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四面墙正卷》(八十二)

麦冬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8日讯】(13)庇护

正说着,缝合线上突然闹起来,居然是小伟起了脾气。小伟指著旁边一个犯人骂道:“操你妈的你甭装孙子,我那个梭子有记号!”

那个犯人是个老头儿,可能开始还好言好语跟他解释,最后也满嘴跑杂碎了:“你他妈牛逼什么?没有龙哥,你连个鸡巴也算不上啊!我的梭子也有记号,你看着眼熟你喊它啊,它要答应……”

“答应你妈的白毛逼啊,你给不给吧!”小伟毫无顾忌地威胁著旁边那位。

“我给你个勺子!滚远点啊,别耽误我干活。”

小伟上去就抢,赵兵也在旁边帮腔,小杰看那边日本儿探了下头儿,立刻冲上去,踹出了被疤瘌五打倒以后的第一脚,把跟小伟争抢梭子的老头儿踢倒在地:“妈的,不长眼是嘛——龙哥屋里的人你也敢打?”

乱著,二龙已经出来了,广澜也跟了过来,崔明达从线上先到一步,不问因果,一拳就把那个刚爬起来的犯人打趴下了,嘴里恶狠狠地说:“疯了是吗?”

二龙到近前问:“怎么回事?”

小伟气呼呼地告状:“他把我的梭子给偷换了。”

“有使的不得了吗?”二龙不满地说。

“不行啊,我那把梭子都使顺手了,换了他那把,老挂网子。”小伟解释道。

那边崔明达又给了老头儿一个嘴巴:“到里边了还手脚不干净?”

“达哥我真的没换他梭子……”老头儿没辩解完,就让崔明达踹倒了。

二龙不管那边,指著小伟的鼻子说:“小伟我告诉你,以后这样的事儿给我免!再仗着我的架子充老鹰,我就放手不管你了,看你能折腾成疤瘌五那样?在底下我怎么跟你说的?全就著馒头吃了?想当流氓是吗,先过我这关!”

小伟脸红得象猴子屁股,低着头不敢吭气。

“还有你!”二龙踢了赵兵一脚:“我怎么跟你说的,让你管着点小伟,你他妈就这么管是嘛?帮着他打架、欺负老头儿?……操你们小屁股的,不是流氓的苗子就别给我瞎鸡巴鬼混!……小伟你给我听好了,以后再看见你不走人道,别怪我抽你!抽你你还得感谢我,你死鬼老爸也得感谢我!你的任务就一个——老老实实改造两年,一根毫毛不少地回家,好好孝敬你老妈去!听见了没有!?”二龙狠狠地踹了小伟一脚,小伟扑地爬在案子上,又赶紧站起来,吧嗒着眼泪说:“听见了,龙伯。”

二龙又转向别人说:“广澜,明达,以后你们也都别惯着他,你们也他妈没一个好油子,以后我得禁止小伟和你们说话了。”广澜和崔明达无辜地笑着。

“还有你啊,王老三——”

老三摆出一副更无辜的表情说:“龙哥我咋的啦?”

“你别以为我就会在库房里睡觉,你他妈背后跟小伟瞎煽乎什么,我不知道?还你妈鼓捣小伟去纹条蟒缠身,你缺德不缺德?”

“哎呦冤枉啊,我那是跟孩子闹着玩呢。”

“闹着玩也不行,一个蓝小姐还不够你玩的?”

大家哄笑起来,二龙看一眼蔫立在那里的小伟,转身回库房了,林子正拿着一把扑克看着这边笑。

*

天气渐热了,车间顶棚的石棉瓦象一整张太阳能片,把屋里变成了一个大烤箱,我们这个车间,队部的头目们基本不来光顾,朴主任也不很要求,犯人们 的着装开始随便起来。收提工的路上,还是规矩的,进了工区,立刻就纷纷换上短打扮,家里没有送夏装的犯人,干脆就把旧囚裤从膝盖上面来一剪子,改成了大裤衩——当然绝对不能让监狱里那些“把嫌儿”的管教看见。“58条”里有“不准私自改变囚服样式”的明确规定,裤子改裤衩,这动作是大了点儿,蹿出一“假正经”的领导管你一顿还真没办法。

