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疾风劲草》(八)

钟芳琼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章 神创的奇迹

我躺在床上,每天由70岁的老母亲和11岁的儿子照料。

我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加上老、小的精心照料,奇迹又一次在我身上发生了:经过一个月我就能坐起来,两个月我就能下地炼功,三个月就能走路了。

2003年9月初,我买上水果、瓜子、糖,骑自行车到骨伤医院去看望曾经关心过我的医生、护士们。我刚走到骨伤医院门口,碰上主治医生杨生文,我向他问好,他已经不认识我了。我说:“我就是你给我接腿的那个法轮功。”他说:“就是你啊,怎么腿未截肢就好了啊?怎么好的?”我说:“还是炼法轮功,我今天有意抽时间前来感谢你们,请你把我带进去好不好?”

他很乐意的把我带到二楼的医生办公室,他进门便说:“你们看谁来了?”医生、护士好几个没一人能认识我。我便自我介绍说:“我就是曾经住11号床的那个盆骨骨折、腿摔断的法轮功钟芳琼,今天特意前来感谢你们在医院时对我的关照。”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杨主任很吃惊的问:“你的腿好了,你走给我看看。”

我便在办公室来回走了两圈。他看见十分正常,便惊讶地说:“你在哪家医院治的,效果这么好?”

我说:“没治过,我从你们医院回家后,一直在家学法、炼功,三个月就能走路了。”

杨主任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能恢复成这样简直就是奇迹,我今天不是亲眼所见,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这是事实。”

护士刘敏接着说:“她的盆骨当时是三角区粉碎性骨折,要恢复成这样简直不可思议,法轮功既然这么好,就在家炼嘛。”

我回答说:“是啊!只要了解法轮功和接触过法轮功的人都知道法轮功好,所以有那么多人来炼。但是,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使江泽民产生了妒忌心,从而把法轮功打成X教,甚至说炼法轮功的人是反革命。我身患右下肢先天性大面积肿胀型海绵状血管瘤,经多年医治无效,手术时抽掉一根血管都没有治好,反而还伤了小脑神经,导致脑缺血后遗症,严重时走路都跌跌撞撞的,并伴有短暂失明。并且多年来脸上还患有大面积深度黄褐斑,经过6年美容耗资上万元都没有治好,结果炼法轮功一星期后,脸上的斑完全消失了;两个月后,右下肢血管瘤和脑缺血病不治而愈。我在家安份守纪做生意,照顾老人,带好儿子,利用常人打麻将、看电视的空闲时间学法、炼功,却被公安警察非法关进监狱,受到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逼得我有家难归。这次我刚从火车北站发货回来,还未进家门,就被抓了。你想想我70岁的老母亲和11岁的儿子无人照顾怎么办?还有那么多象你们一样不了解真象,被电视、报纸上的谎言蒙蔽了的人怎么办?所以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哪怕是付出一切,甚至生命我都会尽全力去向世人讲清我们被迫害的真象,把大法的美好、超常告诉你们,使更多的世人能有机会了解到我们被迫害的真象,有个美好的未来。”

刘敏接着说:“那你摔伤以后,也应该吃饭啊,人是铁,饭是钢,何必折磨自己,身体才是本钱,你简直太傻。”

我说:“是啊!人人都知道生命的可贵,都十分珍惜,大法弟子更珍惜自己的生命。我们也热爱生命,也想和家人共享天伦,但真善忍的光明法理值得用生命去捍卫;国人同胞们的正义良知也最为弥足珍贵,这是人之所以为人而存在的根本,是大法弟子们通过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来力求唤醒民众的,如果更多的人能够因此觉醒,那些已为此付出生命的大法弟子他们的血就没有白流,我今天吃的无数的苦也没有白吃。

刘敏说:“那你怎么不早说呢?早点给我们说,也不会受那么多的罪。”杨主任说:“整天24小时都有警察监视,她哪里有机会给我们说这些。”

护士刘敏接着问:“那你说天安门自焚事件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给大家解释:《转法轮》第七讲中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更有罪。我们炼功人吃鸡、吃鱼都是买死的,会去自焚吗?再说从你们懂医的角度分析:烧伤和灼伤的病人都应暴露,电视上裹得那么严实干什么?烧伤病人的病房不穿隔离衣能随便进去采访吗?12岁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4小时就能说话,还能发出那么清脆的声音可能吗?刘葆荣一个老太太喝了那么多的汽油,没点火就反悔了,很快就接受记者采访,难道没有一点症状吗?到底喝的是雪碧还是汽油?再从常人角度分析:王进东人都被烧焦了,难道他两腿中间夹的塑料雪碧瓶还烧不破吗?为什么还完好无损?警察1分钟之内拿出4个灭火器,难道天安门警察是背着灭火器巡逻的吗?警察拿着灭火毯为什么不及时灭火,还要等王进东把有关“法轮功”的口号喊了以后才把灭火毯盖上去呢?这是为什么,是不是象在演戏?你们细想过没有?再说炼功人的动作就更不用说了,内行人一看就明白是假的。电视上还有更多漏洞,你只要一看录象带用慢镜头一分析,就什么都明白了。请你自己分析一下,天安门自焚事件是真还是假?

