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现425 亲历者关贵敏等为真相补遗

425见证人关贵敏等:并非中共高层集体决定镇压法轮功

著名男高音关贵敏(大纪元摄影)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鹿青霜采访报道) 五年前4月25日法轮功万人上访轰动中国和世界。除官方控制的大陆媒体外,海外媒体也纷纷报道。万人上访的一些重要问题,如法轮功学员是否一定要上访?法轮功学员如何联络聚集起来的?法轮功学员上访的心理如何?官方后来宣传的“围攻中南海”是否成立?是谁决定和推动镇压法轮功?海外的媒体报道没有多少笔墨提供有关资讯。记者为此先后采访了包括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在内的10余位425上访者。

**法轮功上访是如何聚集的?上访是必要的吗?

关贵敏说:“我96年移民飞往美国前一刻,得到法轮功书籍,开始修炼。425前我受到邀请回国演出,23日到北京。24日去功友家串门,在那里碰上李小兵,她刚刚从天津回来,是去救她妹妹李小妹。李小妹在天津出差,赶上这事也去杂志社反映情况,也被抓走。天津公安不肯放人,说让大家去北京上访,只有中央才能解决。”

“这事”就是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杂志上发表文章,指法轮功象白莲教,暗喻会造反。此文让法轮功学员普遍感到严重威胁,天津一些学员前往相关机构反映情况。23、24两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致流血受伤,抓捕40多人,并抄了他们的家。天津市政府表示中央公安部介入了此事,学员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法轮功学员的反应是否过敏?杨青(原北京市第四机床厂高级工程师,现在美探亲)说:“99年425之前,报道法轮功的祛病健身和道德回升效果的文章就已经是难得一见。常常是只报道事情,不提法轮功。同时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常常见报,没有媒体敢登法轮功的答辩文章。虽然我们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写信、面谈等,要求各级政府部门维护公民合法权益,但得不到回音,而且被说成围攻国家机关。我几年下来,写了几百封信,还都是针对每次的情况写的。基本上是石沉大海。”

杨青觉得很不对头。“在一次次的调查,都证明法轮功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对法轮功的打压却接连不断,更让我们担心有很危险的因素潜伏着。25日请愿是所有沟通方法穷尽后不得已而为之,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结果。许多高官和家属都炼功都知道好,我们觉著一定有高层领导不了解情况,我们这次当面讲清楚了,问题就会解决。”

卞旭庄(原北京机关干部,近期辗转来美)认为,天津的打人抄家并不突然,他所在的北京地坛炼功点,自97年来了愈来愈多的不明人士,除了四处观察外,还直接打听各种消息。

卞太太申淑惠(原北京市东城区卫生学校讲师,近期辗转来美)说:“96年底,开第二届国际交流会,因官方的干涉就租不到场地,没办法只得在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内国外学员的住处,每一个房间10多人进行小组交流,只用小会议室200多人共同交流了一次。96年法轮功书籍被禁后,我们只有通过地下渠道,给新学员提供书籍。后来出版的新书,都是炼功的高干找的关系才印出来的。” 卞旭庄夫妻和被抓的李小妹同在地坛炼功,24日听到李小妹姐姐天津救人未成带回来的消息。

**中南海两面站有上访者 “围攻”之说难成立

中南海西侧是府右街,北侧是文津街桥,东侧是北长街和南长街,南侧中南海正门新华门是在长安街上。国务院信访办位于东西向的西安门大街上,位置在附图上的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处。西安门大街向东去,过200米左右与中南海西侧的府右街丁字交叉,再向东去是分割北海和中南海的文津街桥。

25日许多北京法轮功学员来西安门上访,如关贵敏,杨青夫妇,卞旭庄夫妇等。外地的法轮功学员不太清楚信访办在哪?不少人在西单电报大楼处呆了一天,关贵敏和杨青都表示,25日夜间府右街被封,一大早警察引领着学员自府右街南北口走到街中心的中南海西门会合,法轮功学员都站立马路西侧。记者发现按照警察的安排,上访人在中南海西侧和北侧中南海地界的街对面。中南海四边中的两边南侧和东侧没有法轮功学员,围攻应该是中南海四面有人。中南海南侧是正门新华门,在长安街上。中南海东侧是南长街和北长街。