中午,有条件休息的,还可以睡上一个半小时,就躺在案子或者地上,铺几片蛇皮袋子。说“条件”,就是指自己估计能完活儿,不然中午睡了,晚上回去还得在号筒里把时间补回来。很多人,包括疤瘌五在内,自然是不符合“条件”的。

库房的上下铺,是林子和二龙的专区,日本儿和龚小可吃了午饭就抱着一堆空袋子出来,在库房的墙根下面眯起来。

老三从七大的木料场里寻了些材料,钉了个简易的木床,被广澜连抢带求地要了去,老三说:“得,算哥哥做贡献了,明达,回头我再钉俩,咱哥俩一人一个。”

刚寻了料来,还没等他动手呢,二龙就撒神经,指使赵兵把广澜睡的架子床给砸了,破木板子扔得满工区都是,还限令老三在半分钟之内清理干净。老三惹他不起,满脸笑容地逃了。

广澜笑着嚷嚷:“你也给我留个睡觉地儿呀。”

二龙一指墙根:“弄几片木版铺地上,就乎吧——现在是改造呢,回头你比老朴过得还舒服了,他能不惦记你?”

“得了吧龙哥……”广澜笑道:“就你那床,弄得跟席梦思似的,我也没看老朴跟你换地儿呀?”

二龙也笑,回头说:“反正你们把工区给我改成家具场不行——尤其那个王老三,你管着他他还玩手工业哪,你们再陪他一起疯,他还不欢洋啦!工区成他们家作坊啦。”

老三在窗户外面看二龙回了库房,才溜回来,广澜笑道:“龙哥说你不是好鸟。”

“你别胡说啦,我在外面听着哪。”老三似乎被二龙骂得很舒服,因为有广澜陪着。

我被他们一闹,也没了睡意,干脆溜达工区外面抽烟去了。看那葫芦秧,真是越长越好了,已经爬了满架,在窗户前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凉棚,葫芦花星子般开放着,仔细看,有的蔓上已经长出花生大小的幼葫芦,青青地顶着白色的星子花。

葫芦好啊,对它们来讲,只要有空气、阳光和土壤,不论生长在什么地方,大墙内或者大墙外,都是一样的。……其实,葫芦自由么,它们也不自由,它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依照别人设计好的路线攀缘生长——呵呵,葫芦也不自由哦,我被自己刻薄的想法逗得笑起来。

不过,葫芦是幸福的啊。它们没有太多的欲望,只要空气、阳光和土壤就够了。现在,它们得到了。而我们,还有太多的缺失。

(14)三哥,我又歇啦

“我操,喘口气吧。”

——我正在葫芦架下面乘凉,疤瘌五也溜了出来,一屁股坐在窗根下面,随手掐了一根香菜,塞进嘴里嚼著,我笑笑,扔给他一支烟。

二龙要是看见他吃香菜,准把他满口牙都敲下来。

“老师,我快撑不下去了,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仨月,不瞒你说,在外面我没别的本事,就是出名的懒,在外面要照现在这么干,我早发啦。”

我笑道:“不是你一个人这么想。”

疤瘌五犹豫了一下,把刚要伸向香菜的手缩了回去:“人就是没有记性的东西,还不如畜生,多少人一进来就后悔,就发誓,出去喝上二两猫尿,就什么都忘了——操,我在号筒里熬鹰的时候,就常琢磨这些事儿,发誓以后再不进来了,这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我笑道:“出去以后,二两酒下肚儿,又忘后脑勺去了。”

疤瘌五一副玩世不恭的哲学家姿态,冲空中喷了一口烟道:“对,就是这么回事儿,我是不相信自己啊,出去也就这德行了。人就跟这葫芦似的,种的是葫芦就长不成人参果,当初我爹妈载我这苗子的时候就没用心,现在想改路子,晚啦!狗到什么时候都是吃屎的货。”

看着谦虚到妄自菲薄的疤瘌五,我哭笑不得地说:“你忘了大伙常说的:点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赖父母了?终归还得靠自己啊。”

“对,靠自己。”疤瘌五说完又转折道:“不过这再怎么折腾,葫芦也变不成人参果呀!”

