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歪脖子树:腐败不止在于政治不治

——评财产公开法的流产

歪脖子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2日讯】一、共产党反腐败失败  

早在前几年,就从大陆听到这样一则政治笑话:如果把共产党局长以上的干部摆成一排,队伍长得可以从黑龙江排到海南岛;如果从南到北用机枪挨个扫过去,误伤不少好同志在所难免。如果用点射每隔一人撂倒一个,会有将近百分之五十的贪污犯漏网。  

这个黑色幽默冷酷的成分大于惹笑成分,它突出表达了这两方面的意思:高层国家干部的贪渎现象太普遍了;老百姓对他们太痛恨了。  

尽管中共中央近些年反复强调反腐败,纠正党风,甚至抓出几个象北京陈希同、河北程维高这样的高层巨贪示众。但从总体上说,反腐败是失败的。贪婪的官员们,卷逃公款,愈演愈烈。每年有四、五百亿的人民币持续流失国外。具有贪污犯和共党高官双重身份的人,对于共产党的执政运作太熟悉了:红头文件,豪言壮语,杀鸡吓猴,重点打击,一哄而上,一哄而去。这些老套路对他们早已失效了。红头文件照样在大会上念,坐在主席台上念文件的说不准就是大贪官。在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大贪反小贪,巨贪反清官的戏剧性场面。在官场有一种说法:不是因为贪污才让你丢了官,是因为你丢了官才查出你的贪污。  

老总理朱镕基曾经发下毒誓:要准备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装贪官,剩下一口装我自己。直至他卸任,这个毒誓也没实现。腐败就像癌细胞一样,扩散的速度远大于药物消灭的速度。如果朱镕基再次出山,他的毒誓要改一改了:要准备一万口棺材,九千九百九十九口装贪官,剩下一口装我自己!誓言好改,只是一下子凑够这么多的木材有困难。  

共产党关起门来反腐败,自我净化,以求升入“三个代表”的圣境,何其难也!(尽管对外公开的宣传是:共产党早已修炼成“三个代表”的圣徒啦!)

二,令人失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  

令人稍感安慰的是,新的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看到中国现在流行的贪污,是属于一种制度性贪污。要想得到有效纠正,一是需要立法,二是需要加强党外的监督力度。在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期间,有一个干部财产公开化的提案呼声甚高,就是由此而生。  

三月十二日的政治局会议由晚上七时开至十二时,委员们在会上进行了激烈争论,最后举手表决,该议案终以九票赞成、十票反对、五票弃权被否决了。  

投赞成票的是:胡锦涛、温家宝、吴官正、罗干、吴仪、周永康、郭伯雄、曹刚川、张立昌(抱病参加);
投反对票的是:贾庆林、黄菊、李长春、王兆国、回良玉、贺国强、俞正声、陈良宇、张德江、王乐泉;
投弃权票的是:吴邦国、曾庆红、曾培炎、刘云山、刘淇等五票。  

三月十二日该议案遭否决后,吴官正当场提议,此案应列为重大的议案再作表决。吴仪、曹刚川附议。于是,在三月十三日晚再度开会表决。  

表决结果:赞成者十三票,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曾庆红、吴官正、罗干、周永康、吴仪、刘云山、曾培炎、曹刚川、郭伯雄、张立昌;反对者六票,贾庆林、黄菊、李长春、王兆国、贺国强、陈良宇;弃权者五票,刘淇、回良玉、张德江、俞正声、王乐泉。  

由于赞成票未达到三分之二的多数,此案又被否决了。  

如此一个利国利民的提案,竟遭到政治局的两次否决,不管委员们反对的理由是多么弯弯曲曲,目的却是直截了当:他们要为贪污分子建筑一道保护墙,让中国腐败下去。如果有机会把躲在保护墙后面人物的黑面罩揭开,你会发现这些人物原来就是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一些亲友。  

干部财产公开化的议案流产,三个代表却入宪了。那就让我们用“三个代表”的标准衡量一下政治局一些委员的作为。你会发现,在三个代表的标准下,他们不是缺斤短两,而是根本上南辕北辙。他们既不能代表先进生产力的要求,又不能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更不能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当然,这不妨碍我们按照“三个代表”的阐述方式把该议案流产的事件描述一下:  
胡锦涛、温家宝力不从心未能满足群众反腐败立法的要求;  
官商勾结,乱在下根在上是腐败文化的发展方向;  
政治局代表了贪官污吏的肮脏利益;

三,共产党的传统文化  

财产公开,对于站得直﹑行得正的干部来说,正好是向公众表白自己廉洁奉公的机会,财产公布可以建立群众对他们的信任。若社会对其有不实传闻,这也是一个辟清谣言的最好机会。政治局的很多人,宁可受污浊嫌疑之名,不愿公布其财产,可以推测,其幕后有比污浊名声还要污浊的东西。  

