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凤凰 (十一)

浴正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21日讯】九、轮番轰炸

我们街道办事处的毛科长天天来劝我写保证,每次都没完没了的讲个不停,非得让我写保证不可,他刚走政法委的人来了又接着说,同样的话反复的讲,公安分局、家属、单位、派出所、看护人员轮流轰炸,有的好心人说不让炼就不炼了吧!政府什么时候承认过错,你小胳膊还能拧过大腿呀!张志新怎么样反腐败进了监狱,连气管都被割开了,死就死了活该,中国人这么多死几个人算啥。像死个虫子一样,我知道他们对江氏一伙也无可奈何,只好劝我们向他们妥协,这些人说什么的都有,夜里很晚才离去。

一天下来头胀得要爆炸了一样,心里承受着各方面的压力,在加上每走一步都被人跟着心里烦极了,这时我想到要见同修就不顾看守人员的阻拦去找大姐。没想到大姐正要找我,我们俩一起到健身房,她和我说“这几天她们街道办事处的人天天来,爱人也来,听说正在给我往家办呢?因为我并没去北京,是从家里抓来的,听说家里人去找他们说理,因此他们也感到心虚就同意给我办回家,如果让我写保证我坚决不回去”。

市里政法委为了达到让我写保证的目地,它们就指使著各个部门,以各种花样来做我的工作,要同我谈话,并且拿了一部照相机放在准备让我坐的那张床的对面的床上,准备我一坐就给我照相。他们没想到我一进屋就看见了,我向他们大声说:把那个东西拿走,没经过我同意就给我照相是侮辱我的人格。你们不拿走我就回去,拒绝谈话。说完我转身就走。他们一看我要走就保证不同意就不给照。我说:希望你们说话算话。

那个市里来的人要把我树立一个典型什么的,从各个角度讲明不让我坚持下去的道理,让我写保证回家。我说你们不用在我身上打主意了,我不会满足你们的。我只有听我师父的话,照我师父说的去做,我怎么会听你们的胡言乱语?你们树立典型找错人了。说完我就起身走了。他们又跑上来说:求你配合一下照张相再走,说着就举起了照相机,我转身就走,边走边说:我拒绝照相。

他们精心安排的一场戏失败了。没几天,单位领导和负责财务的同志来找我谈话,求我写保证,他们说区政法委向他们要钱,单位开支都困难,还得给你拿钱,为了单位,为了不让我们为难,你就写个保证回家吧。

我说:不是我不想回家,是区政法委不让我走,硬是把我关在这里,你求我干什么?你们去求区政法委去,马上就跟你们回家,我还想回去挣钱呢!给我关在这里没有自由,不能照管孩子,我心里还难受呢!我还得从他们那儿要求经济赔偿、精神赔偿呢!我还有一肚子苦水没处倒呢!他们无话可说,一会儿就走了。

我一开始就告诉我爱人:不许给我出一分钱!你拿多少都是白拿!拿钱打水漂,没人给你报销。不是我想来这里,是他们强迫我来的。我不能回家照看你和孩子,让我在这里遭受痛苦,还让我拿钱,净想好事!你不能听他们的,我能给你亏吃吗?记住,千万别给我拿一分钱。

十、大批抓捕法轮功

1999年10月27日那天,中国江氏流氓集团把法轮功给打成邪教。也就是性质变了,态度变了,从人民内部矛盾上升到敌我矛盾,全国各地开始大规模的镇压法轮功。天安门广场开始公开用暴力抓捕法轮功学员,全国各地的政法委、公安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等有关部门,对在家的学员严加看管经常拿各种表让学员填写。各个关押学员的拘留所等地也都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开始用酷刑。

全国各地开始判教养、送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政法委办公室的代号621学习班也改成了610洗脑班。马三家也成立了关押法轮功的教养院,刚成立没几天130人集体炼功,因此130人集体被电。被打死的事件不断发生,在这种充满恐怖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形势下,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因此而被吓倒,冒着被抓、被打、被判刑的危险,开始大批的进京证实大法。

自从10月27日以后,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都己关满,牢房不够用新增加牢房,沈阳拘留所把仓库都改成牢房了,听说某地法轮功学员抓得太多了,牢房装不下把犯其他罪的犯人都放了关押法轮功学员。我们这里由原来的3个房又增加了2个房。一共5个房间都开了,每房原来只有1个2个学员,几天之内8个床位都住满了。

