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母获释 肖劲致函感谢各界帮助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1日讯】朋友们 你们好!

我向你们报告一个好消息,我的母亲李广珍女士在被监禁达一百多天,于2004年7月9日被释放,并安全回到家中。我母亲特地要我向关心她的各位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母亲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在2004年3月13日在公众场所讲述法轮功无辜受迫害的真象,被人举报后,遭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镇派出所拘捕。并先后关押在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看守所和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

我得知母亲被抓的消息后,心里十分担心母亲的安危,并专程从纽约赶到加拿大多伦多参加营救我母亲的记者招待会。我母亲被捕的消息经海外媒体的广泛报道,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特别是海外华人社会的关心和帮助。美国和加拿大国会议员,加拿大外交部,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国际追查组织等也分别写信给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表示关注。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官员几次和湖北省外事办公室联系,要求他们报告我母亲的情况。我曾经打电话给拘捕我母亲的责任单位湖北省公安县公安局,公安局官员表示,他们至少接到上百个从海外打来的国际长途电话,要求释放无辜被抓的母亲。据我了解,打电话的人有法轮功学员,有我读大学和读研究生期间的校友,认识我的朋友们,而更多的是我并不熟悉的,那些充满正义感和爱心的陌生的朋友们。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这些朋友们的名字。直接采访
我的媒体有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大纪元,明慧网,自由亚洲电台,新唐人电视台,及数家英文媒体。

我在这里我也要特别感谢我在中国大陆的朋友们,在营救我母亲过程中付出的努力和承担的巨大压力。据我了解,由于我母亲被抓的消息在国际社会暴光,引起了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湖北省610办公室和公安部门紧张和恐惧,他们把一个快70岁的老人发了几张传单的事定为湖北省的一个大案。我的朋友们出于正义和同情,仍然为母亲多次多方呼吁。

610和公安部们采用软硬兼施的方法,强迫母亲承认炼法轮功是违法的。由于我母亲坚持认为炼法轮功无罪,拒绝签字放弃信仰。他们又把在我母亲押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该中心在位于武汉市,这是一个集中关押全湖北省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据我母亲介绍,母亲被关押在该中心时,每天有四个管教人员专门负责监督我母亲一人,连晚上睡觉都有二个人轮班看着。他(她)们的职责就是整天宣传那些诬陷和攻击法轮功的材料,如果不承认他们的说法,就不停的攻击你。并不停威胁,只有一天不认同政府对法轮功的诬陷之词,就休想被释放。白天则被迫强迫观看那些政府宣传部门专门制作的诽谤和诬陷法轮功的电视节目。母亲身体一直很好,在6月初被强行押送到武汉时,健康状况突然变坏,经医生检查,血压高达200,心脏功能不好。但是他们并没有及时告知家人,也拒绝家人去探望母亲。我几次打电话,要求了解我母亲的情况,他们说母亲身体很好,并在给加拿大驻北京的大使馆回复说,
我母亲身体很好。尽管在这种高压和精神迫害下,我母亲并没有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

母亲表示,在关押期间,其中一些警察和管教人员也有明白法轮功受无辜迫害的真象,而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一些打电话给中国相关部门的朋友告诉我,那些责任部门在得知江氏等迫害法轮功的原凶多个国家起诉后,他们感到很害怕,而表示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

母亲说,直接参与转化他(她)们的人(叫帮教)大多是从湖北省沙洋农场调来的人。这些人也是因为修炼过法轮功而被劳教或判刑,在高压的迫害下,劳教所逼迫这些人放弃了信仰。为了彻底摧毁这些人的意志,劳教所等强迫他们反过来攻击法轮功,打骂那些不放弃法轮功修炼的学员,让这些人完全背弃真善忍的信仰。我自己也打电话给几个据说是被转化了的人。我问一位在武汉的中年妇女,听说你曾经炼法轮功治好了你的病,是真的嘛。她说是的,但是她接着说自己编一套动作也能治病,并重复了一些政府的攻击之词。我回答说你说的这话不是事实,我认识几位朋友,他们学了许多气功,病也没有治好,最后还是炼法轮功好的。你这个人为什么不承认事实。这就是江氏集团强迫一个把好人变成坏人的例子。我打电话给另外几个人,她们表示现在清醒了,不再说法轮的坏话了。通过我母亲的经历,我也看清一个政府是如果打压好人,把好人逼迫成坏人的。

母亲被抓后,也有不了解真相的人问我,你母亲为什么要出去讲真相,在家不是也可以炼嘛。我说,每个人都有他的尊严和信仰自由。法轮功叫人做好人和炼功后的去病健身这个事实,是打压法轮功的警察也不否认的。如果一个人连好和坏不分,也不讲公正和道德,那就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资格。

我母亲被捕后,我自己多次打电话给湖北省省政府有关部门,我家乡公安县的多个职能部门,我发现很多人很了解法轮功,但仍然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在他们的利益受到江氏流氓政府的威胁时,他们在法制和非法暴力面前,屈服了暴力;在公正良知和伪善麻木面前,他们选择了谎言和欺骗。我感到十分的痛心,我几次写信给那些责任部门,不要追随江氏的谎言和暴力。出于一个儿子营救母亲的责任,一个海外华人对那块生养他的中土之邦的真诚的爱。在那个权大于法,把宪法和法律当儿戏社会里,我仍然报着一丝美好的希望,于是在6月份,我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湖北省人大等8个单位寄出了我的申诉书,要求追究湖北省610办公室,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湖北省公安县610办公室和湖北省公安县公安局等参与迫害我母亲的单位和个人的刑事责任,要求撤销迫害法轮功的各级610办公室。希望他们觉醒,为这个国家负责。

虽然我母亲获得释放,但是她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我认识一位在多伦多的朋友李博女士,李博的母亲修炼法轮功曾被关押在沈阳市的马三家劳教所达3年之久。释放后的暂短的自由后,最近又被拘捕,目前下落不明。最近在南非发生枪击法轮功事件,受伤者原计划起诉在南非访问的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更是反映了江氏集团的恐怖分子嘴脸。

我母亲受迫害的经历,让我亲身体验了江氏流氓集团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家属的迫害。我将用我母亲的亲身经历,唤醒哪些受江氏流氓集团谎言欺骗的世人,让他们以前站起来反对这场对法轮功学员史无前例的迫害。让每一个中国公民,和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人民一样,真正有他的言论和信仰自由。

我再次向为营救我母亲提供帮助的中国大陆和海外的朋友们,中英文媒体记者,美国和加拿大国会议员,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的官员们等,表示真诚的谢意。

肖 劲
7月10日(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7-11 7: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