一些政治局委员反对干部公开财产议案的理由是:
(一)这一提案一旦付诸实施,大多数干部思想将承受很大冲击,社会上会发生混乱,文革式的“攻击、诽谤、诬蔑、造谣”会卷土重来,社会很快会处于无政府状态;
(二)党政机关、公安、金融,系统会首当其冲处于瘫痪,社会分化为各种派系、山头林立,甚至会发生内讧、内战;
(三)届时局势失控,国内敌对势力、境外敌对势力势必渗入,插手演变为政治动乱;(四)干部和家属也应有隐私权、私有财产权的保障问题。  

通过这些罗列的理由,我们可以嗅到共产党传统文化的气息和看到老式的共产独裁思维,自从共产党利用空话和谎言编织成“伟大、光荣、正确”的大红外套以来,就从来不再肯脱下这个虚假的外套。尽管实践已经把它磨蚀的得千疮百孔,党工们还是要经过千补百衲随时备用。几十年来,在“伟、光、正”的大红外套下,下起村支书上至毛泽东干了坏事得不到惩罚。今天党内的贪渎分子们,也习惯性地钻进“伟、光、正”的大红外罩里。把群众对他们贪渎行为的揭发说成是“泄露国家机密”、“攻击、诽谤、造谣、诬蔑”,是“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渗入”等等。据说如果不让他们继续执政,就会发生社会动乱,就会陷于无政府状态。  

完全一幅独裁者狂妄自重的嘴脸。  

共产党的这种文化遗产和传统思维是反腐败不能深入的重要原因之一。

四、贪污腐败是人性的罪恶。  

自私是人类本能的利己行为。自私膨胀到贪得无厌,利己扩张到侵犯他人,就成为人性的罪恶。  

在本能利己和损人利己之间,有国家法律规范,有社会道德监督。在一个国家法律没有尊严﹑社会道德沦丧的环境里,掌握一定权势的人们可以很轻易地越轨攫取个人利益﹐这就是官员的贪污腐败。  

贪污既然是人性的罪恶,所以不管哪朝哪代,不管哪国哪民,都会对这种罪恶发出公愤。晚清末年,贪官污吏多如牛毛,但是没见一个人公开宣扬:“俺先祖是清朝的大贪官。” 尽管人们普遍痛恨晚清政府,其先祖的贪渎行为客观上还加速了清政府的灭亡,贪官的儿孙仍然不敢沐浴这种特殊荣光。贪污腐败不仅在当朝视为可耻,百代之后,他们依旧是在儿孙面前站不起来的猥琐小人。  

现在一些政治局委员及其代表的贪官们,陷入人性罪恶而不可自拔,他们必定沦为历史上的猥琐小人。

贪污腐败分子,其所作所为,已经是与社会为敌,与人民为敌。民众联手将他们赶下台。这是天经地义的,一些政治局委员动不动以天下大乱吓唬老百姓,他们只不过是希望老百姓老老实实趴在地上不动,好由着他们把老百姓身上的血慢慢吸干,让中国得到一个安乐死。

五、向胡、温建言

出于历史的局限性﹐胡锦涛、温家宝不可能废除一党专政,推行民主政治,开放言论自由,实行广泛的社会监督,从而达到净化人心﹑清除贪污腐败的目标。所以这条最有效的治国方略,暂且搁置不表。

胡、温希望在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基础上,做一个有良心的独裁者,做一个善良的牧羊人。如同台湾的蒋经国,新加坡的李光耀。开创中国专制统治下的清平岁月。 我按照胡、温这一思路,为胡、温设计政策。

1、应该看到现存的中央政治局已经负不起反腐败的重任,应另外成立专门反腐败机构,吸收党外及民主人士参加,直属党主席领导,架构如香港廉政公署。预算500亿元,相当高干贪污犯一年卷逃到海外的数额。首先从党的高层调查起,政治局委员是第一批目标。继而省市、部委领导,腐败证据落实一个,起诉一个。

2、加强跨国追缉经济罪犯的力度,追讨卷逃资金。让贪污犯罪分子在全世界无处遁形。

3、废除旨在宣扬个人迷信、塑造共产党“伟、光、正”形象为目的学雷锋活动,从小学起,增加廉洁奉公、尊法守纪的教育。国家公职人员,设立廉政的考核,及时剔除损公肥私的蠹虫。 贪污腐败分子极大地破坏了社会公平竞争的原则,一部分人巧取豪夺,另一部分人劳而无获,直接的结果是破坏社会生产力,造成社会矛盾激化,激起人民的厌恶和对抗情绪。富者常有收拾细软走路的打算,穷者常存杀富济贫的企图。富不安心,穷不甘心,埋下社会不稳定的种子。这是中国社会面临的严重问题。愿胡温能正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把反腐败法制化,使中国平稳持续发展。只要你们做得正,老百姓会保佑你们!

5-11-04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5-12 6: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