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炜钧演讲登陆火星—惊心动魄的六分钟

李炜钧及其父母(李端木教授和林佳美女士)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大纪元记者李旭生摄)

李炜钧及其父母(李端木教授和林佳美女士)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大纪元记者李旭生摄)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旭生圣地亚哥报导) 2004年台湾传统周的庆祝活动于5月8日至15日在台湾中心举行,在5月8日的开幕式上,美国太空总署(NASA)负责“精神号”(Spirit)和“机会号”(Opportunity)火星探测器登陆系统的首席工程师、第二代台美人李炜钧(Wayne Lee)应邀作主题演讲。


李炜钧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大纪元记者李旭生摄) <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李炜钧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大纪元记者李旭生摄)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53181″ /> 李炜钧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大纪元记者李旭生摄)

  
李炜钧出生在台湾,其父亲李瑞木是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DSU)退休教授。炜钧的小学和中学时代都在圣地亚哥度过,大学就读于加大伯克利分校的电机系。在德州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即进入NASA的JPL(推进技术实验室)任职,迄今已逾十年。今年1月3日晚,“精神号”太空科学探测船在火星着陆成功,李炜钧正是负责此次登陆任务的首席工程师。
  
炜钧演讲的题目是《六分钟——登陆火星》(Six Minutes – Landing on Mars),为在场观众们讲解了“精神号”太空船登陆火星最后的惊心动魄的六分钟,并给大家带来的许多鲜为人知的登陆幕后的趣闻轶事。在此演讲中,炜钧首先播放了介绍登陆过程的录像片,让大家对登陆所使用的各种技术手段有个初步的认识。然后炜钧将整个登陆计划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此前美国总进行过三次火星登陆行动,“精神号”和稍后登陆的“机会号”成为第四和第五次。此次登陆的主要目的包括从火星上带回岩土样本,并希望对火星曾经拥有的大面积地表水进行进一步的探测。炜钧表示,已证实火星表面曾拥有大面积的水,而且这些地表水存在了相当长的时期。“我们想知道这些水哪里去了。”我们知道,只要有水,而且这些水可以存在相当长的时间,就会出现生命。所以本次登陆火星计划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本次火星登陆开始于2000年,历经近四年的准备工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可是最后决定该计划成功与否只有短短的六分钟。炜钧及其同事的任务就是确保四年的努力和巨额的投资不会“打水漂”。
  
事实上着陆非常成功,来自华府的一位官员说此次着陆“完美的不能更完美了”。可是炜钧说此过程也是“一波三折”。“精神号”着陆之后地面控制中心一片欢腾,但是人们马上发现“精神号”没有向地面发回任何信号,控制室内陷入一片沉寂。15分钟后,地面电脑开始接收到来自火星的信号和图片,人们才真正开始互相祝贺。
  
演讲持续了75分钟,但观众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并时常爆发出开心的笑声。炜钧在讲了许多内幕的小故事之后,最后还讲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个故事。登陆成功后他收到一个高中同学的email,两人已有20年没有通信了。这个同学在电视上看到炜钧,并写信告诉他这样一件事。她有一个3岁的孩子患上一种疾病,目前尚无法医治,她自己对此也很绝望。但是看到人类通过共同努力可以完成这样的任务,她又重新萌发了希望。


李炜钧的演讲持续了75分钟,但观众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大纪元记者李旭生摄)
李炜钧的演讲持续了75分钟,但观众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大纪元记者李旭生摄)

  
炜钧表示,此次登陆计划的真正意义之一就是告诉世人,如果整个社会齐心协力,我们可以完成非常伟大的壮举。演讲解说后,炜钧为在场观众解答了大家关心的一些问题,台湾中心还为炜钧颁发了荣誉奖状。
  
会后炜钧及其父母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他说目前还在休息,之后他会回到JPL,和同事们一起准备下一次的登陆计划。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5-11 3: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