这几天被押送来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母女的、姐俩的,有一对父女,女儿才17岁,叫丽娜,看上去才13岁左右,大家看到她那张孩子气的娃娃脸上的大眼睛又聪明又可爱,当时就有看守我们的人说“你们看来个电影里的小罗卜头。”她父母离婚多年很久得不到母爱了,她成天挎着我的胳膊有时依偎在我的怀里,有时跑到我的床上睡觉。我看着她不仅使我想起女儿来,孩子以前在我身边就是这样和我撒娇,心里很难过。

后来听说她春节和几个同修进京证实大法被带手拷脚料押送到自强学校天天在走廊里罚蹲,从早蹲到晚吃了很多的苦。他们父女俩在这里抗议洗脑被判刑半个月送到沈阳拘留所,出来后,小丽娜又押送回621学习班,她父亲王念富被送到龙山教养院,后又判刑到沈阳张士教养院。

后来在明慧网2002年12月13日报导教导员张毅、大队长宋百顺经常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他们两小时一轮班,谈不下去时,就让学员们用头顶墙,王念富被弄到厕所里向前90度大弯腰,双手向后背、开飞机。王念富在张士教养院受尽了折磨。我们房也新进来几个学员,一个叫小青的同修.听说新婚不久的丈夫因证实大法被沈阳铁西区公安打死,而小青己怀有身孕又被关进监狱。

十一、编造假新闻

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经常来提审,让我们填表,恐吓不写保证就送你去哪里哪里。我们房有一个从自强学校(就是监狱)来的王姐,刚来的那天,一看到这里吃住的条件那么优越,就认为这里太好了,我说:你现在说好,过几天你就知道这里好不好待了。没过几天,她的丈夫、女儿、亲属都来了,到她身边抱着她就哭,求她写保证回家,丈夫开始来软的、说好话、哄她回家,看她不写保证就来硬的。因为她丈夫是省里的先进劳模,和上层人物关系好,于是他说找人给你判刑送监狱去。

那几天她的家属几乎天天来,这回她感受到这里不好待了,在自强学校,吃的是玉米糙面,喝的是带虫子的白菜场。蚊叮虫咬,每天干活要干到很晚,有时要干到后半夜2点多才允许睡觉。让她写保证她都没写,尽管那里很苦,她都坚持下来了。但现在条件好了,宽松了,还允许跟亲人见面了,她却觉得不好待了。她说:没想到政法委这一招这么怎么狠毒,我家女儿才十岁刚过就离开我,她在家里天天哭着喊妈妈,要真进监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我实在舍不得孩子,我知道你在这里坚定是对的,做人就应该这样做。

可是我的承受能力有限,受不了了,……没几天,她的家小又来了,不一会她来和我告别说她要回家了。说完后,她就和她的家属一起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想起前几天我做的梦,梦见王姐她在床上收拾东西,我问她为什么收拾东西,她说她要回去了,她问我走不走,我说我绝不写保证回去。在走廊里碰到丽娜,小丽娜她无力反抗就这样硬被她母亲给托走了,原来是她妈妈给写了保证。接着又有几名同修由于各种原因写保证交了5000元钱回去了。

我们屋里有一同修小张,20多岁刚结婚不久,我和她是一个炼功点的,在北京8月份见了两次面,她被抓后不报姓名,在北京挨了很多打,受了很大的苦,后来给她拍了照片,被家里人认了出来,就把她给送回来了。在拘留所关了15天,又送到这里来了。到这里来后,她的母亲和亲属也经常来劝,她丈夫硬的软的一起来,一会儿跟她哭,说我如何如何的想你,你又如何如何好;一会儿又和她来硬的,拽着她的头发死命的往墙上撞,用手狠狠的掐她的喉咙,把她给憋得脸发紫,差点死了。

他为了要她写保证,就要求在这里住,白天晚上看着她,不让她和任何其他人接触说话,甚至看我一眼都用手把她的眼睛挡住。还把我叫出来单独和我说,要我离他爱人远一点,别和她说话。他还说,我知道你很坚定,我还怕你影响她。我说我不能答应你,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和谁说话?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影响别人,如果我真能像你说的那样能影响谁不写保证,那我也不会让任何人写保证回家的。他无话可说,只好变本加厉的折磨自己的妻子。

她在这方面承受的精神痛苦很大,她已经到极限承受不住了。她丈夫替她写了保证。她看到保证书写了一句“被蒙蔽”,就严肃的对丈夫说,把这句话给勾了,我没被蒙蔽。他看上面只写了“不去北京”,没有其他话就签字了。可是后来她被上了报纸,还说她决裂法轮功。她根本没写决裂,报纸上写的全是谎话。

