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红军王若松控诉河南信阳军分区地方警察罪行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10日讯】我是王若松,今年82岁,1937年参加革命,我爱人詹以贵是1930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我们夫妻2人在中囯共产党的领导下,历经红军时期、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浴血奋战,九死一生,为中国的民族解放和革命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1949年4月1日我爱人率领49军440团解放信阳,对信阳人民有着深厚的眷恋之情。

2003年春,信阳军分区休干所所长郝立修在没有征得我意见的情况下,通知我搬家,说把我的房子卖掉了。至于卖房的原因是什么?我什么都不清楚,干休所就是服务单位,他没有处置老干部资产的权利。我就没有同意。我认为我可以不搬。他看我不赞同他的意见,其开发商和干修所、地方公安勾结,就开始纵容实施一系列有组织、有计划、分工明确的黑社会犯罪活动,从此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从2003年3月18日至今,他们指使一些人,利用夜间天黑对我家实施纵火、扔石块、砖头、切断电源不下30次之多。我家的玻璃、门窗、房顶均遭受严重破坏,我的卧室内床铺上、地板上到处都是砸进的砖头、石块、玻璃,一片狼藉。我也被砸伤,因恐吓使我冠心病、胆囊炎复发住进医院。从此后迫使我不敢在家居住,到处借宿。更有甚者,六月二十六日,一群暴徒从两侧工地爬上我家房顶用砖石、铁管等工具砸破门窗和房顶等建筑物,并用橡胶水瓶点燃后扔进房屋内燃烧,后被我儿子等及时扑灭。但事情并未从此停息。二00三年六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左右,他们在我房门上拔洒橡胶水,纵火烧门,火焰高达5米多,当时我全家共有十几口人在家,祖孙四代人,大火蔓延至附近变压器,所幸及时发现,在邻居的帮助下,才把火扑灭。。我们都毫无怨言,因为我们都是党的人,党指向那里,我们就拼向那里,我们在党的领导下浴血奋战打下了江山。现在人民安居乐业,全国上下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可我的生活却遭受了如此巨大的打击和凌辱。这是对老干部、老革命的欺压迫害!

我请求党组织和部队领导派人调查事件真相,挖出幕后指使人!1:严惩纵火、打砸、伤人、肇事罪犯并依法处置。2:根据军委有关规定精神,资产置换必须征得本人同意。因我年事已高,已经不起折腾。3:我认为无论是从哪个军区离休的干部到此休养,都不应受到歧视和欺辱、应享受在原单位同样的待遇,受到同样的关心和爱护。不应受到欺辱、排斥。广州军区在信阳军分区休干所的离休干部的住宅被拆被卖,搞的七零八落,这样对待我们,是同级、同等、公平的待遇吗?!我请求上级党组织主持公道,让我的晚年有一个安定的生活。切盼!

鉴于信阳军分区休干所所长郝立修,以及地方公安被开发商买通,成了开发商的打手,地方党委成了拉帮结派的团伙,我代表我的丈夫詹以贵(人民解放军副军级)和我本人退出共党!

控诉人:王若松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评论
2005-01-10 3: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