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月:双色樱花

寒江月
【字号】    
   标签: tags:

这是一棵嫁接过的樱花树,一半开白花,一半开粉红色的花。白花是主树,占了树的三分之二,树冠高大,直达四楼。开粉红色花的那一半,却是从白花的树干里长出来的,在主干一米多的高度上,樱花树一分为五,三枝较粗壮的树枝成品字形,细密的枝条上面缀满了白花。另外那较细的两枝是粉红樱花,恰恰长在品字的中心。浓重的粉红覆盖在雪白的冠盖之下,远看,白樱花像是拥抱着粉红樱花,珍爱地将她护在胸前。

白樱花是单瓣的小花,花多而细碎。七、八朵细小的花攒成一簇,配上几片卵形的叶子。远观白樱,一派素净淡雅,趋近看,满枝细细小小的花儿,却稍嫌繁杂琐碎。再仔细端详那单薄的小小白花,又觉得那花儿开得小心犹疑。晴日的阳光里, 素净的白绿显得色彩单薄,全不见生命勃发的热烈。

粉红樱花恰恰相反,是多重复瓣的樱花。花型比白樱大好多,也是数朵集合,却集成堂皇的一团。一树花开得轰轰烈烈,远看只见一片壮观的艳红,像日落时分的晚霞,悠然飘落。那花开得真是热烈啊,憋了一冬的生命力砰一声飞溅出来,一开就是一树豪放,一树纵情。

濛濛细雨中的樱花树,红樱花的热烈化成了温柔,白樱花的素净凝成了淡泊,远远看去,仿佛一幅淡彩水墨画。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子来了又去了,不知不觉间,园里的那棵双色樱花已花事阑珊。白樱花叶浓花稀,枝头只剩下一簇一簇细长的花柄,撑著一丛丛淡黄色的花蕊,晨风中落英纷纷扬扬飘落如雪。粉红樱花仍然开着,可是花枝低垂,花瓣半合,昂扬的生气已然不再。
  • 要搬家了,从遍地凌乱的杂物中,不知怎地一眼看到了它。
  • 快到四月中旬了,纽约为什么还是这么冷?前天下了一场暴风雪,金灿灿的迎春花刚刚盛开,又被埋在了冰冷的白雪下。雪很快就融化了,寒意却迟迟不去。今早出门,天低云黯,空中飘着细细的雨。雨丝若有若无,走进雨中,脸上一片凉意。


  • 终于下了晚班,该回家了。出门来却见漫天浓雾。街上人影绰绰,行人似在雾中飘动;不远处,教堂的尖塔若有若无。教堂前的那座高楼,楼顶上的红字洇开来,看不清笔划,只见一团团红色的水汽,像女人脸上被热汗化开的胭脂。


  • 严寒的冬夜,一家老小围坐在厨房的“火塘”边烤火,小火堆上挂着铁吊子,里面煮着什么,熬着什么,火炭边的热灰里煨着地瓜,当灰烬里飘出香味时,刨出一个,剥去皮,一边叫烫,一边丝丝哈哈地吃下去,香甜软烫,一直暖到心里。日后离家读书,尝到旅人的苦楚,方知道苦寒之夜,能与家人围着炉火,分享一块热乎乎的地瓜,实在是一种幸运。


  • 那年夏季,我独自一人来到以色列。我是由学校出资,到希伯来大学的夏季“乌尔潘”-短期语言班——来恶补希伯来语的。我的指导教授也希望我这个来自中国大陆,从来没有见过犹太人,也没有接触过犹太文化的犹太历史研究生到以色列去感受一下犹太人的文化之源和历史情结。

  • 河岸边,我遗世般伫立。两岸枫叶如火,烧得半天赤红,一河滔滔白浪,穿过层层秋色,越过一万二千年的时空,向我奔腾而来。
  • 第一次见到她时,真是惊艳。那样的一树淡红,或是雪白,独立小园,美的不仅是色,更是姿态。树型高大而不臃肿,树枝层层叠叠,平平地伸展,一层枝托著一层花,优雅地开着。花色粉红,然而看只是淡红,如同初起的晚霞,并不以浓艳夺人眼目,天然的优雅和柔美,却令人无法忽略。


  • 母亲节那天,与几位朋友在寺庙里禅坐。起座之后,朋友告诉我,她家的牡丹花开了。朋友家门前栽了一株牡丹,那牡丹年年都是在母亲节这天开。 “原以为今年母亲节不会开的,”朋友说,因那花一向由她母亲照顾,而她母亲去年往生。然而,今年的母亲节,一清早,花照常开了。真是好花知时节。


  • 喜欢那两只青绿的竹盘,一只盛月饼,另一只放上黄澄澄的梨,红艳艳的苹果,黑油油的李子,再放上一串紫盈盈的葡萄,一瓶清酒立在竹盘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