我笑道:“长不成人参果,还有让人当酒葫芦、当水瓢使的不同嘛,要是让太上老君装了仙丹,这葫芦也厉害啦。”

随便扯了几句闲话,我先回去了。疤瘌五趴着窗户叫我:“老师,再来棵烟啊。”

我抓一下兜口,把烟盒扔了出去,里面大概还剩三五根儿吧。

下午起了觉,大家已经干了一段时间,我才感觉出疤瘌五还没有回来,急忙扒窗户一看,好,哥们儿靠墙睡得正美哪。我“咳咳”地喊了两声,疤瘌五睡眼惺忪地一拨头。

“开工啦。”我说。

第二天早上,疤瘌五散了架似的从门外进来,告诉老三:“受不了了,干了一整宿,还剩好几片。”

“怎么越来越回旋儿啦。”老三皱眉道:“前些天不是熬到一两点就完活了吗?”

疤瘌五狠劲晃一下脑袋:“头都大了,木了……三哥你甭管了,回头我跟二龙说去,不行就找主任,这么下去,我非死里边不可,还三年多哪!”

老三警告道:“说什么说,老实干你活儿,别给我添腻。”

疤瘌五说:“行了三哥,大家帮不了我,也得让我自己想想道儿吧?”

老三又给疤瘌五苦口婆心做了半天工作,直到提工,疤瘌五才勉强答应不找二龙,也不找主任了。

走在路上,疤瘌五跑了几回斜,有一回还晃荡队伍外面去了。——“走着路都要睡着了。”疤瘌五抱怨。

广澜笑道:“疤瘌五又剩活儿了?到工区跟龙哥好好交流交流吧,哈。”

二龙不说话,在队伍后面默默地走着,象个赶着羊群的老牧民。

到工区,疤瘌五把网子往地下一扔,一屁股坐下来,直愣着眼说:“不干了,左右是往死路上逼我。”

我看他一眼,暗叹一声,招呼邵林、关之洲跟我去库房领料。

发完料,疤瘌五爱搭不理地穿了几个网子,就来早饭了。小佬出去打了面粥,先给老三我们几个分了,然后喊组里的人过来把盆端走。

疤瘌五意外地勤谨,只穿一件露著乱洞的跨栏背心,跑过来接了粥盆,走两步,突然当间一立,高喊一声:“哥几个对不起,今天早饭老五用啦!”说着,已经举起盆,劈头往自己身上倒去,在大伙的惊呼中,疤瘌五五内俱焚般激昂地惨叫一声,扔下盆乱蹦起来。

没想到疤瘌五玩这手儿。

谁也吃不下饭了,工区里一片沸腾,好像那盆粥不是浇在疤瘌五一个人身上,而是被凌空泼洒下来似的。

管教们都还没上班,二龙倒是不急,一边让老三闯警戒线去楼里找值班队长,一边破口鼓舞疤瘌五:“有种你去跳一大的炼钢炉!跟我面前玩这套下三烂的活儿,不顶用!”二龙四顾问道:“哪个组的粥还没分下去?给他端过来!让他接着浇!操你瘸妈的,糟蹋大伙福利是吗?!我管你够!”

我跟小佬把拉货倒垃圾的二轮车推了过去,停在边上。疤瘌五蹲在地上,身上全是粥渣滓,裸露的皮肤红红地起著热气,正痛苦地来回伸展着双臂,嘴里“啊啊”地运着气,缓解著疼痛。

二龙踢了他一脚:“上车!住院回来接着干!跟我玩签儿我陪着——你他妈也叫流氓?你连地痞都算不上!滚车上去!”

疤瘌五没有反对,小心翼翼地上了车。二龙说:“林子你去吧,带着麦麦跟小佬。”

“还等队长么。”林子笑着问。

“等他们来了,疤瘌五早熟透了,楞往医院闯吧,你再赌一把。”二龙笑着。

林子大手一挥:“弟兄们,冲!伤员要紧!”

