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任畹町:忆杨小凯──珠沉玉碎

──兼议所谓“中国自由主义领军人物”的不实论定

任畹町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1日讯】海天远隔,惊闻杨小凯盛年谢逝,不胜悲痛,谨此电唁。

杨小凯是华裔著名数理经济学家,从师于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教授,习数量经济学,取博士学位。最早的论著是“数量经济学”。

中国经济学者党国英认为,杨小凯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一,在华人世界的经济学讲坛上开讲他的著作是恰当的。

任不寐在“杨小凯,站在李慎之与路德之间”恰当地评介了杨小凯的学术成就,李先生是无以比之的。

我一向反对把李慎之先生抬举为“中国自由主义领军人物”这种证据不足的不负责“论定”。九泉之下的李先生未可认同。

不客气说,这是对当代艰苦卓绝的自由民主主义运动的不敬和挑舋!也是对削弱自由民运精神传统的一种客观配合。

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一种思潮的头领,特别是当代自由民运存在的条件下,必须有基本足够的著述和实践。对这两方面,李先生是很难满足的。所谓“新自由主义”是不是用体制内评定教授,研究员的简单规格?比如,独立出版过一本书之类,来论定李先生呢!

既然,缺乏足够的著述和自由实践,何以得有“博大精深”之类的种种评语。有人会说,“孔子有何论著”?那是不发达的远古文化现象,岂能适用当今!反正,现在是网络世界,随意写。

虽然,对“新自由主义”的论驳指定在“建设民运文化”“建设民运政治学”的范畴,但尚无暇顾及。

可是,我基本同意刘水“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的初步观点。不怪李先生。

同时,另外说,当代“自由、民主运动文化”(简称“民运文化”)的全部历史内容是刘水论点的正面论据!所以,他的前文十分简约

什么是“自由民运文化”?即是历次民运极其渐进低落时期的有影响的文章、宣言、演讲、声明、联名信、书刊等。

它们显示了历次自由民运的缘起、发展、结局和评价,代表了自由民主主义的时代精神和历史方向,具有旗帜意义。并且,自然拱现了自由民主主义的代表性事件和人物,是自由民运的丰厚历史积累、卓绝精神财富、光荣坚韧传统的原始见证。是自由民主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历史根据和精神依托。

鉴此,我应该重复《当代民运以自由和热血迫使中共仅仅将“人权”字眼载入专制宪法 — 25年“人权”入宪路 回望“中国人权宣言”及“同盟” 》的重要引言:

余双木在“从体制内变为坚定的自由主义者”中正确并清楚地指出:

“李慎之 Li Shen zhi的逝世,是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一大损失。但从他逝世引起的反响来看,体制外力量早已成为争取民主自由的主力和主流。”(《解放》2003年6月号)

在这里,余双木对“体制内外”的格局做了基本的区分。并且,承认和肯定在李慎之逝世之前,“体制外力量早已成为争取民主自由的主力和主流”。

这就是经过我们证明的“自由民主派”是中国民主进程的“主力先锋、本原机制、主角角色”的属性三要素。其中,有的“党内改良派”“反叛共产党人”进步为“民主派”。

中共党内的“先知”顾准殁于1974年。“顾准文集”出版于1994年。

“不在刺刀下做官”并号称“中国自由主义领军人物”的李慎之殁于2003年。其“风雨苍黄50年”,出卢于1999年。

在“体制内”鸟笼里哇啦哇啦的所谓“新自由主义”有理由尊称李慎之为“中国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因为,蓝天下翱翔的大雁无力体验宇宙的无垠。

然而,无论是“顾准文集”问世的1994年,还是“风雨苍黄50年”出卢的1999年,距离79民运迟到15-20年。距离89民运迟到5-10年。而且,重要是,没有达到自由民主运动现实主义的思想标高。

社会政治思想史的变迁不是单纯学术的。“社会民主派”已经创建了“民运政治学”。

并且,成为“民运文化建设”“民运政治学”的学者、专家、研究员。

57右派的前辈自由主义者们和中共进行的是简单的政治较量。

◆民主墙运动作为大陆现代自由民主主义的发轫,没有落在体内高级知识分子,却历史地落在了青年“自由民主派”的肩上,这不能不是我们的难逢机遇和光荣使命,也不能不是中共体内专家、学者们的历史遗恨。

◆当代自由民运是“新自由主义”的精神家园。

◆集权共产体制何曾是“自由主义”的土壤!? 伪矣!

