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国统与台独

歪脖子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30日讯】 我所以用闲话的方式来谈论台湾独立和国家统一这个严肃的题目,是为了淡化一下激烈的气氛。其一,我不认为台湾独立是必要的,好像非台独台湾才能民主,非台独台湾才能自由,非台独台湾才能繁荣似的;其二,同样我也不能理解国统派极端分子的激烈情怀,他们视台独为卖台卖国,恨不得自己做了人肉炸弹,纵身跳到台独分子中间,来一个同归尽,成就了自己忠贞护国的美名。

罗贯中在三国演义的开场白里说的透彻: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和久必分。没说分与合哪一个是天经地义,哪一个是大逆不道。就“分”“合”而论,很难断定孰祸孰福。举最近五十八年来的台湾海峡两岸的分离为例,这实在是中国人的齐天洪福﹐是老祖宗念了千万遍的金刚经 ﹑积了几世的功德修来的。   

隔在台湾海峡南岸的台湾人有福了!想一想看,假如台湾在五十年代初成为共产党控制下的一个省,台湾省和大陆一起镇压反革命,一起三反五反,一起反右派,一起搞大跃进,搞文化大革命。撇开这些运动中死亡的人数先不说,仅是六十年代的大饥荒,按比例台湾应该有一百万左右的饿死鬼。是海峡的隔离作用,才使台湾免此一难。虽然在台的老兵,许多人患了思乡病,有文化的人还咿咿呀呀的吟诵了不少的诗歌,寄托愁思。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想一下,假如解放军一举攻破台湾,复巢之下岂有完卵,脑袋都没有了,你还拿什么去思乡!在台湾攻陷后的侥幸存活者,也是被押送老家,戴上反革命帽子监督改造。思乡的懮愁是没了,劳改的折磨不见得撑得住。

隔在海峡北岸的大陆人有福了。想一想看,大陆人寻求富国强民之路,可惜方向搞错,跌跌撞撞三十年,如盲人骑瞎马,弄到了国民经济崩溃边缘。南向隔海一望,台湾倒是蒸蒸日上。台湾和大陆,就像一块田地划为两截,一截去做资本主义试验,一截去做社会主义试验,结果这边的杂草丛生、年年欠收;那边的禾苗茁壮、硕果累累。如此对比鲜明,就是傻瓜也能瞧个明白。台湾的经济起飞,给大陆做了免费的示范,引发共产党内外有识之士的反思,催生了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开放政策。改革开放之后,台湾人又把大批的资金投入内地,把经营管理,生产技术带到合资企业,为大陆经济快速成长做了特殊贡献。是几十年的分离分治,才造就了经济强人台湾,台湾才有能力在大陆经济发展的重要历史关头,给以强有力的助推。昔日冤家对头,化为今天的互利经济伙伴。  

赞美上苍创造了台湾海峡,感谢上苍造就了海峡两岸的分离!    

如果说当代的潮流是以“合”为主,这可以找到例证:柏林高墙一夜倒塌,东德西德人热烈拥抱,联欢庆祝德国统一;欧洲国家捐弃前嫌,和平共处,国界如同虚设,先成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继而酝酿共同体宪法,欧联邦如同十月怀胎,只待一朝分娩。

如果说现代的世界潮流是以“分”为主,你也可以找到例证;前苏联解体,一下子分成十五个小国;而且“分”而不尽兴,要求再分,,车臣游击队不断引爆炸弹,就是要炸断和俄国联系的脐带。要求再分的细些。

只从“分”与“合”的角度观察问题,难以理出一个天下大势的头绪来。一个大的国家框架,如果不能体现内部各组群利益,其趋势是分;诸小国在一起能谋得更大利益,则趋势为合。当代的“分”与“合”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共同点:欧洲的“合”、苏联的“分”都是在民意基础上实现的,都是以和平的方式完成的。现代人的人权意识逐渐升高,逐渐以民意代替刺刀,用桌上谈判,代替炮弹。采用征讨杀伐血腥暴力的手段去达到“分”“合”的目的,渐被文明社会所不齿。萨达姆以武力并吞科威特。遭到国际社会谴责,最后自己也毁灭于武力干涉之下。靠丢炸弹闹分离的人士,被各国定义为恐怖分子,图形悬赏,跨境追捕。其追求独立的理念可鉴,其残害平民的恶状难饶。