我和小佬推著车就往外跑,过铁门槛的时候也没减速,颠得疤瘌五怪叫一声,惹得后面乱笑起来。

郎大乱跟老三正从办公楼里快步出来,见我们赶过去,就停下来等著,郎大乱望着蹲在铁皮车里的疤瘌五破口骂道:“操你死妈的,活腻了是吧——赶我班上添乱!”

车到跟前,郎大乱忿忿地指挥我们:“直接推一大车间,扔炼钢炉里!”

我们笑着,违抗了他的命令,一路向小医院奔去。

到了医院,老三庆幸道:“郎队你不知道,成天这个粥啊,炊厂都给往里面兑水,路上再一耽搁,还凉了好多哪,要不,疤瘌五现场就变糖葫芦了。”

把疤瘌五安置好,我们跟郎大乱一起回来。疤瘌五临别时跟老三惨然一笑:“三哥,我又歇啦。”

(15)花落林家

疤瘌五“点水”,跟上次“跳楼”一样,除了朴主任感觉头疼外,对其他人都没什么冲击,一些看好这个契机,窃喜可以让朴主任给大家减载的人,慢慢也失望了。官方给疤瘌五的定性很明确,就是“反改造”。

耿大队和朱教导来车间转了一圈,给大家简短地说了几句,一是安抚人心,二是表扬了一下二龙处理问题的及时,很好地控制了事态的发展,并着重提了一下林子:“据朴主任反应,林光耀最近的表现很突出,不仅对政府的处理没有抵触情绪,而且在正确认识自己错误的基础上,认真参加劳动,积极协助杂役和政府工作……上次就是这个王福川吧,对杂役大打出手,结果被林光耀果断地制止了,很好地压制了反改造分子的嚣张气焰。这一次,王福川再次以自残的愚蠢方式挑战改造,林光耀也是积极地配合杂役组织大家及时地报告政府、送医治疗,这说明了什么?不仅体现了改造政策的感召力量,体现了管教干部的教育作用,也看出了这个犯人的觉悟还是可圈可点的,有他值得肯定和让大家学习的地方。……对王福川这样屡教不改的反改造分子,我们尚且能够表现极大的耐心去教育挽救,对林光耀这样知错能改、追求进步的罪犯,我们更是要鼓励!”

旁边的朱教导接着说:“党委已经研究了,准备把林光耀的情况向监狱领导专门反应一下,我们的意见是,希望监狱领导能够充分考虑鼓舞罪犯积极改造的因素,争取在年前为林光耀重新申报减刑!希望林光耀学员珍惜现在的改造成绩,戒骄戒躁,继续努力啊。”

胖子和霍来清在下面带头鼓起掌来,朴主任没有制止,在耿大队边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我们不是要树什么典型,也不是做样子给大家看。”耿大队等掌声平息,接过话来说:“我们的政策是一视同仁的,你们每个人都是典型,是做追求改造的典型,还是做混天等老的典型,还是做王福川那样反改造的典型,每个人都必须做出选择。法律和政策是平等的,机会是平等的,关键是大家怎样选择……朴主任,我和教导就不多说了,你安排大家继续劳动吧。”

队伍一散,霍来清和胖子还欢快地拥抱了一下,大家经过林子身边时,也都顺嘴说一句半句恭喜的话,林子咧著嘴,跟大家打着哈哈,最后跟二龙肩并著肩进了库房。

周法宏感叹道:“牛逼,真的牛了大逼啦,玩意儿是高!”

一直没有捞上减刑的棍儿不忿地“哼”了一声。

晚上号筒里加了两重岗,保护着几个杂役畅饮庆功酒,老三也被叫了去,喝得小脸红扑扑地回来。接替大军为他刺活的“眼子”已经来了一会儿,正坐铺上抽烟。

老三打着饱嗝说:“弟弟,今天歇了吧,喝得有点小高。”

“眼子”跟他热聊了一会儿,抱怨这些天烟抽得太凶,手里没什么存货了,老三立刻从柜子里掏出两盒“希尔”塞给他,“眼子”推辞道:“你留着吧,我抽不了这个,柔和的还凑合。”

老三回头看我的工夫,我就说:“拿我的吧。”

老三一边往下去掏,一边问:“红山茶对口吗?”

