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天水:谁夺走了杨小凯博士的生命

杨天水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8日讯】今天凌晨,我们几个人还在网上,阅读很多网民的佳作。这些网民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心怀正气,学理深刻,所撰写的文章,大多矛头直指专制和腐败,直指虚伪的爱国主义,驳斥以反对民主主义为目标的,实质是以维护特权群体的利益为指向的民族主义。以特权群体的利益为指向的民族主义,批着虚假的爱国主义的外衣,这几年来,一直鼓噪不停。

这个时候,看到了一则消息—杨小凯博士过世了。

开始并没有多少震惊。普通的教授过世,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我们为之伤心,也至多是因为这样的教授博士是个生命。大陆的教授博士太多了,就是过世,往往不过是一个思想的奴隶,一个有学衔的懦夫过世而已。何况以前也只知道小凯博士是个经济学家,有过论着,如此而已。

后来阅读了一篇小凯博士的生平,又阅读了关于他的经济学说的评价,心中敬畏感油然而生,沉重感也渐渐加重。

敬畏小凯博士,还不是因为他创立了自己的经济学说。无论在哪个国家,一个教授或者博士,想有点学术成就,并不是难以做到的事情。只要有个衣食无忧的环境,加上特别的求知欲,勤奋的阅读和思考,一个学者就一定会有所成就。

敬畏小凯博士,是因为他在很年少的时候, 就是一个思想的战士,一个有着无比勇气的敢于向邪恶挑战的具有民主主义倾向的战士。为了探讨问题,把握真理,在他二十一岁到三十一岁的时候,他遭到了十年的监禁。那时整个民族都在暴力黑暗的蹂躏之下,当时的牢狱对人的身心的摧残,是举世罕见的。

牢狱之中,他努力读书思考。“学习知识的途径与方法,人们大致是小异大同。但象杨曦光那样,以一个中学生水平的文化起点,又背负有异常沉重的人生压力,并是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时代与同样不具任何人权条件的劳改队里,却一步步用自学方式读完了哲学、英语、数学与经济学等大学课程的人,绝对是寥若晨星!”(陈益南语)

出狱以后仍然勤奋异常,知识上领先于他很多的同岭人。可是一九七八年考大学,他受到排斥;接着考研究生,受到重重关卡。在这个专制制度和特权群体为所欲为的国度,权利,享受,利益,荣誉等等总是特权群体的专利;而饥寒,颠沛,牢狱,挫折等等,总是正直者思想者善良者劳动者的日常待遇。

小凯博士,在他的前半生,也是这样的受苦受难群体中的一位。

真的是疾病夺走了他的生命吗?不是。应该是过多的受难,引发了生命的过早的枯萎。有眼力的人可以看到,中共特权群体,有几个人是五六十岁过世呢?那种随心所欲的,养尊处优的,不劳而获的日月,那种随意可以动用国库来保养身体的日月,导致多少中华害虫老而不死!而我们的民族的思想者和劳动者却常常英年早逝。

不需要烦琐的论证。只要心地明亮的人,只要真的了解大陆社会真相的人,都会明白真正夺走小凯博士生命的是专制和腐败的力量,这种力量,无时不以直接的或者间接的侵害手段,削弱中华良民的生命,直到迫使他们过早地离开人间为止。

正因为良民常常磨难重重,短命早夭;而暴民却高高在上,老而不死,所以一种沉重感就悄悄压上心头。

但愿小凯博士在天之灵得享安息!同时希望他在在上帝那里继续讨伐马列主义和专制主义。为我们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继续效劳!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7-08 1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