王先生(北京教师,镇压后在儿女要求下旋即来美探亲)认为,“如果信访办在丰台,我们就会去丰台。信访办(来信来访办公室)是为解决冤假错案设立的,并不要求申请批准后才能去。为了力求和平解决,我们都没有对外国记者说我们为何上访。仅北京天津河北就有100多万人炼功,如果有组织上访,不会只有几万人去信访局。”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425亲历者都认为不只一万人上访。王先生还说,如果25日凌晨警察不封府右街,然后一大早把功友从府右街南北口带到府右街中心中南海北门会合,功友不会站到府右街上。

杨青说:“我们手无寸铁,默默的站着等待领导,何攻之有?如果围攻中南海,应该是中南海正门新华门。我还看到两姐妹,是从鞍山来的。铁路人员问到她们炼法轮功,不卖给她们去北京的票,她们只好买票到沈阳下车。她们从沈阳花了2000多块,连夜坐出租赶往北京,在通县被截下来。下车绕过检查战后,再坐北京出租到了信访办。我后来还听说一些人被拦在北京火车站。”

关贵敏回顾425,他的分析是此事和林冲被高俅诬陷误入“白虎堂”如出一辙,因为天津公安打人抓人不放,要求功友到北京上访。而且许多天津学员24日晚就赶到北京,就去了信访办,功友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们劝回来,不然就在那儿站一夜了。

原在北京做儿科医生,后在美国结婚的杨莉说,上访的第二天,4月26日,在北京的一些大报上刊登了国务院信访办的通告,并没有说“围攻”。所谓“围攻中南海”是99年7月20日全国同时抓人后,大陆媒体上才开始使用的“新帽子”。


中南海地图,国务院信访办位于东西向的西安门大街上,位置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处。
中南海地图,国务院信访办位于东西向的西安门大街上,位置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处。

** 425当日一波三折 法轮功学员心态如何?

“我和太太8点多到府右街,就一直呆在信访办对面的西安门大街北边。大家还让行人不要围观,我们也没对好奇的路人说我们在干什么。我觉得我们作的很好,就不应该骚扰我们炼功。” 杨青说。

石采东(4.25 时在中国科学院读博士,2002年11月起在美国特拉华大学作访问学者,现居纽约)表示,25日上午,他自告奋勇作代表,随朱熔基走进中南海西门,在传达室与朱熔基找来的信访办干部反映情况后,离开中南海去办自己的事情。

石采东说,朱熔基大概已经得知法轮功学员上访,大声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谁叫你们来的?” 站在他面前的学员不少是从农村来的,大多没有吱声。“你们有宗教信仰自由嘛!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

“我们没有看到呀!”我们几个毛遂自荐当代表的都愕然回答。 朱熔基可能意识到了什么,换了话题说:“我找信访局局长跟你们谈,找副秘书长跟你们谈。”
425当天法轮功学员提出三点要求:

释放天津被捕法轮功学员;
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上午10点多,警察通知要求上访者回家,不要被利用。没有人离开。

功友给关贵敏打手机说:“老关,你是名演员,来作代表吧。” 关贵敏走到西门后,一批几个代表已经进去了。“好多人认识我,对我指指点点的,所以我就钻到信访办后面的胡同里,一直站到晚上。胡同里好多人,都站到西四去了。” 关贵敏说。

关贵敏和杨青表示在府右街中南海西门附近看到何祚庥。杨青说:“太太中午回家后,我就从信访办溜达到府右街中间,下午看到何祚庥洋洋得意在那转悠,没有一个功友理他。”

25日下午四点多,所有采访到的425参加者都证实,警察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和北京市公安局联合公告,命令上访者散去,否则上访性质定性就变了。“有个别人走了,大多数人没动地方。上午朱熔基带了功友进中南海谈情况,功友换了几拨,还没出来,天津人也没有放。我们要走了,连做代表的功友都扣在里面了。” 杨青说。“我还看到公安拍特写照片,拍录像”。

原在北京做儿科医生,后在美国结婚的杨莉说,“北京很多学员不知道天津打人和抓人不放的事,我的小叔子在空军学院炼功点,他就没听说,也就没来上防。我上访时觉得心情很压抑,一天没怎么说话,也没动地方。一直站在西安门大街府右街文津街交叉的丁字路口便道上。”

卞旭庄说:“我们夫妻两人是带了身份证工作证就出来了。天津要不放人,我们就准备站下去了。听说有上访的功友写了遗书。”

