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歪脖子树:论爱国主义

歪脖子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日讯】 “爱国”这两个字,竖起来呼呼招风,碰一下铿锵响亮。现在的中国的政坛上,有一些 人正夸张地摆出自以为是的爱国姿态,气势汹汹怒视对手。就象武术格斗出手前,亮出的骑马蹲裆式。他们认为,只要潜心练好这一招式,就可占尽先机,进退有据了。

香港50万人街游行,抗议公安23条立法。左派说,香港人不爱国。香港人辩解说,98 年华东大水灾,港人一下募捐数千万元,是中国从没有接受过的大笔民间援助款项,怎香港人就不爱国?最近北京大造”爱国者治港”的舆论,又扯出了什是”爱国”的争论,原 来人们连究竟什是”爱国”都还不清楚。仔细观察争论双方,你会发觉,”爱国”这锅糊涂粥,其实是糊涂在什是”国家”上。

这里有两个两极化的国家概念。

一种国家概念强调国家的行政职能,按照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定义,国家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进行统治的工具,是由警察、军队、法庭、组成的维护某种社会制度的机器。按照 这个定义,马列主义者的 “爱国”就是热爱这个社会主义的制度,就是赞同把社会上人民划为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 的等级观念。支持由警察、法庭、军队向被统治阶级实施专政权。在资本主义国家,警察、法庭不为特定的阶层驱使,目的是让每一个人有公平行使法律允 许下的权利。资本主义的爱国,是爱的国家宪法。

不管一个人的政治观点如何,只要他基于注重国家行政职能衍生出来的”爱国主义”,爱的是该国政权,爱的是该国制度,我们可以把它称为”权制爱国主义”。对于一个专制国家 来说,独裁者总是占据了权力的最高点,此地的”权制爱国主义”客观上包藏了以国为本、 以君为本的思想。

另一个国家的概念是强调国家的人文特点。认为,国家是一个具有主权的人类社会结构形式,由领土和人民组成,不同的文化传统和历史源流构成不同国家的特点。这种观念下的”爱国主义”爱的是这块领土,爱的是这块领土上的人民,爱的是植根于此地此民的文化。至于建立在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警察、法庭,你可以爱也可以不爱,多数人爱之,则存之兴之;多数人不爱之,则改之废之。我们可以称这一类的爱国主义为”人文爱国主义”。人文爱 国实际包含了以民为本的思想。

很容易理解,”权制爱国主义”,是很容易在政权和制度受益的族群中激发热情的,若受益者众,则爱国者多;受益愈重,爱国益深。在封建王朝时代,受益最大的就是皇帝本人,所以,慈禧太后在宫内设坛拜佛,念念不忘求菩萨灭掉洋人,保佑大清;甲午战争结束,光绪皇帝被迫签署割让台湾的条约,用玺之后,痛不欲生,用那只雕龙玉玺,把签约的手指,砸得鲜 血淋淋—— 一母一子都表现了爱新觉罗氏的强烈的权制爱国情绪。

随着时代变迁,国家兴衰,权制爱国主义聚而复散。比如现在,恐怕找不到爱大清国的仁人志士了。在当今的中国,又生出一批热爱中华民国(在台湾)和热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大陆)的权制爱国 主义者来。 “人文爱国主义”是基于对生于斯长于斯故土故乡的依恋。是对启吾以智授吾以德的父老乡亲的感恩。是长期在一种文化浸淫下萌发的情愫。这种情愫可以跨时代,超政见,隽永而 悠长。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客死台湾,生前登山远眺大陆,叹息河山分裂,赋诗抒发百转愁 肠。其爱恋之深沉,其懮伤之彻腑,感人催泪。于老先生歌吟的就是他的”人文爱国主义” 情怀。

仔细考察一下历代王朝的兴衰,你还会发现,在兴盛时期,国家的政权和制度得到多数 人的认同,民心归向,各项事业蓄势待发。权制爱国主义和人文爱国主义同时激发到最高﹐ 国家当然也生气蓬勃勃。应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有过此种瞬间的美景。

另外一种情况 :在国家遭受入侵,民族面临危机时,图存救亡的基本生存要求,会迫使人们放弃政见冲突,激发人文爱国主义,共同御侮。抗日战争的国共合作,就是这种情况。而在国家衰败时期,国家权力垄断在少数权贵手中,多数人受压制盘剥。因为钟情国家政权制度的人锐减,国家赖以维持的群众基础流失,权制爱国主义情绪沉落到最低点。而人文爱国主义者,注意到他所关爱的人民—也包括他自己—处在生活痛苦不堪的境地,一股社会责任感和正义感,激发他们起而抗争,发生维护现行权制和争取改善人民处境的两种力量的争斗。

