时也就会由艺术的较为普适性方向,逐渐演变成全社会的一股领潮力量而加入政治体制变革的洪流大潮之中。艺术流派的结果,不一定就是政治势力的主体,但它却是政治势力、特别容易是民主政治势力的前身和先遣队与突击队。况且,也由于民主政治的最好手段,亦须是通过非暴力的和平文学文化运动来解决,使之尽量避免任何意义上的流血。

在这个意义上说来,一是要在文艺界内部明确,只要一个流派符合艺术规律,它就应该坚信自己的加入任何艺术统一战线的可能性;二是在艺术外部,只要这个流派符合争取民主自由话语权的和主张人权基本价值观念规律的,那它也就应该坚信自己的必然加入或与之民主自由政治势力汇合或建立统一战线的完全可能性。

2004年2月15日星期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上网以来,遇到的最大无知,就是普遍的政治无意识。
  • 我们的现代文化革命运动开始阶段,肯定是无序和比较混乱的。或许,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还会出现人们的不理解和反对。中国正处在专制时代,要想在一天早晨或一两年之内就解决问题,哪怕就是在文学领域,也是自欺欺人,绝不可能的,而必须是通过渐进的并有可能是极其漫长的过程。那么,这是不是说,这场运动就毫不符合实际,就毫无必要呢?这样认为,无疑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长期无作为的根源和悲观主义论调。那么,我们是基于什么样的实际情况,来搞这场文化革命运动的呢?
  • 网络时代的诗歌写作发展到今天,我们是该提出革命或进一步深入革命的时候了。
  • 黄翔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完全可以称得上的真正的英雄诗人。他的无所谓惧的英雄气节、独立特行的铮铮骨质、宁死不屈的战斗人格和伟大的批判主义精神,都完全继承了近代鲁迅的风骨和遗志,也超过了当代台湾的不畏强暴、挑战极权的李敖,是我一直崇敬和学习的当代民主斗士榜样、诗化人生的精神楷模之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