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明辉:定静斋报话(八十三)

残疾人自焚及焚区长
殷明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4日讯】据2004年6月14日《华西都市报》A9版以”衡阳一副区长被人焚伤–纵火者为一残疾人 目前两人均生命垂危”为题报道:”10日中午12点12分左右,湖南衡阳市珠晖区一名残疾人携带汽油来到珠晖区副区长邹传云的办公室,将汽油泼洒在邹传动云和自己上,点燃焚烧。两人当场被严重烧伤,邹传云从二楼办公室破窗跳下呼救,这名残疾人也从二阳台跳下。目前两人均处于生命垂危状态,正在衡阳市中心医院接受抢救。据珠晖区政府向者证实,纵火的残疾人叫罗贤汉,今年约37岁,童年因患小儿麻痹症,导致腿部残疾,行便,一直靠三轮摩托车代步,并以此载客谋生。2003年开始,衡阳市城区取缔非法摩托车运,罗贤汉的三轮摩托车因无牌无证,且没有改装为残疾人代步车,因而连续三次被有关部门没收或扣下。而邹传云正是分管城建、城管工作的副区长,多次带领交警、城管等部门整治市民反映强烈的摩托车非法营运现象。此前,珠晖区政府曾主动为罗贤汉联系工作,并且在”助残日”期间还给他送去100元钱,一袋米,解决他的生活困难。据珠晖区政府的同事们普遍映,邹是一个敬业精神很强的干部,晚上和节假日经常加班,处理问题很细致每年的考核都是优秀。目前,珠晖区公安分局正在深入调查这起刑事案件。 据南方都市报”

定静斋主曰:本则报道虽系个案,然实具极大的普遍性,它用血写的事实有力地说明了大陆民众与政府的对抗情绪已到一触即发的临界状态。对于不可调和的继续增大的社会矛盾大陆当局倘不正确处理,善为安抚,而一味采用逼人就范的高压手段,类似罗贤汉这样无路可走,活不下去的草民就只有以死相拼,把仇恨的火焰喷向对他迫害最深的坏官酷吏身上了。自焚和爆炸事件恐将与日俱增,天下从此多事矣!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社会动荡在所难免,这将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事情。吾人就事论事:本事件当事人罗贤汉本是一位安分守己的良民,同时也是”改革”的受害者–弱势群体之一员,尤其值得人们同情的是,他还是一位自食其力,没有向政府伸手的残疾人。请问当地政府究竟给了他多大的关爱和帮助呢?珠晖区政府给他联系的工作落到实处了吗?100元钱、一袋米,他能维持多久呢?此外,他是否还以废疾之身承担着沉重的家庭负担尚不得而知。一句话,社会到底给了这位不幸的残疾人多少温暖?这难道不需要朝夕讽诵”三个代表”的有关部门的公仆们扪心自问吗?对于本事件的直接责任人邹传云,人们绝对难以相信他会是一位人民的好公仆。法律本于人情,自古做官要详情,悖离人情,违反人类普世价值观念的法律,公民有拒绝履行及蔑视的权利。从人道主义角度看,属于弱势群体且系残疾人的罗贤汉是最值得同情和需要得到救援的,他的过激行为完全是缺乏执政水平的悍吏邹传云氏逼出来的,从事件的本质意义上讲,邹才是真正的罪犯,应该受到舆论和道义的谴责,像他这样的”敬业精神很强的干部”相对于民众而言,便有可能是十足的扫帚星。我相信,在事件发生之后,底层民众绝对没有人会站出来为邹说几句同情话。何况摩托车非法营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问题,首先牵涉到社会就业问题,民众饭碗问题,这决不是靠简单粗暴的工作方式去不断进行打击收缴就能解决问题的事情。

定静斋主曰:本事件已经过去10多天了,由于没有见到后续报道,最终结果不得而知,倘双方都因伤重去世,便应了”民不畏死”、”予及汝偕亡”那句古典名言了。但愿大陆有关当局能从这出惨剧中吸取足够教训,补偏救弊,不为已甚,庶几省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