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不停蹄讲真像的先生

玉琢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7日讯】先生不修炼法轮功,打压刚开始那会儿,他也给过我不少难关,随着这几年不断的给他讲真象,他自己也亲身感受到,我们一家四口几年来个个身强体健,从不麻烦医院,给纳税人省钱不少,并且往往事事都有点逢凶化吉、心想事成的玄妙,所以这阵子他的变化用“翻天覆地”不足以形容。今年他跟着一群修炼人参加了四次心得交流会,三次有幸亲见李老师,每次都非常认真的在会场中听完全部发言。DC交流会时,会场里很多学员很放松,秩序是有些让人摇头,可老先生硬是不为所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坐在第二排从头到尾听了个津津有味,让我这个学员也很受促动,不敢随便乱走乱动。

我有时在网站论坛上讲法轮功修炼人被残酷迫害的真象,也写文章探讨人们应该如何看待这场迫害。先生先是很热心的在一旁观战,看到有很多人看我的帖子就兴奋不已,随时向我通报XX网友又有什么回帖了,什么问题了,XX看起来是中共的网站写手了等等。看我经常忙不过来照应,他在一旁急得摩拳擦掌,问我为什么不叫更多的学员来帮忙,时常跟我念叨网络讲真像的重要意义,看我不急不慌的样子,他会忍不住指责我们是一群大笨蛋。

一天,终于忍无可忍的先生翻箱倒柜的找出了四年前他国内的铁哥们给他千万里迢迢寄来的一个中文手写输入的“小会友”手写板,自己鼓捣着装上了那台只能用于查查资讯的旧电脑。第一次发帖的先生眉飞色舞,兴奋的像个孩子。从此只要他一在家,我就很难再有耳根清净的福分了。

他会一回儿拉你去看这个主题、那个讨论,一会儿问你这个字怎么写,那个问题怎么回答,两分钟后又说这张酷刑的照片怎么往上帖,一会儿又大笑着要我一定过去分享一下其中一个幽默的回帖……,哎呀!两个小儿再加一个他,闹得我是手忙脚乱,多亏修炼多年,终于已到了手乱脚乱心不乱的境界,想想家中的那份情趣,恐怕还真是慕刹一些渴求家庭气氛的人呢!

先生天生是个能工巧匠但可不是个读书的料,文学水平基本为零,但他在网站上的发帖数量可不小,很快就快成为网站明星了,原来他也有自己的绝招。真像媒体网页的文章每篇他都要仔细推敲,觉得哪篇他能接受,说得最有理,能说明问题,那张图片真震撼,他就把它帖到论坛上去,然后在跟帖里和人家讨论、讲真象。

有一次在和人家辩论的过程中对方用脏话骂人,他也和人家对骂不休,结果被网管惩罚,停了他的IP,那两天先生真是坐卧不宁,悻悻然一付无可奈何的可怜样。我连忙告诉他讲真像要用善心,很多人是被谎言蒙骗了,不能和人家一般见识,只有平和宽容才会得到大家的喜爱和认可。先生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一定认可了,结果没过几天他又能接着上网讲真像了。

想想这几年来,我为了参与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帮助停止在国内发生的对上亿无辜人的虐杀,顾不上考虑家里的未来,什么孩子上大学的钱啊?什么什么时候能买房啊?什么我们的前途在那里啊等等,这些可都是天天萦绕在先生心头的“病”啊。可看来今天先生也明白了,这个世界要是真善忍都给迫害没了,那就谁也没有未来了。