第二天我们这里来了很多人,说在我们这里开“现场会”,市委领导也来了,因为这里是市里的重点,利用亲属配合政府、写保证回家的人不少。所以把这里当作了典范,听说要给我们录影,当时我和同修说:如果要给我们录影,我们就抱轮,让他们不能加解说。开完会,现场释放了几个写保证的人。

过了几天,区政法委黄书记又来了,找我谈话说,是不是你在这里住得太舒服了,吃得太好了,应该给你换换伙食了?我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用修炼人应有的平和的心态同她说:你们从北京把我们抓回来送到拘留所非法关起来就错了,给我再押送到这里,没完没了没有理由关着我们,你们又错了,你们如果再把我送到教养院去,你们就错到底了。她说:宁可错到底,你不写保证就往教养院送你。我说:我宁可去教养院也不写保证。

十二、坚持的可贵

我们一共剩5个同修。一天守义和新宇刚到我房,正赶上区公安分局的人来到我房找我谈话,看到他们俩在这拽起他俩就走,在会议室把新宇给打了,让他俩在地中间站着训到很晚才放回来。并且宣布我们如果在炼功就用电棍电我们,还说给我们判刑送走,我们做好了被送教养院的准备,我把所有的钱和生活用品都分给大家,时刻准备着。

过几天守义因为家里来人给写了保证、办了手续,但他本人什么都不知道就走了。最后剩下4个人。我们每天感到心上在承受无形的压抑,疲劳,有一天我和新宇去外面倒垃圾,感到在外面心里格外轻松,3个多月的关押都不知自由是什么滋味了,呼吸到外面的空气,感到自由的可贵,等我们回到牢房心上又开始感到沉重难忍了。这种感受难以形容。真是这里人越剩越少越不好待呀,各方面压力越来越大。家属一看那么多人都走了,就剩下你们几个人还坚持什么?谁都不理解。

但是不管我的压力有多大,就是整个走廊就剩我一个人,我也要在这里坚持到底,绝不写保证回去。从此以后对我们4个人又来硬的。分局的人让我们在中间站着,企图逼着我们抄诬蔑法轮功的书,还不允许我们炼功。分局局长严厉的说,如果炼功就拿手铐子把你们铐在暖气管上!再用电棍电!我们不听他们的,并且做好了去教养院的准备。我们随时都可能被送走。

一天区政法委的科长找我谈话说“现在你不用拿钱了,也不用写保证了,只是口头保证就行。”我一听口头保证和手写保证有什么区别,那不都是保证吗?只是形式的不同。这不是在迷惑我吗?于是我说“我只有向我师父保证一修到底,我不会向任何人保证的。”

610政法委组办的洗脑班,看我们坚决不写保证就要给我们送走,在这里一直“陪伴”我 4个来月的两个老太太和我难分难舍,消除了对法轮功的误解,她们听说要把我送走心疼的哭了,她们俩,一个怕我的大法书被搜走,主动要我把书给她拿回家收藏好等我出去那天去取。另一个怕我冷给我买来了羊毛衫,棉拖鞋。我也舍不得和她们分开,在这4个来月的日子里,她们犹如我的亲人一样的关心我,照顾我,经常从家里带来我最爱吃的菜饺子,和其他好吃的饭菜。经常给我带来我不知道的消息。多少次掩护我学法、炼功、替我说好话。

还有楼下食堂里那几个做饭的同志,4个月来经常把我叫到他们身边,很喜欢听我讲法轮功的人和事,他们都愿意和我在一起,听说我要被送走,有一女工主动的给我剪头发,而且还把电话号码给了我,让我释放回家后就找她,要和我一起做生意,她说“你们法轮功不骗人信的过,看你还挺会做生意,精神头脑也灵活,还勤快又能吃苦。你记住回家后千万要来找我。

他们“都不忍心看我去受苦。知道法轮功是好人,但对政府所做的一切又无可奈何。在这3个多月里我们法轮功学员每天都主动的帮他们干活,平时的一言一行改变了她们对法轮功的看法。都知道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还有两天就过春节了,谁也不愿到这来值班,就把我们这4个人送走。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退休已经十几年了,在原基层单位还是个小头头,亲身经历各次残酷的政治运动,好人被诬陷、被迫害司空见惯。现今的道德败坏、世风日下更是没了底线.....这些罪恶的根源就是中共邪党的统治,我郑重宣布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脱离恶魔的控制,迎接光明的到来。
  • 9月17日,有消息传出来,说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在河北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而且她的内脏被取走。
  • 至此,《长沙晚报》两任社长相继落马。除了龙钢跃,前社长、长沙市委宣传部调研员张可夫被判刑5年,处罚金20万元。两人均参与迫害法轮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