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仁全: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曾仁全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9日讯】当电视以势不可挡的速度走进中华民族千家万户的时候,文化匮乏的民众在惊喜的同时,似乎找到了一块了解世界,了解历史、了解现实的广阔天地,作为“经营者”的中国官方来说,在这块天地里向民众灌输的是什么?是与现实生活脱节的说教,是庸俗的金钱观念,是愚昧的忠君思想,是低级的艺术品味,垃圾文化占领电视媒体的主流市场。

一、再现“革命”体裁“故事”,继续愚弄、扭曲年轻一代人的思想为目的

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一代人,深受“革命英雄主义”、“战争英雄主义”毒害致深,那个年代的革命样板戏、故事片通过渲染死亡魅力美学、暴力学说,愚弄、扭曲了中国几代人的思想和感情,九十年代平静了一阵子后,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种愚弄的本质又卷土重来了,继《长征》、《激情燃烧的岁月》之后,《林海雪原》、《闪闪的红星》、《小兵张嘎》又粉墨登场了,上世纪70年代,京剧《沙家浜》曾“火爆”大江南北。近日获悉,北京、江苏两地的影视公司又要联合投资1500万元,计划将京剧《沙家浜》改编为30集电视剧,剧中的女主角阿庆嫂由偷税更加出名的刘晓庆饰演。

隐瞒真相、掩饰历史是“革命”体裁电视文化的特点,有个网友对大肆炒作的《长征》这样写道:“红军是因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才被迫开始长征的,既然出发是被迫和仓促的,那麽,这段漫漫征程的目的地就一定不很明确,这在现在的相关文献中也有考证,故红军这几万人的队伍从出发开始就注定了他们踏上的将是一个充满苦难而悲壮的征程,对绝大部分红军战士来说他们踏上的更是一条不归路!世人皆知长征苦……其实为什么走了2万5千里?还又是雪山又是草地,就是因为那时打不过国民党,绕着弯走的结果嘛。”众所周知,“二万五千里长征”只不过是毛泽东踩着中国人民的血肉,达到实现个人权力欲的本质,整个运动都是行尸走兽和血肉横飞的不幸事件,其实质都逃不过“窠里斗”的本来面目,御用文人在电视上再多的粉饰,也只不过是在垃圾上喷香水而已。

再说,《林海雪原》、《闪闪的红星》、《沙家浜》等故事全部充斥着暴力革命和“造反”的思想,过去的京剧、故事片的艺术表现手法再完美,只不过是毛泽东暴力革命的学说之一,现在,耗资再大,投入成本再高,搬入银屏的“故事”再完美,也改变不了愚昧、邪恶的本质。“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煸情描写也只不过是叫人民去流血牺牲,独裁专制者最后实现个人的享受欲和权力欲。

五、六、七十年代受愚弄、心灵受到扭曲的几代人中,有的刚刚解脱出来,有的还被酱在那种谎言粉饰的世界里,而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对新一代人的“教育”显然失灵了,“做戏无法,请个菩萨”,搬出过去的“精品”剧目做什么?是这个制度的强权们“编戏”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请出一个个菩萨来“解围救急”罢了。

二、现代体裁电视剧脱离实际,从故事情节到艺术手法苍白无力

高耸的楼房、锃亮的小车、宽阔的马路、考究的办公室、风流倜傥的男女的感情纠葛,这些就构成了现代电视剧的主题。单位领导不廉、经营公司投机取巧、最后上一级组织“以正压邪”,这就是银屏上反映的现代生活的电视剧,要不,就是智勇双全的警察斗毒贩、斗地霸、男女情感纠缠、不该发生的婚外情、卑鄙的第三者插足等等,从头看到结局也是这些千篇一律的故事,似乎贫穷、落后、愚昧、孤独无助的工人、农民的生活是另一个世界的了,在浩如烟海的银屏世界里,远离了真实的工厂、矿区、学校、农村。在近二十年“洁净”的银屏世界里,几乎看不到表现真实现实体裁的中国城市和农村的面貌,现代电视剧的表演手法远离官员的贪污、腐败、奢侈、草菅人命;远离工人、农民在生死在线的挣扎和呐喊。

从近年来的获奖电视剧中,可以窥见一斑,《过把瘾》描写了方言与杜梅从相识、相爱、相斥、相离、相信,以至到最后再次相聚,这当中充满了沟沟坎坎、恩恩怨怨、磕磕绊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表现平民张大民一家追求平凡的“幸福生活”,历经坎坷与辛酸的曲折经历,提示老百姓“脚踏实地”的生活态度和“锲而不舍”的乐观主义精神;《大人物李得林》,描写的是新来的女县长“打破”了北方贫困县里原有的人际关系的平衡,因一起廉正措施而引起了县长与副县长,县长与县委书记等人之间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一位叫李德林的县办公室主任,充当了各种矛盾的“润滑剂”。平衡矛盾的结果把李德林派到难管理的七家乡当代理书记,七家乡是典型的贫困县,债台高筑,状告不断,李德林使出浑身解数,软硬兼施,终于使七家乡有了“起色”。除此之外,表现最多的是舍“小家”顾“大家”、英勇斗歹徒、缉毒品的警察的故事:《捕蛇行动》、《罪证》、《永不螟目》等等。