86年10月,杨小凯作为索罗斯资助的“中国开放与改革民主基金会”的首选“中国代表”,被中国政府否决。同样,我的首选“顾问”也被否决。

把一个七尺男儿比作“珠沉玉碎”,是因为小凯在我的心中,是一个有才华的柔美淑女。

文革中,杨小凯青年气盛,舍我其谁的历史感、责任感充斥在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血管。

一篇“中国向何处去”的雄文,使他成为长沙市湖南省声名显赫的“革命闯将”。

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空气笼罩下,他“公然”反对“周大总理”,下狱10年,其母殁于非命,实在是两代人的悲剧和洗礼。其父,曾经作为帅孟奇的“弟弟”,一同开展地下工作。

历史上,湖南的干部就有一股“反周”潜流,似乎认为,做我们毛主席大管家的,不应该是一个浙江绍兴师爷。当然,还有一些如“任用干部”“路线斗争”“经济建设”派系纠纷的具体内容。

86年盛夏,酷日当空的一天,应杨小凯电话,我带着女儿来到他下榻的“体改所”招待所,第一次和他见面。桌上摊着几张写了一半的文章稿纸。

我们首先说起监狱的生活。他奇怪,北京的监狱,怎么吃得饱?可见,外省监狱的污糟。他说,那时,年轻,个子大,饭量大,经常挨饿。现在,留下的后遗症是,恶梦中会不由自主地双手捶床。

我对他出狱不久几年能够去美国读书,感兴趣。他说,是在监狱向一个老右派学的英语。

86年的中国政局似乎又回到了“中国向何处去”的命题和怪圈。据说,他学业完毕,这次回来给“体改所”讲课,再去香港或澳洲谋事,若干年后,意图回美国发展。他为自己的户口不能迁入北京而无奈。

86年的国民经济是平稳的一年,也是隐藏危机的一年。

我问他,照这样下去,中国的经济改革行吗?是不是亚洲“四小龙”的模式?他说,是。还说,苏联的计划经济,发展快,是成功的。谁都没有料到,计划经济支付不起巨大的代价和浪费,90年代初,苏联终于垮掉。

列宁的奇特和矛盾在于他作为“西欧主义者”,一生反对俄国农民社会主义的村社制度。然而,他发动早熟的十月革命,将他自己逼上了“农业社会主义”的庞大实验场。70多年后,他的国家又回到了西欧轨道上。

我和他浅谈了什么是制度的优越性问题。

历史学家都说,秦国之统一中原得利于优于奴隶制的封建制。但灭亡何之以速!?

古罗马和奥斯曼帝国,征服欧亚,其政经制度远在秦砖汉瓦以下,仍旧“荒塚一堆草没了”。

一、二次大战都是武力兼并之战,德意日的制度优越吗?不过是传统封建制、现代民主制加资本主义大生产。最后,都战败了。

中世纪,蒙古族在中原立国元朝89年之外,横跨欧亚大陆还建立了四个“大汗国”,分别不过几十年。农耕时代的牧骑制度优越呼!还有拿破伦帝国,德意志第三帝国,苏维埃联盟大帝国的制度,优越吗!

可见,落后社会民族可以依靠国家集权吸取先进生产方式,发展经济,富国强兵,却不能富民。

靠暴力发家,依战争而亡,仅仅对战争和扩张来说,那些大帝国是优越的,适应的。然而,是爆发式优越。特征,是“国富民穷”。

不能说,这种制度是人类生存的优越选择。当然,也是人类曾经不能免除的厄运。今天,在美利坚帝国和中华帝国的暗中对峙下,台海一决,能够幸免吗?

他听着,若有所思,结论说,权力和野心通常是历史的杠杆。你看,赢政、恺撒、成吉思汗、希特勒、东条、斯大林……国家、民族经常是统治者的工具。代价,也要由二者来承担。

这年年底,爆发了86学潮。

86学潮是“57右派启蒙发端,78民运开拓奠基,86学潮发展壮大,64抗暴全民觉醒,93-96上书前仆后继,98组党后期战略、建设民运文化标志成熟,人权抗争网络时评后续深化”“七大民运史观”中的重要链条。

86学潮,校园民主,游行示威。

以”安徽科技大”、上海”交大””同济””华东师大””复旦”为前导,市民参与,高呼口号,举起标语。”睡师猛醒”,”民主思潮,浩浩荡荡”,”要人权、反暴力、反官僚、反愚弄”,”反涨价”,”艺术自由”,”提倡平等”,”反对新闻垄断”,”坚持改革,””实现社会民主”。学潮波及全国高校,民运进一步街头化、规模化、民主政治化。

报载贵州民主劳工薛德云、上海民主劳工史关福等代学生受过,被处刑罚。今天,还知道,杨天水,张林一群人最早在江苏、安徽、海南、云南的民主活动和受罚就在这个时期。

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因平息”资产阶级自由化”学潮不力,被迫辞职。

受”右派运动”的沐浴及”民主墙”民运的海内外影响,派生出80年代”党内改良派”的”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人物是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张显扬等,在高校和学界产生重要作用。后被清除出党。其中,王若望是杰出的“反叛共产党人”,坚贞的民运民主派。 

临别时,我把“狱作”“农业社会主义批判与改革”的手稿副本送给了杨小凯,祝他成功顺利。

永别了,亲爱的兄弟,放心走吧!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7-11 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