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明:一个美国人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工作的感受

-----访前CCTV英语频道外籍专家琼‧玛尔提丝

北明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9日讯】(按:琼‧玛尔提丝 Joan Maltese 女士2002年至2003年在中国中央电视台为英语九频道工作了一年半时间。在与CCTV的工作合同期满之前,她记录、撰写了自己在那里工作的经历和感受。返回美国后不久,原文(英文)在美国Newsmax新闻网发表。据玛尔提丝本人介绍,文章发表后引起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的关注和有关负责人的暴怒。介绍玛尔提丝女士到那里工作的人也受到了严厉指责。本采访是此一前提下做的。本采访有所删节。采访中提及的玛尔提丝的那篇文章,有兴趣的读者可登陆Newsmax.com网站查找阅读。)

北明(以下简称“明”):您知道吗?你对自己在CCTV工作经历的描述和对在那里所见所闻的评价,听上去像是一个职业记者,一个媒体专业人士。我的意思是说,虽然您没有受过新闻专业的训练和教育,但是您在做那些您刚才所提及的有关新闻职业知识的调查与学习前,就为一种非正常的新闻作业环境感到不舒服,是吗?

琼‧玛尔提丝(以下简称“琼”):是的。我一直就知道我们基本上……我们
没有遵守新闻记者的真正的,真正的使命。我总是知道这一点,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因为……

明:您自然而然就知道这一点?

琼:啊,是的。因为那里有新闻检查员,就坐在我们的新闻部办公室,是政府的新闻检察员。而且有时候我们写的最初的新闻稿件被改了。我完全知道。

明:您完全知道。不过您注意到吗?如果是中国人,甚至是中国新闻学院受过专业教育的中国人,他们在那种情况下也许根本不会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琼:啊,也许是的。我想是的。事实上他们觉得做政府让他们做的事,不报导真相而试图让中国看起来不错,是十分自然的事情。

明:所以您的感受跟在那里工作的中国人有根本的不同。

琼:是的。

明:您知道原因吗?

琼:啊,当然,你知道,我已经习惯于阅读西方媒体的新闻报导,我对这些媒体有一定的期待。我的意思是说,我的期待是,媒体是对所有人开放的,它不能站在某个立场,专门对政府作出回应。不仅不对政府作出回应,而且与政府是竞争关系,矛盾的关系。不光是站在政府一边,做政府让它们做的事情。所以,我对媒体的期待当然是完全不同的。很多我的中国朋友告诉我,他们成长期间,甚至当他们在语言学校里的时候,就被告知不能相信外国人,不要相信外国媒体,外国媒体在中国问题上撒谎。所以他们在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已经认为中国政府才讲真话,外国媒体不能信任,外国人也不能信任。

明:当您了解了这种情况时,您什么感受?

琼:你知道,因为中国有12亿人。我全部所能做的就是希望某一天某些真相之光显露。我的工作可以改变一点这样的现实。那是我写出我的经历的原因之一。因为我工作是为这样一个……我是说我工作了18个月,真正是为这个宣传机器工作。这是一个不名誉的机器。就是这是原因,我决定我应该讲出真相。是的。我持续地希望,中国人对他们在青少年时期所接受的不高尚的教育变得越来越有怀疑性,对政府所告诉他们的话有越来越有多的质疑。

明:您知道有一些中国媒体专家,包括美国大学的或者媒体的专家,批评美国媒体。

琼:是的,是的。

明:他们说,美国的媒体在撒谎方面跟中国的一样:你们也不说真话,不报导真实的消息。但是这些人当中的美国专家并不真的了解中国媒体的表现。在您的经验当中,比较两方面的媒体,在报导真实方面,您有什么评价?

琼:在这方面,自动地,当然所有的媒体机构都有人支援,都发表各自不同的见解、观点。但事实是,至少在西方媒体中有很多声音、很多见解、很多计划。你可以得到很多不同的故事,从而自己找到真实的资讯。更重要的是,在许多情况下,您可以自己去到私家资讯中心来源去找到资讯,找到,啊……政府在网上发布的政策、政策的声明,你不必要等到媒体把政府说了什么这类资讯转达给你。你可以自己去找。而且,你有要求媒体报导真实情况的完全自由。你可以面对媒体,对他指出:你撒谎。诸如此类。在中国你就不能这么做。因为媒体是,基本上是政府的代理。如果你到中国媒体去指称他们:你撒谎,你为政府歌功颂德,你立刻就有麻烦。另外就是,那里只有一个,只有一个声音。中国只有一个官方的声音。你得不到多重的观点,你的不到不同的多样的观点,那只有一个观点。所以中国人没有机会了解别人人怎么说,别的可能的访谈是什么样的故事。