他们听后便说:“今天不是亲眼见到你这个法轮功,我们还以为报纸、电视上的法轮功是真的呢!”

我为他们明白了真象而高兴。

自从2004年3月我被惨遭迫害的部分经历曝光后,成华区政法委书记郝武元(音)带上区政法委的人和跳蹬河派出所的警察两次到我弟弟铺子上骚扰,伪善地说:“叫你二姐搬回家住嘛,我们不会管她的。”结果背地里到我老家去追查我的下落。这是为什么?

而我目前还在被迫流离失所,我可怜的母亲,四处躲藏的女儿好不容易偷偷地见一次面也只有几分钟就必须迅速离开,我可怜的儿子从小就失去父爱,在江氏集团的野蛮镇压下,又被迫与自己的母亲分离。但我们坚信,乌云永远遮不住天的,江氏流氓集团的欺世谎言一定会被揭穿,我们坚信与家人团聚的日子不会遥远。

后记:我要对你说

善良的人们,看了我的故事,你可能会说:“知道好就在家练嘛,何必又要写文章呢?”师父在《理性》中说:“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他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

请你静下心来想一想。你发现我的亲身经历和你以前从电视上了解的法轮功是否是一样?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种种奇迹不但改变了我,也让许多人受了益。现在大法传遍了全球60多个国家,获得了一千二百多个褒奖(统计截至2004年5月),法轮功创始人的著作被译成30多种文字在世界范围内发行,法轮大法修心健身的神奇功效得到了世界人民的普遍认同,却唯独在中国大陆遭到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迄今为止,近五年中从民间途径传出消息证实,至少有96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截至2004年5月)。而早在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当时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亡人数高达1600多人,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人数超过10万人。另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精神和肉体折磨,妇女在洗脑班和劳教所受到严重性迫害,包括强奸,怀孕妇女被强迫流产以便长期关押。数以千计的大法弟子被送到精神病院或被劳教所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无数的大法弟子和我一样被逼得流离失所。

希望你好好了解法轮功,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善良的人,为什么要遭受迫害呢?只因为他们说了一句他们亲身经历、感受所证实到的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这样被残酷迫害。因此你们千万不要被江氏集团利用来迫害大法学员,也不要因为不了解就盲目的说大法不好、大法学员不好,大法学员是最善良的群体,世界需要真、善、忍,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缘的你啊,一定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学员,也是在善待你自己。知道吗?如今,迫害大法的首恶之徒已在美国、比利时、德国、西班牙、韩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被告上了法庭,“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已成立,所有迫害法轮大法及大法学员的邪恶之徒都将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

(全文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年来在社会上流行这么一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这个十恶毒世,实在是太糟糕了。
  • 每到节假日和4.25、7.20等所谓敏感日,派出所警察或居委会、610成员都会以各种理由骚扰大法弟子。
  • 题记:在劳教所里,常有劳教人员大声的自问自答:知道什么是中国最大的邪教吗?——劳教!
  • 为了绕过警察的层层拦截,我便绕道坐大巴到重庆过武汉再转车到北京。一路上有惊无险;大巴车刚到重庆,我便听收音机里面说人大、政协会议于今天下午3点30分在北京召开,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信访办。
  • 我觉得我在大法中受益非浅,一定是政府暂时不了解法轮功真象所致。我便开车与全家人和其他功友一起,依法到省政府上访,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并向政府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后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
  • 我的泪水顺着脸流下来,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是法轮功救了我,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第一次健康,是法轮大法让我感受到心清似玉的美好,这才体验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 我叫钟芳琼(曾用名钟铭方),女,今年39岁,家住四川省成都市二环路东三段36号仁和苑4幢(原27幢)3楼7号(原籍:简阳市云龙镇杨鸣村七社)。原有资产70万元以上,曾经月收入上万元,个体户。因患右下肢先天性血管瘤,30多年来一直求医问药都无效,95年在陆军总医院手术时抽掉一根血管都未治好;97年经华西医科大学(川医)30多位专家会诊,一致确认为世界疑难病,国际上尚无有效治疗方法。炼法轮功两个月后,血管瘤奇迹般的消失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了无病的幸福。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开始对法轮功疯狂镇压后,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遭到了无边的苦难,约有38个单位参与了对我的迫害,非法关押、劳教约29次743天,受尽了种种酷刑折磨,现在被迫流离失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