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师涛:复活

──写给“天安门母亲”

师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3日讯】

我爬到聋子耳边
把一阵密集的枪声叫醒
我爬到盲人的面前
为他描述一幅
关于死亡的画面

我爬到一团影子里
抚摩冰冷的心跳
我爬到百货公司拥挤的人群中
为自己寻找一件御寒的身躯

我爬到寂静的课堂
让自己学会发出真实的声音
我爬到恋人的窗前
看到她在和自己的思念跳舞

我爬上教堂的尖顶
想听到人们忏悔的气息
我爬到烈士墓园的草丛间
想看到自己如初夏的野花般复活

我打开惠特曼的《草叶集》
一行一行地读,一字一句
填充着我年轻蓬勃的血液
我的眼睛,在一排排点燃的烛光中复活!

我的手,触摸着钢琴,那键盘
正在弹奏一曲《欢乐颂》──
我是哀乐中的英雄
但也曾是人间的快乐王子!

我整夜整夜地
蜷缩在母亲的床前
听她对着空白的墙壁
呼唤她可爱的儿女归来

我没有打扰她,我也
听不见她的哭声,听不见
时光无声地消磨着她的
悲痛。我离她如此的近呵……

我生怕会在歌声里发生可怕的
事。我关上窗户,让月光
躲在锁着的柜子里面
幼时录制的唱片印满母亲的指痕

一本《成长日记》上,写着我的名字
但最后的那段文字之后,再没有注明
日期: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一切都来不及写,一切永无法再写!

一行眼泪落在地上
我把它们踩碎,踩进土里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这哭声里埋藏着清醒的仇恨!

我站在戒备森严的广场上
对着冷漠的人群一遍一遍叫喊:
“我没发疯!”我的双脚仍然顽强地
矗立在坚硬的地砖上、同伴的血泊中

我站立在这里,我是青春的代言人
密密守护着一段“孩子”的心香
那四面八方的鲜花荡起白色的秋千
永远不让我的母亲孤独地守望

(2004.6.2)

〔转载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6-13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