王先生说:我是99年2月才炼,25日早上去炼功,听说这事,和当时炼功1个月的太太,10点多钟才到信访办。老站着太累,中午去北海转了转。到晚上6点多钟,一些需给家里做饭的大妈回家了,我们也走了。晚上我放心不下,我是见过64开枪的,觉得上访的人多的是抓不过来了,开枪倒是可能的。我觉得法轮功非常正义,拿了雨衣准备站一宿,也做了可能被镇压的准备,打的(坐出租车)奔府右街,还提前下了车,怕被警察截住。结果赶上天津放人后大家散去。

** 镇压法轮功 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91年底,体育总局的数字是全国有七千万人炼法轮功。记者从非法轮功人士消息来源证实,很多中共高官和家属炼习法轮功。99年法轮功在中国已经有较为深厚和广泛的民意基础。如果说92年时法轮功是幼苗的话,7年之后的99年,法轮功已经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想要撼动这样一颗大树,单靠一些蚍蜉的力量是不够的。

98年8月,北京21位法轮功学员上书江泽民朱熔基等中央领导和北京市委,反映全国范围法轮功受公安骚扰情况,要求中央保障信仰自由。。21人中的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说:“这些上书的炼功人当中有栗树斌(原体育总局副主任),于长新少将(空军指挥学院教授,现因法轮功被判17年),李其华(老红军,部队301医院院长),李昌(公安部局级干部,现因法轮功被判入狱),叶浩(公安部局级干部)等等。我们425上访的时候,朱熔基就讲了他的批复,却被高层有人扣押了。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国家总理他批的文件,有人就敢扣押!这个扣押的人得是什么级别?这个总理这样受制于人,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关贵敏向记者披露一些中共中央高层和省级大员炼功的情况,以及全面镇压后,江泽民将炼功的省级大员调回北京,亲自和罗干到这些地方强行推动迫害。

96年7月,中共中央宣传部下属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销售《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并收缴封存。

98年7月,中国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称法轮功为”邪教”,公安部对法轮功辅导员的电话、行踪进行监听和监视、取缔法轮功炼功点、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财产等。

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在大陆的中共高层所获支持从下面的大事记可见端倪。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中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群众来信反映公安不公正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1998年10月,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在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后肯定了法轮功的健身效果,及对社会稳定和精神文明的促进作用。

1998年12月,李洪志先生著作《法轮大法》由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书中收入《转法轮》与《法轮大法大圆满法》两部著作内容。

1999年1月,《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诗作《洪吟》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1999年3月4日,哈尔滨市法轮功辅导总站被哈尔滨市公安局评为拾金不昧先进单位。

在法轮功支持者和反对者多年的拉锯后,最终是谁决定推动镇压呢?

01年4月24日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公开江泽民对法轮功问题表态的绝密文件,是江泽民于99年4月25日晚上向政治局常委发出的信件。江泽民在信中指控“4.25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绝密,中办发电[1999]14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 此信的要点包括:

一、法轮功组织及纪律非常严密;
二、法轮功有极其有效的信息管道;
三、怀疑事件有共产党内的“高手”在幕后担任策划;
四、怀疑有西方反华势力介入;
五、严厉批评国安部及公安部对法轮功毫无防备;
六、事件反映政治思想工作极软弱。

这封江泽民写给中央领导人的个人信函为法轮功问题定了性,后来作为镇压法轮功的国策依据,经中共中央办公厅以绝密文件方式向下传达。

关贵敏和王先生的同感是,从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越权干涉总理朱镕基对425的处理,到现在军委主席江泽民抢在胡锦涛前面上镜头,凌驾于胡锦涛,是中共的机制反常,导致了至今近五年大陆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王先生认为,“官方媒体一直隐瞒抹煞总理朱镕基依据他的职权对法轮功上访所作的回应,是为了掩饰江的越权和独力发动镇压。”

原中科院研究生,现在美国西北大学读博士的吕罡先生分析说:“在独裁国家,独裁者的个人意志常常凌驾于一切法律和政治规则之上。独裁者的意志还能通过特定的机制转化为法律。种种迹象表明,中共高层在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并非磐石一块。相反,他们的立场四分五裂,甚至完全相抵。但是中国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在‘老大’面前,他们也无可奈何,甚至包括中共第二号人物朱镕基。这些既得利益者不会为了百姓的安危,放弃一己之私。这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就是江泽民。”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4-29 11: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