孙中山先生居住美国,看到同胞在清政府统治下饱受苦难,遂倾尽家产,组织反清同盟 ,四处鼓吹三民主义,发动革命,倡导天下为公。孙先生是以”人文爱国主义”,反抗清贵 族的”权制爱国主义”。孙先生绝对不爱大清国,大清国称他为叛党叛匪。

从 “以民为本”的思想出发,呼唤改革乃至废除旧制度,是天经地义的。但是统治者经常用”以国为本”的教义,对牵涉政权制度的改革视为”叛逆”、”颠覆”。若这种改革要求得到国际社会同情,则还会冠以”里通外国”,”卖国贼”等罪名,并把这些罪名列为不赦之首。专制统治者碌碌一生所为,是尽量贬低民意、打击”人文爱国主义”,神化国家权威、宣扬”权制爱国主义”。企图以权制爱国主义,代替人文爱国主义。把爱国主义概念最 后删削为:爱我政权制度。

最近”三个代表”理论公然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把”爱国 主义”这一概念又向狭隘自私的死胡同推进一步,退化到”爱我中国共产党执政即为爱国 “。半个多世纪来,党、军、政一家,一党执政,一元化领导,把大陆政治制度推到中国近代史上最为专横的时期。现在当权者不思改进这种一党独尊的专制形态,反而以改革成果的 方式加载宪法﹐让天下人寒心。

按照新宪法精神,香港有多少人上街,香港人对内地投注了多少的同胞之情,都已无关 紧要,他们抗议现政权授意下的基本法23条立法,已经是属于不爱国的范畴了。李柱铭到美 国国会讲话,试图唤起美国国会议员对香港民主进程的关注,自然也是里通外国,属于卖国 贼了。

“爱国”的定义既然只有当权者随意规范,”爱国者治港”也就变成”爱共产党者治 港”的一种堂而皇之的说法而已。说到卖国,我们且不论在当今世界上,能否能找到愿意买中国这样一个仍待发展国家的买主;且不论谁有权能经营这大宗买卖。但凭一个普通老百姓,只是呼唤一下自己的民主 权利,喊声大了些,(大声小声都合法)让邻居听到了,拂了当权者的面子,就扣上卖国 贼的帽子。岂不太狭窄了些。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本来是水火不兼容的两种制度,一国两制,就像一个人又养猫又养 鱼,只有尊重猫和鱼的不同生活习性和不同的饲养方法,给猫、鱼各自独立的生活空间,谨慎小心,才能成功。权制爱国主义者一意孤行,极力想强化中央集权,压制作为资本主义制度赖以维持活力的民主自由,就像把鱼捞出来,在陆地上养。这些以爱国面目出现的极左分子,如匪如盗,不断绞杀香港生机,最终会造成香港的窒息,误国误民。把一个新名词”爱 国贼”送给他们,最合适不过。

受到”不爱国”甚至”卖国”罪名骚扰的香港人,应该要求骚扰者打开他们的”国 家”包装,如果里面裹挟著专制和独裁的垃圾,应该大声喊,” 把你的垃圾拿开,我们不 爱你这个国!” 赶世界发展潮流的中国人,应当举起”人文爱国主义”的大旗,驱散”权制爱国主义”的 幽灵。

最后用一个笑话作为结束:在某偏僻小镇,有一座黄大仙庙,近来忽然兴盛起来,传言黄大仙屡屡显灵。证据是前一天摆在香案上的供品,第二天就不见了。有许多人可以证明,在夜间确实没人出入庙门。于是黄大仙的香火越来越旺。而且,黄大仙偏爱善男信女供奉的鸡 鸭,所以求福许愿的人们常献鸡鸭以取悦神仙。

有一个莽汉却偏不信邪,他不露声色,只是潜心观察,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他突然抄起一只木棍,对着黄大仙的肚子直捅下去,只听到吱的一生尖叫,从大仙的泥胎下窜出一只老的掉毛的狐狸来,人们这才搞清楚,原来这老狐狸从庙外挖了一个洞,直通黄大仙的神位,每天这只狐狸趁人不在堂前时候,偷走供奉—– 现在有人也给我们塑造了一座爱国主义大仙的像,鼓励我们多多烧香,多多叩头,多多上供。如果你有莽汉不信邪的劲头,不妨也提了一条木棍,冷不防对着大仙的肚皮戳下去,你会听到”哎呀!我的妈呀!”一声痛苦叫喊,这次从神像下钻出来的不是狐狸,而是中国共产党,他躲在大仙泥胎下从容接受膜拜,悠然享受供品,已经多时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5-02 6: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