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月:今天,她走了

寒江月
【字号】    
   标签: tags:

快到四月中旬了,纽约为什么还是这么冷?前天下了一场暴风雪,金灿灿的迎春花刚刚盛开,又被埋在了冰冷的白雪下。雪很快就融化了,寒意却迟迟不去。今早出门,天低云黯,空中飘着细细的雨。雨丝若有若无,走进雨中,脸上一片凉意。

进了办公室,像平常一样,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查信箱。一位过去的同事来信:“只想告诉你,诺玛今天猝逝,我们都很难过。”诺玛?谁是诺玛?我费力地在脑中搜索。

“记得诺玛吗?”同事写道,“她是我们楼里的清洁工,每天推著清洁车在大楼里来来回回,有时候我们把办公室弄得乱糟糟的,她会来收拾?”

是她!今天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叫诺玛。好几年了,我只知道这个头发花白,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老妇人是我们楼里的清洁工。每天我步履匆匆的地上班下班,赶来赶去地去吃饭去开会,去做这个做那个,常常从这位推著沉重清洁车的老妇身边擦过。她穿着难看的、不合身的粉红色制服裙,推著小车缓慢地在各楼层间往来。小车里放着各种清洁剂和清洁工具,车边上挂着些我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一眼的小东西。我总是匆匆忙忙,她总是不紧不慢。我的匆忙并没有使我多完成些什么,她的缓慢显然也没有使她耽误些什么。有时候,当我风一般从她身边刮过时,她会抬起头来,微笑地看着我,说:“Slow down, Slow down!”我则对她笑笑,说声“嗨!”,话音落时,人已在几米开外。

有一次,在狭小的电梯里,身材瘦小的诺玛费力地推著清洁车进来,把我挤到了一角。她向我道歉,我说“没关系”。电梯到达时,她转身去拖那清洁车,我从后面帮她推了一把,才知道那看上去并不大的清洁车原来很沉重。她谢了我,我与她一同走过长长的走廊,一路走,一路谈。她告诉我她来自南美,一个人住,孩子们都长大出门了。她的声音很轻,说话也是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虽然带着浓重的西班牙语口音。与她一同慢慢地走着,还真是我少有的步履悠闲。

诺玛在我们的机构里只是存在着,一个穿着粉红色制服裙的老妇,一个清洁工。我们习惯了她,就好像习惯了很多很多别的,重要和不重要的事物,只有当她突然消失,短暂的留下了一点点空间,我们才会想起,原来曾经有这样一位老妇存在。我们的楼里总是干干净净,地上从来没有垃圾,洗手间的镜子总是一尘不染,我似乎从来没有把这一切与瘦小的诺玛联系起来,仿佛地上本来就是这样干净,镜子自动就会一尘不染。诺玛留下的空间很快会被另一位身穿粉红色制服裙的妇人填补,就像任何一个伟大或者渺小的人物。时间不会为她停留,一切都向往常一样,诺玛会被我们以惊人的速度忘记。

这个世界很精彩,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发生。一位有名的艺人自杀了,许多许多的眼泪为他而流。一个政权快要垮台了,有些人为此欢呼,有些人为此愤怒。今天,这一切与我都无关。他们与我的距离太远太远。

今天,在阴郁的细雨中,我想到的是诺玛,她走了。我知道我很快就会忘记她,快得连我自己都不太好意思承认。因此,此刻,当我还在想着她时,让我说一声:“诺玛,一路走好。”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终于下了晚班,该回家了。出门来却见漫天浓雾。街上人影绰绰,行人似在雾中飘动;不远处,教堂的尖塔若有若无。教堂前的那座高楼,楼顶上的红字洇开来,看不清笔划,只见一团团红色的水汽,像女人脸上被热汗化开的胭脂。


  • 严寒的冬夜,一家老小围坐在厨房的“火塘”边烤火,小火堆上挂着铁吊子,里面煮着什么,熬着什么,火炭边的热灰里煨着地瓜,当灰烬里飘出香味时,刨出一个,剥去皮,一边叫烫,一边丝丝哈哈地吃下去,香甜软烫,一直暖到心里。日后离家读书,尝到旅人的苦楚,方知道苦寒之夜,能与家人围着炉火,分享一块热乎乎的地瓜,实在是一种幸运。


  • 那年夏季,我独自一人来到以色列。我是由学校出资,到希伯来大学的夏季“乌尔潘”-短期语言班——来恶补希伯来语的。我的指导教授也希望我这个来自中国大陆,从来没有见过犹太人,也没有接触过犹太文化的犹太历史研究生到以色列去感受一下犹太人的文化之源和历史情结。

  • 河岸边,我遗世般伫立。两岸枫叶如火,烧得半天赤红,一河滔滔白浪,穿过层层秋色,越过一万二千年的时空,向我奔腾而来。
  • 第一次见到她时,真是惊艳。那样的一树淡红,或是雪白,独立小园,美的不仅是色,更是姿态。树型高大而不臃肿,树枝层层叠叠,平平地伸展,一层枝托著一层花,优雅地开着。花色粉红,然而看只是淡红,如同初起的晚霞,并不以浓艳夺人眼目,天然的优雅和柔美,却令人无法忽略。


  • 母亲节那天,与几位朋友在寺庙里禅坐。起座之后,朋友告诉我,她家的牡丹花开了。朋友家门前栽了一株牡丹,那牡丹年年都是在母亲节这天开。 “原以为今年母亲节不会开的,”朋友说,因那花一向由她母亲照顾,而她母亲去年往生。然而,今年的母亲节,一清早,花照常开了。真是好花知时节。


  • 喜欢那两只青绿的竹盘,一只盛月饼,另一只放上黄澄澄的梨,红艳艳的苹果,黑油油的李子,再放上一串紫盈盈的葡萄,一瓶清酒立在竹盘后。

  • 大幕徐徐拉开,灯光转暗。
    小提琴淌出低沉的旋律,手风琴送来呜咽的风声,琴声幽幽。东欧的原野。农田。村庄。树林。夕阳。


  • 在那所远离城市的山区县中里,只有两个外乡人,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他们是随母亲从省城下放来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