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青和她家人的遭遇

曾青和她的儿子﹐大纪元档案照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思明报道:曾青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性,她的丈夫很疼爱她。四年前他们有个11岁的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美满。然而自99年法轮功遭受镇压之后,她一家人从此失去了往日的欢乐。以下是曾青在最后一次被抓捕前和她姐姐曾明女士通话的自述内容,由曾明女士整理提供。

我叫曾青,家住珠海,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从99年7-20法轮功遭受镇压和迫害以后,我被非法拘留4次、非法送进洗脑班2次、非法劳教1年。

第一次被拘留是2000年春节。我先生和我想向政府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还没进信访局就被抓。拘留所每天只让睡三小时,还有很繁重的劳动任务,完不成就挨打。那时,我常常扪心自问:我做错了什么吗?想出的答案都是:我没有错。回首这之前4年的修炼道路,我不求个人得失,处处做好人,自己也深深受益,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感到生活从未有过的幸福、美好。

第一次被拘留释放回单位后,公安局仍然监视我们,单位的压力很大。领导劝我,你就说不炼了,他们就不找你麻烦了。我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得说真话,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呢?当时上面有个文件,三次拘留就可以判劳教。如果判我劳教,单位就轻松了,所以他们千方百计找机会加害于我,可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并不恨他们。

第二次拘留我,是因为我在工作之余,偶尔地写了两个字,监视我的人以为我写法轮功的东西,立即打电话叫来公安,不由分说,把我抓到拘留所。第三次拘留我,因为我有个朋友,也是炼法轮功的,她打电话说星期天到我家玩,公安通过监听电话听到了,那天不但抓了我和这位朋友,还抓了我先生,并把我的家抄了个底朝天,家中所有的法轮功资料全部没收。

我已被拘留三次,公安终于达到了要判我劳教的企图。那天领导打电话给我,说等一下要来材料,我立刻整理库房,好有地方放材料。过了一会儿,单位领导来了,叫我把库房关上,我以为跟他去拿材料,就跟着他走,谁知他们早已准备好了,几个人跑过来,就把我拽上了警车。到了看守所,要我在劳教书上签字。我问为什么判我劳教,回答是我干扰社会秩序。当时我在班上正在正常工作,他们非法劫持了我,到底是谁在干扰社会秩序?因为我不签,最后单位领导替我签了字。

这之后在劳教所的一年,如同在地狱待了一千年。开始时,整天是强化洗脑,逼着我们听诬陷、诽谤法轮功的文章,不听就遭受体罚。法轮功学员与二十多个吸毒者关在一起,吃、喝、拉全在里面。干警要他们监视我们,一炼功就往死里打。不让睡觉,非打即骂,成了家常便饭。有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惨叫时,医生就给他打麻药。他们想尽办法,让我们放弃修炼。在这种高压、威逼、欺骗和种种残酷迫害下,人人都瘦得皮包骨,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逼疯了,我也精神恍惚,被他们所谓的洗脑转化了。尽管这样,在以后的七、八个月里,我还得每天劳动17个小时。2001年8月,我终于回家了。

一出来,我很快清醒了。明白自己应该选择什么,应该走怎样的路,于是我写了声明,宣布强化洗脑作废,仍然坚持修炼法轮功。

2002年春节我被送到洗脑班。4月30日,我们被秘密转移到一个招待所,一个房间封闭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准与外界有任何接触,不准亲人探望,只有高音喇叭整天播放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因为我不妥协,第4次进了拘留所。临行前,他们脱了我的鞋,什么都不准带。在拘留所第8天,我来例假了,还是一个犯人看不下去,给了我几片卫生巾。

从拘留所出来,因为换洗衣服都留在了洗脑班,我先生就去610办公室索取衣物,610一听说我回家了,他们立即派出几十人包围了整栋宿舍楼,再度抓捕我,就这样我第二次进了洗脑班。然而,他们始终不能让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只好在2002年的6月初,把我放了出来。

从2000年到2002年的三年里,我们一家人就这样在风风雨雨中走过来了。可伶我们年幼的孩子,第三次拘留我时是深夜11点,我先生和我在孩子的一片哭声中被拽上警车。我们是95年才调到珠海工作的,在那里举目无亲。孩子那年才刚刚11岁,却要自己买米,做饭,还要上学。我75岁的老父亲不放心,从湖南来珠海跟孩子作伴,一老一小相依为命。父亲眼睛不好,看不清东西,不久70岁的母亲也因炼法轮功入狱,父亲又为母亲担心,他牵挂两边,终于病倒了,我弟弟只好又把他接回湖南。

我的孩子也修炼法轮功,我们夫妇被抓,被抄家时,学校也威胁他,再炼就开除学籍,这如山的压力,使原来天真,可爱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失去了童年应有的欢乐。我们知道,不只是他,多少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孩子、亲人都在承受这样的痛苦。对一个国家来说,这难道正常吗?

曾青的故事讲到这里不得不结束了。2002年10月初曾青再度被非法劳教,曾明女士从那以后到迄今为止再也未得到她妹妹的任何消息。

<<法轮功人权报告>>一书中记录了几年来江氏集团对广大法轮功学员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此书在2002年,联合国人权会议其间出版。由 法轮功人权工作小组呈交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成员国与国际人权组织。此后,由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呈交给各个国家各级政府政要及国际人权组织,对他们了解江氏集团对法轮功镇压起了重要作用。

据悉美国政府因中国没有兑现改善人权的承诺将在3月15日至4月23日举行的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将提出议案,谴责中国政府侵反人权的行径。

据来自日内瓦的消息说,中国针对美国政府将提出的谴责其人权状况的议案已派出近500人的队伍在日内瓦对参加本次联合国人权会议的代表进行游说,阻挠议案的通过。在以往的历史中,中国曾成功地动用大量金钱买通一些国家一同反对美国政府提出的谴责其人权状况议案地通过。而这种“金钱与良知,人权以及生命的交易”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4-06 9: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