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月:参拜死亡

寒江月
【字号】    
   标签: tags:

“妈妈,这是什么﹖”5岁的女儿问我。

“这是墓园。”

我送她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很大的墓园。墓园像一座公园,碧草茵茵,绿树参天,花草间,各种颜色的石质墓碑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整整齐齐地排列著。

“墓园是什么﹖”“墓园就是死去的人居住的地方。”“‘死去’是什么﹖”“死去就是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他们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我没有说“另外的地方”在哪里,女儿也不再问。红灯亮了,车停在墓园的铁栅栏边。“这个地方真美﹗”小女孩赞叹。

我心里动了一下。孩子清澈的眼睛里,看到的死亡竟是美丽的,而成年人眼中的死亡,不是穿着黑袍、拿着大镰刀,令人害怕的骷髅,就是吐著长舌头、面目可憎的黑白无常。

这座古老的墓园真的很美。春天繁花似锦,夏天绿荫蔽日,秋天红叶纷飞,冬天白雪皑皑,一年四季,不管风云如何变幻,它总是静静地,安详地美着,一天的任何时候,从任何角度看来,它都自成一幅风景画,一幅生命的风景画。

十年过去了。女儿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我已经两鬓染霜。

一个细雨霏霏的秋日,我开车路过墓园。也许是心血来潮吧,我把车停在路边,走进了敞开的铁门。

一天烟雨,满目滟黄,草地上躺着片片落叶。沿着小径走去,踏上绿草,随意在一排石碑前停下。不管曾经有过多少酸甜苦辣,刀剑风霜,爱恨情仇,如今也就是一丛鲜花,两株小树;不管曾经渡过多少江河湖海,走过多少大漠荒原,一行名字,两个年份已经全包括了。名字标志着一个曾经有过的存在,年份标示出那存在的长短,最终,时间与空间就浓缩成这样简单的两点。然而,当一切浓缩成这样的简单时,它变得非常美,真的非常美。——这时,我突然领会了抽象画。把所有的附加除去了,宇宙人生其实就是这样简单抽象的,一切看来复杂,只是因为我们自己给了它太多的附加。

人生如同登山,一路走去,可以身荷重负,艰难攀登,也可以芒鞋竹笠,任意而行。我喜欢一路观望风景,随意悠游,虽然囊中所有及其有限,可是所负的重量也大为减轻,正好欣赏沿途的风光。最怕是行到终点,放下行囊时,回头一看,原来自己这一程只是掮著行囊走路了。

然而,若是没有终点,旅程只是一条无尽的山路,那可真是令人恐惧。没有终点的路,再好的风景也无从欣赏,行程成了无尽的劳作,如同没有结束的戏,无论多精彩,早晚也会变得无聊。因为生命是有限的,它才有了份量和意义。幸亏有了死亡,生命才能辉煌。

满天细雨中,我感受到的不是死亡的恐惧,而是生命的庄严。我在墓园里随意走着,享受着深沉的宁静。那宁静有一种质感,仿佛可以伸出手去触摸。

我这才明白我的心血来潮:原来,我停车进入这座美丽的墓园,是来参拜死亡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惨绿”的少年时期,有一度迷上了西方浪漫派诗人的作品。那是文革后期,私下流传的那些逃过一劫的西方名著渐渐多了起来。如今已经忘了是拜伦还是雪莱的一句诗:“在我们最快乐的笑声中,依然含着眼泪。”全诗已经不复记忆,但是,当时读到这句诗时,心中怦然有所感……
  • 夕阳西下,微风轻拂。荷塘里,莲花玉立,水波荡漾。
    扑通一响,一只青蛙跃入水中。
    一阵风携来一片云。一片云携来一阵雨。

  • 细数平生所爱, 皆平凡无奇,独特的是:观云。
  • 这是一棵嫁接过的樱花树,一半开白花,一半开粉红色的花。
  • 日子来了又去了,不知不觉间,园里的那棵双色樱花已花事阑珊。白樱花叶浓花稀,枝头只剩下一簇一簇细长的花柄,撑著一丛丛淡黄色的花蕊,晨风中落英纷纷扬扬飘落如雪。粉红樱花仍然开着,可是花枝低垂,花瓣半合,昂扬的生气已然不再。
  • 跟随着贝洛特岛上的逶迤群山,我的目光迢迢走向天边。目光的极点,冰海茫茫,云气漫漫,水天相交之处,云气凝结如柱,撑起辽阔长天。仰望苍穹如盖,灰蓝的云层层叠叠,仿佛冻在了虚空。云之下,洋洋洒洒铺开一片淡红色的冰海,冰海边匍匐著金色的小村,小村后伸展着古铜色的苔原,苔原上孤零零立着如蚁的我。
  • 只那么不经意地仰头一望,世界就悄然淡去,宛若一帧照片,焦点清晰,背景虚化,如雾如水,漫出画外又浸入画中,全部的存在都只为托出那个焦点:淡淡青天中的半轮春月。

  • 要搬家了,从遍地凌乱的杂物中,不知怎地一眼看到了它。
  • 快到四月中旬了,纽约为什么还是这么冷?前天下了一场暴风雪,金灿灿的迎春花刚刚盛开,又被埋在了冰冷的白雪下。雪很快就融化了,寒意却迟迟不去。今早出门,天低云黯,空中飘着细细的雨。雨丝若有若无,走进雨中,脸上一片凉意。


  • 终于下了晚班,该回家了。出门来却见漫天浓雾。街上人影绰绰,行人似在雾中飘动;不远处,教堂的尖塔若有若无。教堂前的那座高楼,楼顶上的红字洇开来,看不清笔划,只见一团团红色的水汽,像女人脸上被热汗化开的胭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