明:比较中国政府对媒体的控制—-事实上政府开办、媒体管理—您认为是否
有可能,有任何办法,美国政府可以那样控制媒体?因为我们知道,美国政府经常遭受媒体的攻击。

琼:我觉得美国政府唯一可以控制媒体的办法是,不告诉媒体有关他们的消息。我觉得那是他们可以控制媒体的最好的办法。虽然如此,一些记者会寻找途径,找到那些愿意泄露资讯的人。所以美国政府最有希望的控制媒体的办法就是不让资讯泄露给它们。基本上我不认为政府可以真正地控制新闻。任何时候,比方说,如果美国领导人打电话媒体组织,给一个报导施加压力说,我不喜欢这个新闻报导。立刻,这事本身就会被报导出来。我是说,如果有人给CNN说:停止报导这个事情。CNN就会报导说,咳,今天有打电话给我们要求我们停止这个报导。所以,美国政府没有多少机会控制媒体。我想,一个证明就是事实上,许多美国政府的官员经常抱怨媒体,抱怨它们的报导不真实。你知道,如果这种情况总是发生,总是抱怨它们报导不真实,那麽很明显,美国的媒体是不受控制的。

明:我记得美国打阿富汉的时候,布希对CNN播放了当时发现的本拉登的一个讲话不满,认为是替恐怖份子做了宣传。所以布希接受CNN访问时,希望CNN访问他的时间在长一些,以便他表达的清楚些,但是CNN说:不。你的时间到了,就这么长。

琼:是啊。是啊

明:别说控制媒体了,你连被采访的时间有多长都控制不了。

琼:当然。你能不能想象,胡锦涛如果想要被采访,噢,上帝,CCTV1或者CCTV9必定放下所有它们手中的工作,落实这个采访。而且,在采访播出前,他将看到要播出的所有内容。所以是的是的。我是说,事情不像那样。

明:布希还抱怨说,CNN帮了本来登的忙,帮助他宣传他的恐怖思想,甚至那个讲话是个秘密战斗动员令也说不定,怎么能够在战争期间,在这样的非常时期播放。但是CNN才不管这一套。照播。

琼:对对。是的是的。

明:琼,请告诉我,在您为CCTV9工作的时候,您跟那里工作人员的新闻价值观念完全不同,工作态度和方式也会表现在您的工作中,这种情况下,您怎么跟您的同事打交道?

琼:啊,你知道有些事情,对于我对一些事情的观点,我们之间在许多无言的一致的见解,默契。人们,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必须怎么做。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做。外国人憎恨的事情,中国人,我想大部分时间里是听天由命,他们就是顺从。有时候,私下里,我们聊起来,我们会提起某某人愚蠢,有时候有的中国记者会感到非常沮丧,但是大部分时间里,由于我们都知道我们在这里是生产一种宣传产品,因为我们对此有共识,我们对现状没有太多的抱怨。现在,我们确实经常不断会有对政治的争论,比方中囯共产党好还是不好,中国的对外政策是否正确这类话题的争论,这是一种每天生活中都会发生的争论,但是对于我们实际上做的事情,我是说,虽然我们外国人知道来这里就是为了宣传而写,中国人也知道在这里是为宣传而写,这确是一个接受的事实。这是一个不情愿地接受的事实。

明:如果他们没有发现您的文章,或者如何您没有发您你的文章,您认为您可以或者愿意回到CCTV去工作吗?

琼:啊,我不会回去为CCTV工作。我愿意为一个真正高尚的、积极寻求调查事实真相的媒体工作,而不是去为一个宣传机器工作。我愿意,我愿意回到中国去,我愿意在中国为CNN、或者美联社、或者路透社工作。我愿意味香港的凤凰、或者翡翠电视台工作。但是我不会回去为CCTV工作。因为我觉得我在那里工作了18个月,我尽可能了解了那里的情况,那里的工作非常没有生气,而且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提升的机会。所以我不会回去。

明:您对我的中国听众或者你的在大陆的中国朋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琼:有一件事我想说:我的这些谈话不是反对中国或者中国人民。我谈的是一些我希望中国人知道但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我觉得真的很难过,中国人经常需要到外国人那里才能知道他们自己的国家发生了什么。而且我知道很多有良知的人、善良的人、工作努力的人,希望了解真实的情况,希望改善他们的生活,想要改变他们的国家,愿意成为美国人的朋友。我的文章是为这些人写的。我真诚地希望中国人,尤其是那些为自由而抗争、为了解真实而抗争的中国人,能够了解我的这篇文章的内容,了解这个采访的内容,感到某种鼓舞。能了解到,这里有人在为他们讲真话。而且,愿意就他们国家所发生的事情跟他们沟通情况,分享资讯。

明:谢谢您,琼。

琼:不客气。

2003年11月采访,2004年4月翻译整理

采访、翻译者为中国作家、记者,居美国

—转载自《观察》网站(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4-09 1: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