回到台湾的题目上。甲午战争之后,日本殖民统治台湾五十年;国共两党仇杀,中华民国守台湾五十八年;前后一百零八年台湾实质上与大陆母体脱离。流浪的孤儿产生了弃儿心态。大陆在毛泽东执政时期,人民饱受灾难,已让天下胆寒。近年来,共产党似乎有心树立文明新形象,但是又不时地露出一些习惯性狰狞表情,让人惊惧不定。我想,这是促成台湾一部分人,探求独立之路的原因。即使是台湾内部主张统一的人士,也是打出“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旗帜,强调“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在不信任共产制度这一点上,统派、独派并无区别。

据披露,最近中共军内鹰派人物要军队“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指出“陈水扁和连战都有欺骗性”。实际上是承认陈水扁和连战都不容易被欺骗。

论及“一国两制”,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煞费苦心的设计。把两种水火不相容的制度,套在一个国家的笼子里,应该是说很有想象力,很有创造性。这避免了把大陆政治制度引进台湾,一下子把台湾弄成死岛,又满足了很多人的大中华、大一统思想。理论听起来不错。可操作性尚有存疑之处。

对台湾内部的统独的争论,我听到的只是政客们各说个话,台湾大多数人是怎么想的,并不知情,所以我支持台湾公投,包括“统”、“独”议题的公投。公投只是精确了解民意的手段,是制定政策的重要依据,在我看来,公投就像一杆秤,一把尺。它只是一个中性的度量衡工具。只有那些企图把不足分量,不合尺码的劣质商品推销出去的政治奸商,才害怕上秤过尺。

有人说:“公投会推进台独。”那我会问:“那你为什么不利用公投去推进国家统一呢?”

有人说,“公投会带来战争。”那我会说,“公投用的是选票,不是炸弹。正确的说法是,“解放军会用炸弹制止公投。”“共产党不惜用战争压迫民意的表达。”   

大陆政府反对公投,实际上是害怕台独主张得到较多的民众认可,那样解放军的数百枚导弹对准的不只是一小撮台独分子。暴露了“台湾人心向统一”的宣传是虚伪的,武力统一台湾失去了道义上的合理性。在这反对公投的背后,掩盖着对台湾民意的恐惧,对自己“一国两制政策”的缺乏自信。

布希政府反对公投,是为了达到和中国政府之间政治利益交换。只好牺牲台湾人的民主权利。这违背了美国一贯倡导的民主自由精神,典型的言行不一。美国朝野感到了这种神形扭曲的痛苦。

公投结果无非三种情况;

1)多数赞成统一;这是最完美的结果,两岸人民可以同声庆贺,选择良辰吉时完成统一大典。  
2)多数赞成维持现状;这是最可能的结果,这表示台湾主流社会对大陆共产政权犹存疑惧,“一国两制”在目前还是一锅夹生饭,仍然需要小火慢烧一段时间。   
3)多数赞成独立;一旦出现这种结果,那是最麻烦的。两岸民意相左,需要政治家们拿出智慧和勇气,疏导危机。

即使公投的结果表明台独理念占据了台湾的主流意识,并不表示这种主流意识是可以实现的,不表示台湾独立的程序是可操作的,这是由中国的历史传统和和社会现实决定的。

历来的中国统治者,有一个世袭的传统,就是神化集权,藐视民意。特别是对消弱中央集权统治的民意,更是视为大逆不道,必置之死地而后快。用“屁股决定脑袋”的理论去解释,因为他们坐在龙椅上,处于掌权位置,脑袋里装的得就是护住龙椅、扩张权力之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句话就把天下的山川河流统统划进皇家苑林;那站在皇家土地上,呼吸皇家空气的人都不由分说地被打上了属臣的烙印。皇家的霸道和贪婪可见一斑。民国之后,帝制是推翻了,帝王的传统还是后继有人。拿近代两位大牌统治者蒋介石、毛泽东来说,他们的半封建半民主,真独裁,假民主的实践,很说明问题。三十年代,共产党向蒋介石要民主,成立苏维埃政权,搞国中之国。蒋介石大举围剿,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苏区血流成河,为的就是国内政权统一。待到毛泽东入主北京,镇压反革命不手软,屡屡宣誓解放台湾,也是为了消除蒋介石复辟的可能。两人缠斗了一辈子,目的都是为取得绝对控制全中国的权力,并把这种权力神圣化,不许他人染指。