而这些所谓“弘扬主旋律”的“精品”,无不远离百姓的生活,即使投资再庞大、情节再“惊险”,都是超脱生活的描写。第一,以“党国”利益为核心,始终贯穿着“忠党”、“忠君”的本质,一个个电视剧不是再现生活、再现人生,而是一个个教育宣传片,鼓动民众向“主人翁”“学习”;第二,以家为感召力,以亲情为着力点,突出“家”和人际关系的重要性,通过表现和谐、安贫、知足、忍辱负重来牵制民众的情绪,达到维持社会的稳定的目的。所以,中国民众对现代电视剧普遍的认为不真实,嗤之以鼻,认为大陆现代剧,真的写的也成了假的,而外国和香港、台湾电视片假的也写成了真的。这也是大陆现代电视剧收视率逐年降低的原因所在。

三、帝王将相的历史被篡改的面目全非

只要打开电视,不管是中央台还是地方台,充斥银屏最多的是帝王将相的伦理故事片,二十四史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视野搬上了银屏,从秦皇汉武到清朝封建王朝的崩溃,每一个历史时期的帝王将相都在银屏上一展“风范”,在这里,帝王将相的残暴被塑造的合情合理,他们的愚昧统治被描绘的完美无缺,甚至将太监、小脚、八股、姨太太、贞节牌坊、廷杖、板子夹棍描写的丰富多彩,情感交融。

在近几年的古代电视剧中,清宫戏占了主要部分,从九十年代的《戏说乾隆》、《雍正大帝》、《宰相刘罗锅》到《雍正王朝》《康熙帝国》、《康熙微服私访》、《孝庄秘史》等等,无一例外地将清宫正史残酷的统治进行了掩饰和修改,用亲情、人情将统治阶级的荒淫无道、断头政治、文字狱表现的顺乎其理,天经地义。

玄烨(康熙)、胤稹(雍正)、弘历(乾隆)盛世的最大贡献是对外开疆土地,这三个君主对当时社会最大的贡献是通过对异议的残暴打压维护了社会秩序,对汉人统治来说,清政权完全效法明政权的手段,继续用科举作为武器,对中华民族中所有知识份子比从前更严重的束缚在独占性的儒家系统和僵硬的八股文中,对蒙古人实行文化封锁,不允许学习汉字,对西藏人则用喇嘛教迷惑。其目的是害怕思想交流而对清政权构成威胁,不说别的,三朝暴君制造了二十多起重大的文字狱,数百个知识份子人头落地,在银屏中,这三朝君主成为宽厚、仁义、睿智、理性的大好人,大明君,将他们的贪婪,自私、淫乱、权力欲粉饰的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低级趣味代替了严肃的正史。就拿表现最多的清宫戏来说,《宰相刘罗锅》、《李卫当官》、《铁齿铜牙纪晓岚》、《康熙微服私访》等等,这些剧目粗制滥造、哗众取宠,将忠君、独裁、人治等观念描写的感天动地,“栩栩如生”。如此矫揉造作的粉饰,告诉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真实历史?无庸讳言,粉饰封建帝王残暴统治的目的,就是粉饰现阶段强权政治下的不公不合理统治的合理性,慰藉民众、愚弄民众,减少民众对现实的不满。

金庸、古龙的小说早十几年都相继在港台改编成电视剧了,而且大多是精品,无可比拟,但是,近几年大陆一些“艺术家”们又耗钜资进行拍摄,从播放的结果来看,无不是狗尾续貂,东施效颦。就拿耗资巨大的《射雕英雄传》来说,不仅艺术表现手法赶不上香港十多年前拍摄的,而且演员素质与港版相比也是相差甚远。这种重拍重演,一方面说明大陆文化资源严重匮乏,创作队伍“江郎才尽”,另一方面,是企图用“超脱”的功夫片将民众引向虚拟世界里陶醉其中,自娱自乐。

歌德曾说过,先有人的堕落,然后文学堕落。现今来说,先有人的堕落,才有电视文化的堕落。五十多年来,强权的控制产生不出真实、具有代表性的杰出文学,电视银屏领域也就产生不出高雅的电视文化了,这也就是垃圾文化泛滥成灾的主要原因。

2004年6月20日

源自《动向》杂志七月号(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7-19 11: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