这两天有网友戏称先生为“功友”,他连忙回到:惭愧惭愧,《转法轮》还没有拜读过,功友二字不敢当,等以后有空也去看看。看着忙完上班忙上网的先生,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人类美好的未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所有明白了真像的善良人都会和我的先生一样,也为维护真善忍挺身而出。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下星期一即将于纽约召开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之际﹐本报记者采访了宾州费城亚裔民主﹑共和两党的代表人士。他们是费城亚美商业联盟主席﹑布什总统的亚裔顾问﹑共和党的黄华亨先生﹐和菲律宾裔美国人﹑东南费城亚裔社区联合会负责人﹑民主党的布拉德-包迪尔先生。值得一提的是﹐黄华亨与包迪尔虽然政治立场完全对立﹐两人却是很好的私人朋友。
  • 我看不出人是白人,还是黑人。对我来讲,我只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 我的好友封从德先生把“中国公民维权全球有奖征文大赛”的消息电邮给我,其意自然是要我踊跃参赛,因为他知道我文笔不错,前几年做穷学生时还专找有奖征文来写,赚些钱补贴昂贵的教材课本费。在朋友们的包涵下,我还真是屡投屡中,不是一等奖就是二等奖,至少也是安慰奖。这是事实,因为那几年我一直在校读书写给当时《中国之春》的五十多篇文章一分钱稿费都未得过。理由说是《中国之春》手头很紧,发不出稿费。看在反共大业上,连牢都坐过,贡献几十篇文章算什么呢。何况本人还特好面子,从来不好意思言稿费之事。及至后来那位大名鼎鼎的从余先生东窗事发才知道,原来中国之春也是有稿费可发的,只是被从余先生私囊了十几万。所扣下的稿费之钱甚至用来买“避孕套”一类的私人物品。很遗憾这个消息对我们这些革共产党命的人乃是一个革命性加毁灭性的严重打击。由于写给中国之春的几十篇文章皆是奉献给了民主运动,故一有机会我就找有奖征文而写,似乎有点上瘾,每次得奖,总还要在从德面前大言大吹一通,故从德知我癖好。自然发来了中国公民维权有奖征文的消息,但我现在工资很高,对征文的稿费自然不放在第一位,就像我这次在沙漠战场写了160多篇文章,一篇都不用卖钱,错过了大把银子,更何况这一篇有奖征文呢,虽然它的头等奖有500美元之多。现在写文章,真是乐趣放在第一位了。
  • “编者按: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性命双修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吉林长春首次传出。截止至2004年2月25日止,法轮功已洪传到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主要著作《转法轮》、《法轮功》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修炼人数超过一亿。
      
    从法轮功传出、洪传到现在,经历了风风雨雨,发生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我们将分期刊登法轮大法明慧网整理的有关史实资料。”
  • 青年作家余世存在任不寐先生离开中国后写了一送别首诗,开篇处有这样一句话:“不寐去国,不寐弃国——痛何如哉!”这是我在不寐兄今天给我转发的邮件中读到的。余世存先生这句话也表达了我的心情,尽管我更为不寐能与阔别四年之久的家人团聚而高兴。自从任不寐先生2004年8月15日离京移民加拿大之后,这些日子我的心情也一直很难过,也一直想为他写点什么,算是送行吧。
  • 澳外交部长唐纳先生昨晚表示,关于澳洲政府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太平洋战争中充当何种角色,目前还不得而知。
  • 沸沸扬扬的赵燕被殴事件在主流媒体上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但在网路世界却依然那样吸引人们的眼球,依然那样让人们倾注足够多的精力去辩论或是谩骂、攻讦。仅就我的视野所及,在关于茶舍里关于赵燕事件的贴子的点击率和回复率都非常之高,其中尤以王怡、湖人附近、静娅、无垢余孽、刘路律师、黑岛人、闲言的贴子最为引人关注。从贴子和回复来看,在很多问题上,不同观点之间的争论基本上是没有所谓重叠共识可言的,借用五岳散人的话说就是“鸡同鸭讲”。造成认识上的歧异的原因既有心智上的不同,也有良知上的差别,虽然我的学力和识力提醒我根本不具备就此问题作所谓总结性的回顾,但致力于公民维权的李健先生的热切期待和我自己与生俱来的表达权利又让我不揣浅陋,将一孔之见芹献于前,以期达成共识,形成合力,为建设公民社会尽一已之力。
  • 今年4月,当毛阿敏还在“坐月子”,她的公司就开始考虑年中作全国巡回个唱的事了,但此后个唱却一直遥遥无期。据说,毛阿敏没有举办个唱的原因是因为不忍心扔下女儿,她表示要到孩子一岁以后才会正式“复出”来唱歌。昨日,记者从毛阿敏所属公司保利公司的宣传人陈先生处获悉,目前毛阿敏的生孩子后的“复出”个唱已经考虑到明年年初,目前地点上是考虑在北京和上海两个地方举行。
  • 四月乍暖还寒的时候﹐我和先生决定买一栋独立屋﹐定居在这个座落于洛基山脚下﹐白山绿水的小城。
  • 文同,字与可,号笑笑先生,梓潼(今四川梓潼)人,他是北宋著名的文学家和画家。宋仁宗皇祐元年中进士,官封员外郎,后为湖州太守,故亦称文湖州,他秉性清廉正直,善画竹与山水,相传与苏轼是表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