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凤凰 (三)

浴正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13日讯】七、做一个诚实的商人

我在电子城做生意,按著真善忍去做,不说谎话不骗人,不挣那些不义之财,那些批货的人,要我多写钱数,以少报多,好中饱私囊,现在我宁愿不挣这个钱,也不助长他们的不正之风。

开始的时候做不好,有一次爱人的一个朋友来找我,让给他开一张发票,开完后他给了我50元钱,这种事在修炼之前觉得很正常。可是现在已经修炼了,觉得心里不安。不一会卖一个天线,没来得及收钱就被人把天线拿走了,等我忙完才发现。我一看天线的钱数正好是开发票多得的钱数:50元。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以后可不能得这不义之财了。

一天,有个人来给单位批发产品,看好了要买电子表日历,开发票时要我多写钱数,而且还要从我这里多买几样东西给自己,钱也给加到日历表的公账里去。我不同意,他走了。不一会儿又回来了,和我商量让我卖他,可是他还是想让我多写钱数,我仍然不愿卖,就介绍他到一家大电子城去买。左右摊位的邻居说:“太可惜了,你把东西给我们,让我们卖他吧!”我说:“这与我卖有何区别!”可是没过多长时间,那个人又回来了,说没有找到我卖的产品,和我说:不让你多写钱数了,希望产品能降两元钱。我说:只要你不占单位的钱,我少挣点也行。就成交了,并且告诉他:这样做也是为你好。他听不进去我说的话,很不高兴的走了,真是忠言逆耳。

经常有人在买我们的产品时,要求多写钱数吃回扣。我们电子城学大法的人很多,我们大法学员的摊位都不卖给这些人。为单位买东西,他们却从中贪污很多钱,是各单位的蛀虫,就是这种人的不正之风把各单位都拖垮了,让工人失去工作。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好人,决不能助长他们的不正之风,这也是为他们好,让他们少做损德的事。修炼以前,我和同行之间为了抢生意,有时发生争执,学了大法后我们相处得很好,他们都说我变好了。学法轮大法能使人道德回升,身心受益无穷。

电子城有一位又高又胖的大姐,性格直爽,从不吃亏上当精明得很。一天我刚到电子城,她就问我:“昨天晚上看电视了吗?”我说:“没有。”她说:“昨天晚上在电视上看到你师父了,为发大洪水抗洪捐了6万块人民币。”我说:“你看错了吧!”大姐说:“没有!你师父是个大高个,还是美国华侨。”我说:“对呀!师父是在美国。”大姐又说:“今天下午3点多电视回放,不信你就回去看。”于是下午我专门回家看电视,果然是有个美国华侨叫李洪志的来捐款。但是那个李洪志带着眼镜,长相和我师父完全不一样。师父眼睛很好,不带眼镜的。从这件事我了解到,新闻媒体的影响力太大了,很容易误导不知情的民众,也会让人误解,以为师父很富有。

八、大街小巷都挂有法轮大法横幅

1997年的沈阳,大街小巷都挂满了法轮大法的横幅,到处都可以看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在街头、广场、公园、闹区等地方炼功弘法。每天都有很多人进来学,很多学员都主动送书、教功。特别是辽宁展览馆广场,每月一次的集体炼功、弘法都有一万多人。没人维护秩序,炼功音乐一响,一万多学员都自我做起,一个看一个对齐,没有两分钟的时间,站得比部队士兵都齐,横是横,竖是竖。结束时,我们所有的学员,把地上的纸片等脏东西都拾起。上万人弘法的场地,比来时还干净。这一切令民众钦佩赞叹。

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威力大无边。那时的中国,精神文明,道德水准在急速的回升。法轮功学员的人数日渐增多,我们公园炼功点,早上5点第一次炼功,就有几百多人,7点第二次炼功,一百人左右,就这样,每天都有很多新学员进来,5点第一次炼功时,都有4个左右的学员看场、义务教功、检查每个学员的动作是否标准。每天炼静功时坐很大一片,并且有很多人围观。我们炼功点那公园很大,各种功法都有,但就法轮功人数最多。

九、1999年4.25天津公安非法打人

1999年4.24日,在当时的公安部政法委书记罗干的指使下,何祚麻故意违背国家的有关对气功不评论、不打棍子等规定,公开发表捏造的污蔑文章攻击法轮功。因为受到这种毫无道理的不公正对待,天津法轮功学员以为是天津有关部门不知道实际情况,本着善念去天津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是竟然被天津公安非法关押毒打。一个正在大搞法制建设的国家,竟然会发生执法部门蓄意破坏法律,毒打无辜民众这么恶劣的事情!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因此,引发了1999年4月25日去中南海国家领导人请愿这一事件。

1999年4月25前一天早上,小田同修给我打电话来说天津公安打我们的学员,关押我们学员。因为上访是法律规定的人民反映情况的方式,问我去不去,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说去呀!我们是同门弟子,打他们就像打我一样。我问什么时候走?她说买晚上的火车票,有许多同修都是早上就坐火车去北京的,晚上我和同修们来到沈阳北站看到不约而同的来了这么多人。可是刚上火车,就听说现在北京的同修已往回走,于是我们下了火车,这时谢明宇走了过来,我们商量去不去没想到明宇和我一个想法既然来了那么就去一趟,突然火车上有同修在喊我们火车要开了,于是我们急忙上了火车一同去了北京。