“眼子”拿了烟,说了个“谢”字,又催促老三这个“活儿”得抓紧:“我跟大军不一样,我是急脾气,干什么就讲究一气呵成。”

老三说:“明天,明天开始。往后这天气也越来越热啦,不赶紧结束就不好玩了,我连消炎药都准备好了。”

“眼子”还不走,继续说:“我给你干活,大军在三中那边还甩闲话哪,说他的活儿,没人接得了,我就是得做出个样子给他看,后边的活儿,三哥你放心,肯定比他做的漂亮。”

老三苦笑道:“那我这身上不就成两种风格了?看着不别扭?”

“全在我掌握哪,信得过兄弟不?”

老三表示肯定后,“眼子”说:“也就跟三哥你热心,在那边,我指望这个手艺吃饭哪,一条披肩龙,没有200块购物单不干!就这样,找我的人还排队呢,不是吹,人家就是相上兄弟这活儿做出来漂亮啦。”

老三倦意似乎上来了,连打呵欠,“眼子”揣好烟,道个别走了。

老三眨巴下眼,骂道:“妈的又跟我念山音哪,200块?一个子儿我也不给你——要是老三做个活儿还得花钱,传出去寒碜人哪!操,三折肱成良医,不就刺针点墨嘛,凭三哥这心思,看一遍就学个底儿掉,大军不是把轮廓都划好了嘛,实在不行,我自己码鳞片!”

老三躺在铺上,辗转了一会儿,又坐起来,点上棵烟吸著,一脸的郁闷。我笑道:“至于那麽大气么,我看‘眼子’量也不大,两盒烟就哄得挺美,咱拿一条烟慢慢喂着他,把身上的活鼓捣完了,就让他找地界凉快去吧。”

老三摇头道:“不是那事儿——喝酒的时候,二龙他们把我好一顿把弄。”

“他就那麽神经,真不掸你,他就不叫你喝酒了。”我给他吃宽心丸,同时感觉老三这么活着是够累的。

正说着,小佬气呼呼地回来了,进门就说:“何永这个傻逼,仗着广澜给他好脸色,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啦。”

老三皱眉问:“又怎么啦?你们都省点事儿行不?”

小佬指著裤衩子上的几个污点说:“刚才我正茅坑上蹲著思索问题呢,何永那傻逼进来倒水,哗一家伙溅我一身,我让他长点眼,他愣埋怨我蹲错地方了,应该蹲树叉上去!我操,我隔空就啐了他一口,跟他这样的傻逼用不着客气!”

“打起来了?”老三追问。

“没有,要不是有俩人劝,我从下水道把小逼的冲走。”

老三很不爽地说:“小佬你是没治啦,我跟你说过多少回遇事要先用脑,三哥这次进来,不就是因为脑瓜一热?你还有一个月就回家了,还不塌实?冲你这狗脾气,弄不好我跟老师都能再给你接一回新收。”

小佬叹口气:“我知道你为我好,可不是我说你,有时候你也够让我失望的,跟这帮人,干嘛那麽客气,有时候我都觉得你有点低三下四。”

老三粗鲁地一挥手:“你懂个屁,去去,我不跟你聊——麦麦,有时候跟他们简直没法聊,说不到一个点子上去,干着急,你们文人管那叫寂寞,三哥我现在就经常寂寞呀。”

小佬嬉笑道:“喝,你还寂寞哪,工区一除了二龙就数你欢。”

我想起小佬进门时的话,不禁问他:“你刚才在茅坑上还‘思索’呢?思索什么啊?”

小佬笑道:“眼看着该回家了,这些天经常瞎琢磨。刚才我蹲茅坑上看着自己的屎,突然就懊悔起来,感慨啊。”

老三在那边笑了:“操,老师你看了吗,跟这种档次的人,你能交流吗?看一泡屎他塄敢感慨!”

小佬不服气地说:“你别小瞧我,我当时看着那屎就想了,我这几年的青春,大好年华啊,不就跟这大便似的吗——被水一冲,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懊悔啊,感慨啊——你说我深刻一回容易么,还让那傻逼给搅局儿了,我能不急吗?”