两位大牌统治者从来没有想到神圣一下民主的权利:蒋介石从来没想过,既然有很多人热衷共产主义,是否划出一块地方做一做实验;毛泽东也从来也不问究竟多少台湾人盼望着被解放,尽管这种“解放”在多数台湾人看来是“压迫”和“掠夺”。口号是堂而皇之的领土完整,代价是台湾人无可奈何的生活破灭------现任的中国领导人虽然眼界开放了不少,但是在主权神圣领土完整的观念上,可以说忠诚继承毛泽东的遗志。

再看大陆人民的心态,在多年统治者意志的潜移默化下,许多人就把“主权神圣领土完整”当作真理第一要义。甚至认为完善了统治者的神圣主权,也就保证了自己的民主权利。更甚者认为,民主权利应当服从统治者的主权。在统一台湾议题上,许多人保持与官方一致的立场,认为从自己同胞台湾人手里收复台湾是如何伟大的历史业绩。还出现了皇帝不急太监急的例子。前一些日子某大学学生以跳楼死谏,宣誓解放台湾,其自以为懮国懮民实则懮主勤王之情颇为极端。当然,大陆也不乏神志清醒人物,只是出于被压制状态,不能自由表达意志。浮在社会表面的议论,只是借乎平民之口,复述官样文章。

在这种情况下,你敢独台,他敢动武。两岸必遭血光之灾。    

“军人的神圣职责是保卫祖国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共产党这样宣传,是忘记自己是靠干什么起家的了。其实军人的职责有时候是促使主权的分化和转移,保卫领土的分割疆界。听起来奇怪,可是共产党就曾这么做过。在三十代,红军的口号就是:“御敌以国门之外”,“武装保卫苏维埃政权”。那时的共产党,反对蒋介石的政令统一、领土完整论。要立国中之国,要把蒋介石的主权分而化之,取而代之。那时候红军神圣使命是分疆裂土,开辟根据地。共产党还热烈的支持过台湾独立运动,听起来奇怪吗?1947年,台湾发起反抗国民党占领军的二、二八起义,要求台湾自治,著名女英雄谢雪红指挥学生、市民组成的军队,在高雄打了几次胜仗。当时的延安解放日报连续发表社论,热烈支持台湾二、二八起义。支持台湾独立。谢雪红兵败﹐辗转潜逃大陆,受到共产党英雄式的欢迎,毛泽东给以接见。当时的共产党,正与国民党展开内战,要与蒋介石分庭抗礼,争抢抗战胜利果实。在“桃子该谁摘”一文里,提出解放区的桃子应该由解放区人民摘,拒绝把解放区交给政府。台湾的自治独立动,正好与毛泽东的政治策略相呼应,所以备受鼓励。谢雪红也红了一阵。但是在共产党执政后,情况就变了,谢雪红因为其台独倾向受到批判,文化大革命初期即被迫害致死。只因为时光流转,共产党已经执掌政权,分权裂土的理论已经不适合集权需要。和当年蒋介石一样,共产党也需要高唱“主权神圣领土完整”了。   

为了政治需要而给各种行为加上的神圣的光环,是多么的虚伪和不可靠。

只有民主神圣,自由神圣,和平神圣。

除此之以外没有真神。    

我赞成台湾人举行任何他们认为必要的公投,是出于尊重他们的民主权利;我不在乎公投谁胜谁负,而关注每个人的意志是否得到自由表达;我不主张在即使台湾独立占主流意识的情况下实施台独,是因为在当前局势下会引起战争。尽管从道义上、理论上说,施加武力的一方是不义的。

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台独活动只能是有花开,无结果。但是这朵花会引起大陆人的深层思索,促进大陆的政治改革。

反复考虑起来,我发觉台独的主张在近期条件不允许实行,在未来条件允许实行时,却又没必要实行。未来大陆政治改革,必然废除一党专制,实行民主政治,开放言论自由,经济更加发展。与台湾经济交往更为密切,政治更为融合,两岸人互信程度加深。到了这一步,即使没有名誉上的一国,已经是神形一致的统一了。何必又要求独立呢?

实现台独的条件和实现统一的条件基本一致,这看起来奇怪,确是合乎逻辑的推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