从上火车到北京这一路上,就有公安多次盘查,而且半路查票时小刘同修补票都不行,硬给赶下火车。不一会又传来消息说,下站有公安要挨个翻包。可见,所有这些情况都是公安完全知根知底的,可是,他们不但不去追究肇事者的责任,反而给我们这些受到不公对待的法轮功学员处处设置障碍,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山雨欲来风满楼,他们是蓄谋已久。

好不容易第二天、也就是26日上午8点多到了北京。天下着大雨,我们去买了几把伞。这时看到火车站有几个公安,正在往回赶那些刚到北京的同修,有许多同修刚出火车站就被公安截回去了。这使我想到第一批来的同修到北京时一路顺风,还是晴天。而且还参加了向领导反映情况。只差几个小时的第二批学员,从上火车到北京这一路上,就有公安多次盘查,而且半路查票时小刘同修补票都不行,硬给赶下火车,不一会又传来消息说,下站有公安要挨个翻包,好不容易到了北京还下大雨,在火车站刚下车公安就赶我们回家。请愿也没参加上。真是每一次机都不会再有,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啊!我想以后一定要记取这次的教训,再有什么事情一点也不能往后拖了,一定要立即就做。

既然请愿没参加上,我和明宇等几位同修就离开了火车站,要去同修小李的婆婆家,她婆婆家在北京农业大学附近,当时有的同修不想去,但我认为应该去了解一下情况再回去也不迟,于是我坚持要去。大家一起坐车去她公婆家,可是我晕车,一路上晕车头昏脑胀,恶心难受,呕吐不止,脸色苍白苍白的。好不容易到了,巧遇另一个多年不见的好友小刘,小刘人聪明又漂亮,加上一双温和的大眼睛,白净的瓜子脸秀气得很,她说话柔声细气很祥和。以前我的孩子几岁大时,我俩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当时我俩关系好得形影不离。后来她离婚,和父母一块儿进京谋生。大家一聊起来,才知道小刘也在学法轮功,而且你说巧不巧,原来小李就是小刘她二嫂!我们了解情况,北京4.25上访的学员确实都回去了。

小刘描述当时学员在中南海请愿的情形:大家都很有秩序的在马路边上待了一天,晚上才回来。听她亲属说那天如果你们离开得晚北京部队都准备好了,要采取武力对付法轮功。想起小刘来我就心痛,本来那么好一个人,2000年7月未在北京被抓公安给她押送到沈阳龙山教养院,我们一起绝食抗议电棍酷刑,后来押送大北监狱灌食,当天夜里我和其她同修押送自强学校,她被送回龙山,后来我在沈阳张士教养院被非法关押折磨的时候,她托人给我带来一封信劝我转化,才知道她给洗脑转化了,……。中国流氓政府对人性的摧残,是外人根本就意想不到的。

十、对法轮功的迫害正在蠢蠢欲动

第二天我们就返家了。以为事态就此平息了,可是自4.25以后,各书店陆续的出现了攻击法轮功的书。4.25没过多久沈阳晚报又发表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开始大肆造谣,诽谤法轮大法。我们自发的去了很多人在沈阳晚报门口,有秩序的在不妨碍交通的地方坐着,等著去沈阳晚报的两个代表和有关人员谈话的归来,由于我们的善的行为,使他们改变了对我们的姿态。接着沈阳电视台又有攻击大法的电视剧,有污蔑法轮功的内容。

我们自发的去到沈阳电视台善意的去和电视台有关人员谈话。后来中央电视台又要播放攻击法轮功的节目,我们又各自给中央电视台有关人员打电话,让他们了解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好人。这期间市区有关部门几次到各炼功点统计炼法轮功的人数及姓名。6月份北京有关上访部门如发现法轮功上访达5人就遣返本地,并派人监视,这使得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

我们炼功点就有一名女同修被遣送回来,没过几天,公安、派出所和政法委,还有公园的保安人员,就开始阻止我们在公园挂横幅。我们因此而去省、市各有关部门去上访,但再也没人理睬。后来又进一步发展到公安警车跟踪辅导员的行踪,还在辅导员家楼下监视。……形势日渐紧张。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郑明辉的妻子9月份向广东肇庆市检察院控告四会监狱剥夺所有亲属探视郑明辉的权利,并逐级向有关部门抄送报告,以及丈夫的遭遇在国际社会曝光之后,监狱对郑明辉的严重迫害有所收敛,已允许他接见亲属。
  • 2018年10月18、19日,太原市公安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此次绑架案是太原市公安局、太原市迎泽公安分局联合谋划的。
  • 我是山东菏泽的一个青年,在家靠经营几分土地不能养家糊口,出来外地打工深受其苦,日出而起,日落不归,一天十几个小时劳作,所挣工钱出去自己吃饭所剩无几,而且工钱都是最后完活后结账,时下生活艰难,电视上新闻联播天天都是好消息,哪知道我们农村人的真实情况,我这个从小加入过的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过去梦想要当共产主义接班人,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看来,这都是骗人的把戏,现在城市农村腐败成风,贪官遍地,豪宅、高档轿车都是权贵阶层拥有,多数百姓生活并不幸福。所以我看透了共产党的丑恶面目,声明退出少先队,不与奸贼为伍,期待天灭中共,恩泽百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