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信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8日讯】【明慧学校文/心缘 】 很多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不太喜欢曹操,觉得他虽然卓有智谋,也能容人,但狡诈无比。我虽也不喜曹操,但却觉得他在守信方面却值得赞美,堪为天下人的榜样。

书中记载,关羽因刘备兵败不知所踪,为保两位皇嫂,与曹操订约三条后而降。三条为:“一者,只降汉帝,不降曹操;二者,二嫂处请给皇叔俸禄养赡,一应上下人等,皆不许到门;三者,但知刘皇叔去向,不管千里万里,便当辞去。”爱极关羽的曹操当即允诺。曹操得到关羽后,真是尽其所有希望将其留下。

但后来关羽闻知刘备下落后,便挂印封金,留下书信辞别曹操。曹操手下战将欲去追赶,曹操阻拦,说道:“吾昔已许之,岂可失信!”进而对手下战将张辽说:“云长封金挂印,财贿不以动其心,爵禄不以移其志,此等人吾深敬之。

想他去此不远,我一发结识他做个人情。汝可先去请住他,待我与他送行,更以路费征袍赠之,使为后日记念。”而后,关羽过五关斩了曹操的六员战将,曹操仍以自己既已答应关公,就不可失信而阻止手下人追赶。

曹操深知守信之重要:要夺取天下,赢得天下人之心,不守信焉能服众?那么何为“守信”?从所举曹操之例来看,所谓“守信”,就是要“讲信用”、“守诺言”,也就是要“言而有信”、“诚实不欺”。

古代著名教育家孔子认为,在社会生活中,“信”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如果不守信,也就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条件。他把“信”列为对学生进行教育的“四大科目”(言、行、忠、信)和“五大规范”(恭、宽、信、敏、惠)之一,强调要“言而有信”,认为只有“信”,才能得到他人“信任”(“信则人任焉”)。

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大车辕端与衡相接处的关键),小车无□(小车辕端与衡相接处的关键),其何以行之哉!”这就是说,一个人,如果失去“信”,就像车子没有轮中的关键一样,是一步也不能行走的。

孔子在谈到统治者怎样才能得到老百姓信任时说:“民无信不立”。如果一个国家对老百姓不讲诚信,就必然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只有对老百姓讲诚信,才能够树立起自己的“威信”。

因而,大到国家统治者,小到普通老百姓,都不可不守信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0月1日国庆日即将来临,北京火车站、地铁站以及主要路段都增加了员警巡逻以盘查外地人,因此,近日北京各信访办门前上访者越来越少,与此同时也不断有外地上访人员被抓、被拘留,甚至有人大代表在为民请愿中遇刺送院抢救。
  • 四十岁的桃园地方法院书记官张立玲,昨天凌晨在家中衣柜内上吊身亡,检警发现她死意甚坚,虽然吊杆距离地面不高,但她在窒息瞬间仍蜷曲双腿不愿着地;检警发现死者留有一封遗书,抱怨桃园地院一名已婚男职员“不守信用”,怀疑她因感情纠葛才想不开。
  • 针对台湾立法院通过席次减半与单一选区两票制的宪法修正案,核四公投促进会成员、民进党前主席林义雄昨天表示,他不觉得完美,因台湾政治败坏不在于立委席次多寡,而是政治人物根本不守信用,“胡搞乱来才是原因”,他认为政策错误不是不能改,但必须要向人民道歉而非耍赖。
  • 流行天王麦可杰克森今天戴着招牌墨镜、穿着一套白西装,在家人陪伴下出席加州圣塔玛丽亚法院的男童性骚扰听证会,法庭外聚集约两百余名歌迷为他加油。听证会辩论重点是检方对麦可杰克森前任律师所聘侦探的搜索是否合法。麦可杰克森的辩护律师指出,检方去年十1月中旬对麦可杰克森前任律师所聘的私家侦探办公室进行搜索的动作,严重违反了律师与客户之间的保密互信守则。
  • 土耳其当局查明,2列客运火车在西部相撞事故的原因,是其中一列火车的司机没有遵守信号灯的指示。


  • 揭露中国萨斯疫情以及公开主张为六四事件平反的中国退休军医蒋彦永,获得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拉蒙﹒麦格赛赛奖”。发奖仪式将于八月底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举行。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允许刚刚于上个月才获释的中国医生出国参加颁奖仪式。 “拉蒙﹒麦格赛赛奖”是以菲律宾已故总统命名的,设立于1957年。刚于上月获释的退休军医蒋彦永在被美国《时代》周刊去年12月选为年度亚洲风云人物之后,再获殊荣,成为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拉蒙.麦格赛赛奖”得主。 拉蒙.麦格赛赛奖基金会昨天在菲律宾马尼拉宣布本年度的公共服务奖得奖者名单的时候,称赞蒋彦永医生在去年中国爆发萨斯期间,勇于坚持真相,打破沉默,揭露萨斯疫情。基金会说,蒋彦永医生是亚洲出类拔萃的人才,是他们坚守信念,将亚洲变得更美好。
  • 香港新闻界会晤廉政公署负责人,就多家报社日前遭搜查一事表达不满和忧虑。与此同时,如何处理法治与新闻自由之间的冲突正在香港社会成为备受关注的议题。 *廉政公署搜查报社引起轩然大波* 香港廉政公署搜查报社追查消息来源的行动在香港新闻界引起了轩然大波。香港各新闻团体纷纷指责廉政公署搜查报馆伤害了新闻自由和新闻专业守则。有团体指出,仅仅为了一个上市公司的经济案件就对新闻单位进行这样大规模的搜查是不必要的。香港法律界也有人表示,没有足够证据显示廉政公署应该对报馆采取搜查行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