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栏】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有感于香港七一大游行

曾仁全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5日讯】七月一日,香港又爆发了五十三万人顶着炎热,冒着酷暑大游行的事件,甚至包括数百名由家长或学校教师带领的儿童,以及被人推着轮椅的老人和残疾人。游行的主题是要求民主、普选、还政于民。我们为香港人骄傲和自豪,我们为香港的民主进程欢欣鼓舞。

然而几天来,大陆的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上一片沉默,似乎香港发生的事件是另一世界的事情,网络里的转贴几乎全部遭到封杀,一位网友转载《德国之声》的报导《七一将至,香港风雨欲来》被删除,其他诸如游行示威的口号标语主图全部被删除,剩下的是被谎言愚弄、思想扭曲的变形者的声音,有一位叫陶惠明的作者在华夏经纬网上这样写道:“香港是一个经济城市,不应该成为‘游行示威之都’。香港的永恒主题,是把经济民生搞好,而不是无休无止的争拗和游行示威。七一来临,部分‘民主派’人士正在不择手段煽动市民上街游行,挑动对抗,制造事端,分化社会。市民对人大决定有不同意见,应以理性方式表达,不要受部分‘民主派’人士的误导和煽动,把理性表达意见和非理性的对抗搞在一起。非理性的对抗,只会危害社会稳定,影响经济复苏,恶化投资环境,打烂市民饭碗。本人在此调寄《虞美人》,填词一首赠送七一游行搞手:‘游行示威何时了,捣乱知多少?政客最近又煽风,谋取选票摸鱼浑水中。乱港口号应犹在,只是策略改。问君上街有几招?恰似阿牛长毛抬棺材’。”

此君的文中不仅极尽反对示威游行,而且不惜糟蹋古诗、窜改杰作,这样的人,在鲁迅先生的笔下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正像柏杨先生所指出的:“被酱缸文化酱的没有了灵性”。连合法的表达个人诉求都不理解的人,连进步或是倒退都分辨不出来的人,也就是不知香或臭,不知肉味或是水味了。这种为独裁专制遮羞、为腐败制度粉饰的人,是一个“臣民”对专制独裁者奴颜婢膝的讨好声。

对于今年七一游行的规模、游行的动机,大陆官方只字不提,而是一直到七月二号,官方新华社凌晨零时35分发出新闻稿,引述中联办负责人对七一大游行的回应时,直指“一些游行组织者在游行中使用的标语、口号是不恰当的,也不符合香港市民求稳定、求发展、求和谐的普遍心愿”。负责人希望,这些组织和人士,“顺应香港市民的这一愿望,在维护香港的稳定和繁荣方面真正发挥建设性的作用”。负责人谓,保持和维护香港社会稳定,促进香港经济已经出现的良好复苏势头和民生的进一步改善,是香港市民的福祉所在,也是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负责人说,“愿意和香港各界人士一道,共同为此作出不懈的努力。”

香港五十多万人和平示威游行秩序井然,组织严密,方法得当,有什么“不稳定”的因素?说穿了一句话:是一方面安抚大陆的“臣民”,另一方面指责香港公民“制造事端”;强调所谓的稳定只是一个幌子,香港民主大潮令强权胆寒、不安才是根本原因。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人的和平诉求、示威游行代表了大陆人民的心声,但不能代表大陆人民的基本权益的平等,在这方面,大陆人民是不敢奢求的。“一国两制”的具大差别就在于,香港人民可以公开的表达个人诉求,可以上街示威游行,可以肆无忌惮地高呼口号,可以要求董建华下台,这就是“公民”的标准之一;而大陆人民的一切都是共产党所赐,强权者说一,你就不能说二,强权者说游行示威影响稳定,你就得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没工作也好,没田种也好,没饭吃也好,没钱给孩子读书也好,你都得忍气吞声;社会不合理也好、官员的腐败成风也好,都不关自己的事,是共产党内部的事务,你一个老百姓别要狗咬耗子多管闲事。这就是“臣民”的标准,也就是“一国两制”的标准。

香港人是幸运的,香港人民的“公民权”是大陆人民的一个样板,要是没有香港这块样板,台湾不会有今天循序渐进的民主制度,中国大陆人民不会有这批值得骄傲的“公民”同胞,中共强权不会有这面自惭形秽的镜子。

2004年7月4日于广州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7-05 8: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