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座涂上“拆”字的沙漠绿洲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玉林、魏德编译报导) 汉字“拆”﹐在毛笔字看起来就像是由八个横七竖八互相砍杀的笔划组成﹐这或许很符合字的原意﹐因为它的意思就是“破坏”。有人曾戏称“中国”的英文发音“China”听起来好像“拆啦”。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膨胀延伸到西北边陲﹐当前席卷全中国的强制拆迁之风﹐也刮到了新疆偏远地区﹐连喀什(全称喀什噶尔﹐Kashgar)这样古老的边城﹐亦不能幸免。

新疆的喀什面积约16.2平方公里﹐2003年末总人口为350.12万。当地居民共有17个民族,其中维吾尔族占90%。喀什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一叶绿洲﹐现正在进行一场改造工程。位于中国西北边陲的新疆则是中国地域最大的省份﹐面积166万平方公里,人口1934万。

据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5月30日从新疆喀什发出的特别报导﹐近来大大的“拆”字被不吉祥的涂刷在这一古老而又多尘城市中心地带的许多维吾尔旧式砖土结构的民居和商铺墙壁上﹐就像黑帮告示“死”字一样﹐警告他们将要采取的破坏行动。

数百个传统建筑被拆除﹐随之而去的是那些记载着数百年历史的独特维吾尔及阿拉伯式建筑﹐而这些建筑曾经吸引了无数旅游者。

政府同时开始了对中国最大穆斯林朝拜地﹐始建于公元1442年的艾提尕尔(Id Kah)清真寺周边地区的修复。而且﹐这片市郊也将被成百的新商店及餐馆转变为一个商业中心。

星报报导说﹐这种“现代化”的转变﹐虽然在其它城市受到欢迎﹐在这里却似乎进一步恶化汉人和具有自治意识的维吾尔人之间多年以来积怨已深的关系。

“我非常担心将不得不远离这地方”﹐丝绸及纺织品销售商吐尔杉(Tursan)说﹕“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接受它。我们不敢表达不同的意见。”

行走在茶萨(Chasa)大街上﹐混杂在红脸维吾尔人当中﹐可以闻到烤羊肉和五香茶的浓郁香味。在这样的人群中﹐大部分被问到的维吾尔族人都不希望他们的名字被披露﹐因为他们害怕因批评政府政策而遭到报复。

马路的中段即将从土路建设成为一条宽敞的新柏油马路﹐这儿的维吾尔人正在准备搬迁到别处。路边的建筑物已经被刷上了大大的“拆”字。

“当我的商店被拆毁时﹐我还能干些什么﹖”一名鞋匠喃喃说道﹕“我如何攒钱来维持生存﹖我是如此贫困﹐只要看看我自己的鞋子就知道了。”的确﹐他的脚趾头已经从皮革断裂处露了出来。

“我并不反对发展”﹐他说﹕“但是喀什大部分的维吾尔人都很穷。现在﹐他们在毁坏我们所仅存的一点点(东西)。”被强行搬迁的居民理论上会得到补偿。然而实际上﹐很多家庭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赔偿。

即使那些在旅游观光方面给政府提供咨询的人士也担心变化太快。“我曾建议他们不要做太大的破坏﹐”在一家主要旅行社工作的姜珲(John Hun)说﹕“否则﹐当他们回过头来的时候﹐会问﹕‘我们的过去在哪里﹖’”一位旅行社经纪人攥起手指头说﹕“许多人从中捞取了很多钱。”

星报报导说﹐据维吾尔人的说法﹐在喀什的改造只会使人们更加不安。对于多数维吾尔人﹐喀什的改造只不过是在脸上煽了又一记耳光。在这里土耳其似的语言和伊斯兰信仰﹐使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同于占国家多数人口的汉族。而且喀什之远离中国的首都北京﹐就像温哥华远离多伦多一样。

中国的疆土在历史上经历了各朝各代各民族﹐一直是分分合合﹐在清朝康乾时代版图达至最大。自18世纪以来﹐当时维吾尔族人称做东土耳其斯坦的区域被清朝合并后﹐维吾尔族人并没有停止试图独立的努力。

