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行者:漫谈“党”、“政府”和“国家”

行者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0日讯】最近,九评问世后,中共是如鲠在喉,不说怕人知道,说了也怕人知道。说白了,是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心态。一个突出的反应就是,它们象发了疯一样的变本加厉地坏,其实是怕到了极处。

但也有一些人理解,认为评中共是否意在为难中国政府,或者不爱国。追源溯本,我们现从“党”和“政府”的原始定义谈起。

严格地说,这两个词汇在其真正意义上的运用,是在西方民主制度日臻成熟的时候。“党”在英语中是“Party”,其本意是“聚会”,“晚会”,“宴会”,当这样的聚会有了其政治性的意义并形成理念纲领时,就有了“党”,“党派”之意。

这么说来,既然是“聚会”,就相对来去自由,高兴时来,拂意时走,如同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你今天可以是民主党人,明天又可转入共和党,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阿诺身为共和党的坚定拥趸,照样可以与其民主党的夫人和睦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可能会在饭桌上争,在卧榻上吵,但决不会因为彼此的党派不同就同床异梦,因为他们终究有一个共同的梦:希望他们的国家好。

“政府”在英语中是“government”,直译就是“一个用来统治管理的机构”。现代民主社会,一个政府常常是许多种人士都有,各部门中人,有是有党派的,也有无当派的,共同管理国家,服务大众。所以政府运作的好坏,并不取决于你身处哪个党派。但有一点,如果一个天生就不是为了多数人的党窃取了江山,人民深受其害却敢怒而不敢言,那才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府真正的不幸。

无论在英语中和汉语中,“国家”都是与家与人联系在一起的。英文“country”亦有“乡村”之意,在早的时候,甚至在国家的概念还没有明确之前,“国家”其实就是共同的家乡,许多人共同拥有的一块地。只要没有黑手党的坐大或入侵,这个家园里的人是知道如何管理、如何过好生活的,谁会想把自己的家园搞坏嘛?!外来的黑帮或邪灵,才是这个家园真正的威胁。

自有人以来,没有“党”,国家照有,政府照常运作,百姓照样出入生息。几千年来,无论中西方社会,在没有形形色色的政党之前,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停止过一朝一代的新旧更替。

反过来,一个“党”的理念如果与国家政府人民格格不入时,这个“党”就回归了其字真正的本意:“尚黑”,崇尚黑帮黑道。今天的中共就是如此。那个时候,人民弃之如蔽履,也是必然的情理中事。

中国有十三、四亿人,中共党员不过五、六千万,连个零头还算不上。它非但没有像它曾经许诺的那样为人民服务,为了国家,反而是到了一种无所顾忌的以党为家,以天下为党天下,它为刀俎,百姓成了鱼肉,不但被宰被割,更可悲可叹的是多年党文化的教育下,使得人们被骗了,被卖了,还常常在为它辩护、甚至数钱。

当然共产党中也是不乏好人,他们很可能是我们的父母亲友,亦是令人尊敬的好人,但这并非这个党文化教育所致,而是因为这些人本身就不错,如果没有因为上了中共这条贼船,本该更好的。到了今天,大气候摆在眼前,是该跳下贼船,完全回归自由之身心的时候了。

将这样一个黑帮扫除,为了一个更美好的家园,才是真正的爱国爱家爱人民。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评论
2005-01-20 9: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