我们笑起来,我说:“小佬你那不叫屎,根本就是诗啊。”

“臭诗。”老三耸了一下鼻子,躺倒了。

我问小佬:“你什么时候下出监,有信儿吗?”

“按理说现在就该下了,开放前一个月下出监嘛,不一定哪天就走了,到时候还得想你们呢。”

我笑道:“最好别想,出去以后就别想这里的事儿,能忘的全忘掉才好,一门心思奔前程吧。”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老三那条龙,连刺了几天,还没有完活,大军一过来,就捎些小恐龙让大伙帮忙装,老三很烦躁,他知道大家都有意见。背后就跟我苦笑着嘀咕:“可能他妈上了大军的套儿了,弄好了,这条龙他得一直给我干下去,干到他开放,咱屋里的弟兄就得给他干到开放,我猜得到大伙背后得骂我呢。我这不是没病找病么?”
  • 接见的时候,眼瞅著小杰进了一楼的“面对面”,我心里突然有些不平衡。到楼上,琳婧说她给耿大打过电话,耿大队跟她说:“还是在楼上吧,搞特殊化太扎眼。”我一边安慰琳婧说“耿大这个人很正统”,一边暗暗觉得耿大队是不是也太虚伪了呀?
  • 第一季度的减刑大会,一直拖延到5月底才开,会开得很热闹,有100多人获得了减刑奖励,还有几个当天就可以回家的。市“中法”的法官也出席了会议,说了许多热情洋溢鼓励我们好好改造祝愿大家早日回家的客气话。
  • 5月中旬,一个阳光煦暖的日子,二龙喊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犯人,跟他跑七大工区那边转了一遭,回来时一人扛了一根长木棍,还拖来了一架折叠梯子,一盘8号钢丝,在我们窗外吆喝着忙起来。七大的一个犯人——估计是杂役也跟过来看热闹。
  • 老三的确是去文身了。这和我猜测的一样。他在被耿大队惊吓那晚以后,转天就告诉我了,还神秘地撩了下衣服给我看他的大肚皮,一条凶猛的龙头刚勾勒出一个轮廓,他在脖子下面划了个弧线,笑道:“以此为界,夏天穿T恤不能露出来,毕竟这岁数了,赶明让儿媳妇看见,该说了:这老不正经。”
  • 我自然不信林子会下组干活,没想到转天一出工,林子还真的让霍来清给搬个小凳子,挤我们跟前来了。
  • 小七是个乖觉势利的,广澜一把他从胖子手里接管过来,转天就跟霍来清拆了伙,端著盆跟赵兵凑一槽子里去了。霍来清跟小七,本来刚伙了不到一个月,感情也不深,但突然被甩开,还是忍不住骂了许多闲街。

  • 监狱里来了一次突击检查,这事儿本来在大家的预料之中,而且又是各中队的管教自扫家门,所以只是走了个过场而已,朴主任和郎队、小尹队只把我们的碗橱倒腾了一遍就草草收场了。谁都明白,真查出违禁品来,事主也都是那些上面漂的“门子”和“得力”,翻不出来最好,上下都塌实,真翻出来了,结果也就落个内部解决,大事化小罢了。
  • 第四章:波澜

    (1)恨铁不成钢

    五一前,林子他们这批报减刑的去考“58条”,林子第一批就被淘汰下来,朴主任在第一时间跑到工区,当着大伙的面跟林子急了:“现在监狱局有规定,监规考试不合格的一律不给减刑,一律你懂吗?谁的门子也不行!看你挺聪明的,怎么在阴沟里弄翻船?”

  • (11)笑里藏刀

    接见后不几日,新一拨的新收就分了下来。

    这拨新收来的蹊跷,只有一个人。但当天就看出门道来了,那老兄是二龙的哥们儿,肯定是二龙跟老朴一句话,要过来的。也住进二龙的屋里。

    来的叫崔明达,人称达哥,膀大腰圆的,只是稍微有点儿虚胖。面相端正,和善里似乎还隐隐带些阴冷的杀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