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孟浩然《秋登万山寄张五》

作者:文思格

清 黄钺《载酒登高》。(公有领域)

    人气: 643
【字号】    
   标签: tags: , ,

孟浩然秋登万山寄张五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始登高,心随雁飞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平沙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作者简介】

孟浩然(公元689─740),是盛唐时期最有名的大诗人之一。他和王维合称“王孟”,是唐代田园诗派代表人物。他的诗风格清淡、自然而又韵味深长,在唐诗中自成一家。

孟浩然像。(公有领域)

【字句浅释】

解题:这是一首怀念朋友的诗。全诗情景交融,浑为一体;情逸而真,景淡而美,是孟诗的代表作之一。张五,即张子容,是作者的朋友,隐居在襄阳岘山南约两里的白鹤山。作者隐居在岘山附近,因此登上岘山对面的万山遥望朋友,并写诗寄意。
隐者:作者自称。
怡悦:安适而愉快、喜悦。
始:才。
灭:(雁影)消失在远方。
薄暮:接近傍晚时。
兴:兴致。
清秋:清明的秋色。
平沙:水边的沙滩。
荠:荠菜。
洲:沙洲。
何当:何时能够。

【全诗串讲】

你北面那山上的白云一片片,我安适的隐居生活使我欣喜。
登上山头是想遥望你的住地,我的心正随着大雁向你飞去。
太阳将落时带给我淡淡愁绪,清秋的山色使得我悠闲安逸。

我不时俯瞰人们赶回村里去,正走在沙滩上或在渡头歇息。
天边树木好像荠菜般的微细,江畔沙洲有如月照似的清晰。
什么时候你能把酒载到这里,重阳节我们开怀共醉畅心曲。

明 程嘉燧《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公有领域)

【言外之意】

孟浩然的诗在唐诗中是有其独特风格和地位的。后人评之为“语淡而味终不薄”(清‧沈德潜),确实说到了孟诗的一个重要特征,而本诗正是表现了这一特征的代表作之一。在“时见归村人,平沙渡头歇。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四句中,作者既不着力于人物的动作,也不着力于景物的色彩。只用朴实的语言,如实写出,读来平淡而自然,但却显示了山村的静谧气氛,表现了自然的优美景象。作者在这里创造的清幽淡远的境界,正是孟诗上述风格的一个典型。

作者和朋友张五都是避世隐居的人。秋日登高时节,因怀念朋友而登高遥望朋友的居处,并进而远近四望,心随景起,景随心转。于是所见情景人物,都带著作者心中的感情色彩和自然时令的特别丰姿,纷纷呈现在眼前。作者诗中只字未提归隐者之间的心曲与常人有何不同,但诗中情景交融的写法和内涵,已经鲜明地显现了归隐者心中闲逸幽远的情趣和对世事关心的不同视角。

作者情真意切的希望朋友早日载酒而来,在重阳节时可以开怀畅叙,同醉方休。其间,他们必有许多话要说,有许多思想、感情要交流。作者虽然略去不谈,读者料能想到,他们要说的话,也必如此诗一样清幽高远,丝毫不带尘世间的重浊俗味。

清 董邦达《中秋帖子诗意》。(公有领域)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维之自然,李白之高妙,韦应物之古淡,是唐诗五言绝句中的三大顶峰,诗论家称其“并入化境”。此诗正是作者古雅闲淡的风格美的具体体现。
  • 在荷叶初生的春天,我和你偶然相遇。但春愁已经隐隐而生。
    在荷叶枯黄的秋天,别离的愁思,终于来临。深深的知道,这份情将永远与自己同在,在怅惘中,只能独自站立江头,倾听那永不休止的流水声。”
  • 难怪西方人说,富人要进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作者的慈心善念驱使他提起笔来,把自己心中的震撼和反思传达给每一个读到他诗作的人,一直传达到今天心中善念已经很少的人们,在他们接近麻木的心灵上猛然一击。
  • 近体诗主要分为律诗和绝句;而律诗中有五言律诗、六言律诗、七言律诗。绝句也是一样有五言绝句、六言绝句、七言绝句。律诗和绝句都必须严格依照规定的格律去写。
  • 没有读过书,但从学习班上下来后居然能写诗,从这首诗中我们能感受到那种质朴,纯真的美;这也是任何华丽的语言所无法替代的
  • 在浮生若梦中的人们,却仍然苦苦的追求著名、利、情,成也担心,败也担心。然而凡是知天命、识天理的人都知道,世上的荣华富贵,各凭造化,荣禄平庸,早有安排。知晓真相的人。是不会为这样的事情担心的。所以,不开口笑才是痴人哪!
  • 云霓作的衣裳拖着宽带子,迎风飘拂著高高升到云中。
    她邀我同到华山云台峰顶,我向仙人卫叔卿高揖而躬。
    恍惚间正与仙人一同游走,驾着鸿雁飞临仙家的大穹。
  • 而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就像诗中的王维,独处也有他自己的世界。
  • 王维的“鸟鸣涧”,全诗描写春夜的宁静。我们可以感受到春山的空旷幽静,连淡淡皎洁的月光,都能惊扰沉睡的鸟儿。这个“惊”字,真是画龙点睛的神来之笔!不过,也唯有当人的心境十分宁静悠闲的时候,才能对大自然的变化有如此敏锐的观察
  • 杜甫一生中固然费尽心力去发展诗歌技巧与方法,但他的名声不是单凭诗歌技巧与方法就能成就的。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关心人民疾苦、忧国忧民的那颗赤诚之心,使得世代后人永远把他记在心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