1949年后﹐在北京当局的鼓励下﹐汉人不断的迁移到新疆地区﹐但是他们并没有和当地人建立互信关系﹐尽管中共政府信誓旦旦的保证给维吾尔族人有更多的自治权。在1949年﹐汉族人口仅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人口的5%﹐而现在汉族人口已达总人口的40%。

汉人的迁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北京发展了西北部丰富的矿石及石油资源。新疆去年经济增长达11%﹐高于中国其它地区。但是观察者注意到汉人是主要的受益者﹐他们有更好的工作﹑教育机会﹐以及在该地区的商业中占据主导地位。

星报报导说﹐一个很容易观察到的事实是﹐尽管北京给予新疆自治﹐但在新疆的所有城市中﹐街道的标志首先是汉语﹐其次才考虑到维吾尔语﹐同时汉族人住在比维吾尔族人更新的居住区。在喀什机场﹐机场解说词只有汉语而没有维吾尔语﹐但荒唐的是﹐却还有英语。

星报报导说﹐一般来说﹐这两个族群总是远离对方。汉族学生温森(音﹐Wen Sen)说彼此间的关系“正在改善”﹐但是走在大街上﹐他仍不会主动去接近一名维吾尔族人。

同样的﹐维吾尔食品店主人阿克巴(Akbar)说﹕“我们并不喜欢对方。他们认为我们都像(奥萨玛)本-拉登或萨达姆-侯赛因一样。”

星报报导说﹐中国政府一直严厉的控制宗教信仰自由﹐而且维吾尔族人不会原谅北京用塔克拉玛干(Taklimakan)沙漠做为核爆炸试验基地的行为。

罗布泊曾经是新疆境内最大的湖泊﹐总面积10万多平方公里,相当于浙江省的面积。它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东北部,西以塔克拉玛干沙漠为界,东达玉门关和阳关之间,南依阿尔金山,北抵库鲁塔格及北山。1972年彻底干涸。

星报报导说﹐维吾尔人认为是汉人的决定毁坏了他们在喀什的家园和生意。“虽然在政府中有维吾尔族人的代表﹐但是我们都知道他们只是傀儡。”一名叫雅欣(Yasin)的餐馆服务员说。

在澳洲布里斯本(Brisbane)的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做中国研究的教授科林‧马克拉斯(Colin Mackerras)说﹐当城市在逐步“中国化 (Sinocized)”的过程中﹐传统的文化也正在逐渐消失。“理论上是维吾尔人在负责﹐但实际上汉人的影响更大﹐”马克拉斯说道。

星报报导说﹐维吾尔族分离主义者从不放弃使用暴力。90年代﹐当喀什发生了多起暴乱和针对汉族的谋杀之后﹐政府使用陆军及空军来进行扫荡。官方谴责维吾尔族极端分子制造了1997年的北京汽车爆炸案﹐为此美国把一个维吾尔组织列入了他们的恐怖主义组织名单。

作为报复﹐中共当局严厉的镇压了维吾尔族独立人士的活动﹐并且不断公开处决它称之为恐怖分子的维吾尔族人。

近来﹐北京为了吸引投资﹐描绘出一幅双方关系在改善的图画﹐表面上似乎减轻了对那里宗教活动的严密监控。

星报报导说﹐自治区主席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前的治安状况“非常好”。但双方的关系并不稳定。而事实上﹐在今年早些时候﹐在新疆的石油小城市克拉马依(Karamay)的两族裔中学生之间发生了一场恶性群殴事件。

在艾提尕尔清真寺内﹐一个大型标志解释着过去这些年政府为清真寺所做的一切﹐包括盥洗室的扩充及房间的增加。

牌子上说﹕“中国政府特别关心少数民族的宗教和历史文化。这些政策……受到了广泛的欢迎。”星报报导说﹐对于很多生活在喀什的人来说﹐似乎并非如此。(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6-24 1: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