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仁全: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曾仁全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6日讯】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上,国家审计署署长李金华23日作了《关于200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李金华在报告中列举了五个方面的问题:一些地方虚报套取救灾资金问题较严重、中央部门预算执行中仍有虚报问题、人为少征税款问题突出、长江堤防隐蔽工程质量令人担忧、“大学城”建设非法圈地问题突出。网友们对这些审计清单“触目惊心”,纷纷发表感慨。

新华网报导:“一年前的6月25日,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审计报告中中,曝光了一批违规大案,从而掀起了一场严查乱管理、乱投资、违规挪用资金的‘审计风暴’。时隔一年,李金华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上,再次提交了一份让人触目惊心的审计‘清单’。中央一些部委赫然在榜,预算管理问题突出,如原国家计委、国家林业局、体育总局、国防科工委等,存在预算外资金清理不彻底,挤占挪用财政专项拨款和其他有专项用途的资金等问题。长江堤防再现‘豆腐渣’,救灾款竟成‘唐僧肉’,地方政府弄虚作假,挪用、截留专项资金。金融机构内部控制机制不完善,对一些分支行的‘一把手’管理监督不力,个人消费信贷等方面存在新风险,竟有一人从银行贷出74亿元。”

审计部门去年曝光了一大批违规大案,查处了成千上万的乱管理、乱投资、违规挪用的问题,为什么时隔一年后,一些官员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呢?有个网友悲哀地写道:“老实说,去年在报纸上看到李审计长那‘点名道姓’的‘清单’时还有一种欢欣鼓舞的感觉,还以为此举必能猛刹违规违纪之风,从‘审计风暴’到‘廉政风暴’,从此违规不再,管理严格,明年的审计报告‘无名可点’了呢。但看到今年这些‘触目惊心’的清单,我突然有一种‘傻眼’的感觉,这份清单就是用‘变本加厉’来形容,也不为过。”接着,这个网友又写道:“‘清单’中所列的违规大案有的是2003年以前开始发生的,有的是2003年以后发生的。那麽,这实际上说明了,2003年的‘审计风暴’并没有形成足够大的威慑力,在此之前发生的违规案件不但没有进行整改,一些地方还顶风作案,新发大案。”这个网友是多么单纯的感情,多么善良的愿望?可惜的是,他的感情和愿望在官员们来说是可笑之极,因为,在这个制度下的官员们来说,只要权力可以创造个人的财富,他们都会不择手段地去捞取,权力渗透到哪里,腐败就会伸展到哪里。去年审计出张三、李四的问题,今年,王五、刘麻子又会“前仆后继”继续贪污腐败,查“倒”了一个贪官,千万个贪官又“站”了起来。审计部门的审计就象在草棚子里堵漏子,但无奈的是,室外风狂雨骤,屋顶千孔百疮全是漏洞,只靠几个审计官如何能截断汹涌而来的雨漏呢?何况是,堵塞了一个旧漏子,旁边又发了更大的新漏子,永远堵不绝的。

再说,违规违纪的源头在哪里?从审计清单有限的审理中可能窥见一斑:1994年,国家计委批复同意所属宏观经济研究院等7个单位联建科研办公楼,办公楼建成后,原国家计委将其中部分面积用于出租;2001年至2003年共收取租金3285万元,用于机关离退休干部医疗费超支等。发展改革委应对出租房产进行清理,报国管局研究处理;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等4个单位编造、变造7份“林业治沙专案”贷款合同,套取财政贴息资金415万元;1999年以来,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会专项资金1、31亿元,其中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1、09亿元,用于发放总局机关工作人员职务补贴和借给下属单位投资办企业2204万元;2003年,国防科工委共分配预算资金162、1亿元,年初预留62、91亿元,预留比例达38、8%;科技部在年初分配预算资金时,将科技三项费用17、07亿元全部预留,直到当年8月至11月份,才采取追加的方式批复到有关地方和部门……,无庸讳言,腐败的源头是从上面来的,是从胡主席、温总理身边的“大臣”们兴起的,那麽多千百万、过亿元的资金用于何处?李审计长的报告“欲言又止”,这实际上是反弹瑟琶半遮面,各部委的“大臣”们除了用于“老干部医药费”、“职工建房”“补贴下级单位投资办企业”外,还有大量的资金到哪去了?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不用怀疑,衮衮诸公的“大臣”们除装进兜里外,剩下的吃了喝了玩了乐了。既然各部委的“大臣”们可以动用过亿元的“大钱”,包括过亿元的奥会专项资金,那麽,省、地、市、县、乡的小官们上行下效的动用几百万或是几十万的“小钱”也就顺理成章了。

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审计署究竟有多大的能力查处多少问题?按照民间的说法,审计官员也无非是强权者们缠在屋檐下的其中一只猫而已,只能按“主人”的指示行事,限制其在屋檐下逮老鼠,就决不能到室内活动去,从上到下的管官的官,管着审计部门的财权和人事权,哪能容许豢养的猫去随心所欲地抓老鼠?因此可以说,审计署的审计清单只不过是“审”出了一些皮毛而已,从报告中不难看出,清单所列的被审计单位都是一些“位元卑权小”的部门,那些控制着“政策资源”和物质资源的金融、财政、公检法、电力、电讯、烟草等部门的财政漏洞可能比海还深,比魔窟还黑,强权者不点头,不下指示,审计部门敢审吗?或者说允许他们审吗?

一查都是漏洞,一审都有问题,这是什么原因?是制度给了官员们腐败的土壤,能怪那些官员吗?正所谓不腐败白不腐败,腐败了也白腐败,你不腐败别人腐败,自恃清高没用,审出了问题自认倒楣,也可以说是天大的冤仇。正象易卜生在《群鬼》中所描写的,一对患有性病的夫妇生了一个有病的儿子,儿子病发后自然要吃药,长期吃药也就厌恶了,有一次发病后,儿子高喊道:你们为什么将我生下来?为什么给我这样一处身体?是呵,这个制度给了官员们这样一个环境,贪污受贿也好,挥霍浪费也好,吃喝嫖赌也好,腐化堕落也好,都是党妈妈、党爸爸给的,能全怪他们吗?

2004年6月25日于广州

————————–
转载自《议报》151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7-06 2: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