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家发:从宇宙论和人生观的角度看历史的魅力

周家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4日讯】根据爱恩斯坦的“狭义相对论”,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四维时空(Spacetime),其中三维是空间,其余一维是时间(注1)。虽然人类自古便对时间和空间有直观的认识,但是历来人类对这两者的感觉是迥然不同的。三维空间对我们来说是十分实在的,我们从小就认识前后、上下、左右这些概念,能够分辨对象的长、阔、高,也能靠身体的移动探索空间的广度和深度。因此可以说,三维空间对我们来说是摸得着、看得见的(注2)。可是对时间的感觉却不是这样,时间是稍纵即逝的,仅凭五官我们只能感觉现时的一刻,我们不能看见,也不能触摸稍前一点或稍后一点的时间,也不能从现在所处的时刻移至哪怕是极短时间之前的时刻(注3)。虽然时间和空间具有以上差异,狭义相对论却将这两者统一起来,把时间视为与三维空间并列的第四维,使人们对时间有了全新的认识。

香港哲人李天命曾提出一套独特的思想,称为“事件实在论”,其大意是:对像本身会因时空转变而消逝,但事件却是永恒的。例如“蒙娜丽莎”这幅画终有一日会“消失”的;但“蒙娜丽莎这幅画曾存在过”这事件 (或这一事实)却是恒久常存,不因时间之转移而改变的。这里且不对“事件实在论”进行哲学讨论,仅从常识理解其意义。如果我们把过去所曾发生的事件视为一种永恒存在的实体,那么虽然时光稍纵即逝,虽然我们不能看见已消逝的事物,但是过去的事件并不因此而变得毫无意义。

或许我们可以将事件实在论略为修改,套用于四维时空理论中。在这一宇宙中,我们的坐标系不仅有三个空间坐标,还有一个时间坐标。那么已消逝的对象和过去的事件虽然在时间坐标的“现在”这一点上不存在于任何空间中,但它们却在过去的某一点上存在于空间的某一点或某一范围。换句话说,已消逝的事物虽然在现在是不存在的,但当我们在三维坐标上加上一个时间坐标并以此角度去理解宇宙时,它们却是真实存在的!

上述理论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一种抽像的宇宙论(即世界观),而且还在于它可以转化为一种实在的人生观。人类面对浩瀚无边的宇宙和绵延不断的时间长河,实在有一种苍海一粟、朝菌不知晦朔的无奈感觉。人们不禁要问,人生是否就有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不留半点痕迹?事件实在论的人生观告诉我们,在我们过完这一生后,并非就消失得无影无纵。事实上,我们在这一生的每一言每一行,都继续存在于这四维宇宙中。人生就好像在拍摄录像带一样,只不过我们现在没有工具去播放这些录像带而已。

其实每一个人的记忆都是上述录像带的不完全版本,而历史(这里是指以口述或文字形式记下来的历史)则是某地区、某民族或全人类的集体记忆。不过这种集体记忆不是个人记忆的简单叠加,而是经过概括、选材,并且还带有撰史者对史事的某种评价。从这一角度去看,我们可以说,历史是某种帮助人类突破时空阻隔、再现过去事件的(不完全的)工具,这就是历史魅力之所在。

从中国优良治史传统的角度看历史的魅力

中华民族可说是世界上最重视历史的民族,自从先秦时代的《尚书》以来,历代曾出现各种体例的史书,其数目之庞大、卷帙之浩繁,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从先秦时代开始,便有专职的史官负责记录历史。为后世尊为圣人的孔子,他的其中一项功业便是编写《春秋》。文天祥的《正气歌》中也有以下两句-“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是歌颂春秋时代两位撰史者不畏强权,为了忠实记载史实,甚至不惜牺牲性命的精神。撰史者能名列历代忠烈之榜首,可见中国人对史家的尊重。因此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我们亦应继承祖先重视历史的传统,并将对历史的重视推而广之,不仅重视本国的历史,且应重视世界历史,将中国的优良治史传统发扬光大,对世界历史作出应有的贡献。

中国人的优良治史传统不仅在于搜集、整理、编纂史料的技巧,还在于治史者的求真和忠于史实的精神。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历代所有史家都具备此种精神。但是由于中国早期的几位著名史家具有求真和忠于史实的精神,遂为后世的治史者树立了楷模。“二十四史”头一部《史记》的作者司马迁在其《太史公自序》中自言,为了觅取丰富而准确的史料,他曾花了两年的时间,“南游江、准,上会稽,控禹穴,窥九疑,浮于沅、湘,北涉汶、泗,讲业济鲁之都,观孔子之遗风,乡射邹峄,危困鄱、薛、彭城,过梁、楚以归。”由此可见司马迁对治史的认真。而前述《正气歌》中的“太史简”、“董孤笔”更成为撰史者忠实记载史实的典范。

在中国史学史上,孔子开创了一套“寓褒贬别善恶”的传统,即撰史者除了忠实记载史实外,还须对史事作出道德评价。换言之,史书的作用不仅是客观记载史实,而且还有一种褒贬善恶、警戒后世的作用,正所谓“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于斧钺”。褒贬既是一种道德评价,便有一个评价标准的问题。当然,今天我们不一定要像孔子那样,根据儒家的道德规范,以图“立天下仪法”、“为后王制法”;但是孔子所开创的历史评价传统仍是值得继承的,只不过把评价标准换成现代人的标准。

总上所述,我以为治史的其中一个目的(注4)应是“吊民伐罪”,即揭露历代统治者的残暴、社会上的不公,为受苦难的人民鸣冤。自从在公元前约3500年出现人类最早的政权以来,几千年来多少人曾因统治者的各种暴政、发动的战争而蒙受苦难。按照“事件实在论”的观点,这些曾受苦难的人民虽然已作古人,但他们所曾受的苦难仍是铁一般的事实,不会消失于四维时空中。而治史者的任务就是如实记载这些事实,对贪婪自私的统治者进行口诛笔伐,以警戒后世。

注1:当今走在物理学理论前沿的超弦理论(Superstring Theory)告诉我们宇宙可能是十维的,而更前卫的M理论(M-Theory)则更指出我们的宇宙是11维的,此外还有理论还不甚成熟的F理论(F-Theory),它推测宇宙是12 维的。

注2:当然,当我们把立体的对象投影到平面时,那又是另一回事,这就是为何我们在初学立体几何时,对于画在平面上的立体图形难以理解的原因了。

注3:当然,从爱恩斯坦开始,便有不少理论物理学家探讨制造“时间机器”的问题,尽管这些研究并非科幻小说,而是很认真的研究,但现时距离实现时光旅游的梦想还是遥遥无期。

注4:当然,治史还可以有其它多种目的。例如部分史学家的目的是探索历史发展的规律,另外一些史学家的目的则是进行文化传承的工作。因此我说“吊民伐罪”只是治史者的其中一个目的。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4-24 1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