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傅正明: 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下)

傅正明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6日讯】在杨春光诗歌中,可以看到一种与西方黑暗诗人相通的哥特式风格,一种浓罩神州的恐怖氛围。从他的组诗《枪毙诗人》及其诗作《撑死诗人》、《活捉诗人》,组诗《伪文盲时代》的《撕裂自己的伤口》、《我的尸体》等诗作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些渗透著审美意识的恐怖意象,例如:

  “我的尸体最终是我祖国的土壤
  我的尸体透明如空气和阳光
  我的尸体像血液一样涌遍祖国的全身
  河流是我尸体流淌的血液
  大海是我尸体融化的湛蓝
  阴霾在我的尸体的扫荡下
  一个个像老鼠见猫一样跑着
  寒流每来一次都要提心吊胆
  台风每刮一次也是怕脚踩蚂蚁一样
  格外小心。这些,它们,还有很多恶力
  它们统统生怕我的尸体把它们吃掉”
  ──杨春光:《我的尸体》,见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在这一组诗的同名诗作中,诗人写道: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这实际上是在一场恶梦里进行的”。

既然陷在黑色的恶梦里,就不得不抵抗恶。叛逆,烛照社会和自我的黑暗,是黑色诗歌的主要特征,如杨春光的《猛(犬马)(之三)──为〈猛(犬马)诗报〉而作》所发出的愤世嫉俗的声音:

  “猛(犬马)呀,你是以‘知大雄、守其雌’,而不再‘以弱胜
  强’、‘以柔制刚’。猛(犬马)呀。你不允许劣币(假钞)充
  斥市场,不允许良币(真钞)惨遭淘汰。猛(犬马)呀,你是硬
  上弓吗?你是拿鸭子上架了。猛(犬马),你操的就是后现代!
  猛(犬马),你强奸的就是一些假币、伪币、劣币们!猛
  (犬马)们说,我们干嘛一定要用假钞呢?我们真钞闲着干嘛用
  呢?莫非闲着的真钞也能生孩子吗?莫非假钞也能怀孕不成?!
  为此猛(犬马)们要反了!反他一个官逼不准民反的反!猛
  (犬马)们高举的旗帜是‘假钞假甚鸟钞!’因为猛(犬马)们
  知道一旦劣币充斥市场,乃良币是肯定被淘汰的!”

猛(犬马)是在陆地上繁衍生活过、今已灭绝的庞大史前动物之一,是大象的祖先。但是,其凶猛与温和的大象迥然相异,或者有刚柔相济的性格。杨春光笔下的诗化的猛(犬马),是叛逆者的象征,是文人英雄的象征,像黄翔的“野兽”一样反叛一个虚伪残酷的社会,因此,正面临着被扑灭的危险。这样的诗,不仅有丰富的色彩感,而且
在动物诗学方面也颇具启迪意义。

意欲扑灭黑暗诗人、消解黑暗诗人的,有来自各方面的力量。首先是光天化日下的黑暗势力,其次和带着铜臭的黄色势力。作为一个对色彩十分敏感的诗人,杨春光深深懂得每一种色彩均具有丰富的、乃至截然不同的象征意义。在《还是白的比黑的黑》一诗中,他深刻地揭示了色彩的悖论:

  “现在是白道与黑道相结合
  还是白的比黑的黑

  “你看黑的再黑
  他不能指挥白的
  可白的虽然看起来白
  但他能指挥黑的干更黑的事
  而且一旦白的与黑的结合起来
  黑的更黑,而白的比黑的还黑十倍”

杨春光眼里的这种白色和黑色,实际上都是血腥的红色暴力革命的变色。诗人以个人的新生的红色血液,对“红祸”进行了全面清洗:

  “你在我的血管中流淌
  把我的长江流成了败血的脉
  把我的黄河流成了黑血的河
  把我的青春的岁月流成了一片荒凉的沙漠
  我为此要用血的代价来清除你的淤毒
  我为此要用再生的能力把你的肿瘤连根消除!”
  ──杨春光:《红色写作.红祸》

黄色同样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首先,我们应当为曾经被官方斥责为淫秽色情的“黄色书刊”正名,要对这类作品进行具体的分析。我所青睐的黄色,是以黄色象征黄土地的草根意识和民族情感的“黄色诗歌”,如杨春光的《长城疑案问卷(三首)》。在其中的《黄河摇篮》一诗中,诗人意识到自己同样是黄河养大的孩子,但他不得不提出这样的诘问:

  “……我的母亲,我的黄河
  您为什么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
  您一身的尘埃,一身的灾患,总是泥沙巨龙
  抖也抖不掉?……”

在这里,我们看到中国文人的一种懮患意识(关于两种截然不同的忧患意识,请参看拙著《黑暗诗人》第九章)。诗人对民间苦难的忧患,使得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爱国诗人。

在组诗《我想红的不比蓝的好》中,杨春光对多种色彩的象征意义进行了诗意的探讨。诗人感到,蓝的比红的好,蓝色是“不流血”的,是“深刻”而“深远”的色彩:

  “我想红的不比蓝的好
  蓝的再蓝也是天空
  蓝的进一步就是河流和海洋
  蓝的更蓝才能青草更绿
  红的再红也是流血
  红的进一步红就是风暴和屠杀
  红的更红只能走向死亡
  ……”

在杨春光的蓝色的天空和大海的意象中,蕴含着诗人对西方文明中的人文精神和诸如自由、人权、宽容和和平主义这些普世价值的认同。

在西方文明中,蓝色经常被用作上帝和圣母玛丽亚的象征色彩。但上帝保祐杨春光继续保持他鲜活的记忆,早日康复。

转载自《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9-16 6: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