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月:香的随想

寒江月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香,是檀香、沉香、君子兰、丹桂、藏香。檀香来自台湾,藏香来自印度,其他的来自中国。

檀香是手工制造的,一根细极了的竹丝,染成红色,红竹丝上端是土黄色的香。点香时,常常忍不住想到手工制香的人。是家手工作坊吧?房子临街,有间干干净净的小店面,卖各种香和香炉,也卖纸钱,腊烛什么的;小店面后面是作坊,堆著一应用具,香料,锯末,竹子,染料等等,男女老少几个人,坐在竹凳竹椅上,低着头工作。为什么是竹凳竹椅?真的没有理由,好像就该是这样。把长长的竹子劈成这样细的竹丝,除了细心和耐心,还要能熟练地使用竹刀,做这活儿的,应该是这家的男人吧,那男人是垂垂老去的祖父,还是正当旺年的丈夫和父亲?

把红色的染料调好,把细细的竹丝染成红色的,想必是那家的女人了,是少女还是老妇?染红的竹丝必须晾干,才能搓上香泥。一个男人,光着膀子,把锯末和香粉调好,加水,像和面一般,调成香泥,然后,几双女人的手把细细的红竹丝和香泥搓在一起。一支香做好了,还得在太阳下晒干,然后,又有好几双手把它们收拢,数出一百支、两百支,乃至五百支,用红线绑住,用印好的包装纸包好,一捆香就这样做成了。此后不知道又要经过多少双手,才辗转到我常去的那家超市,被我从货架上取下,买回家来。红的竹丝,红线,红色的包装纸,里头都包含了制香人的心意。每点着一支香,心里知道,已经与许多人结了善缘。

沉香,君子兰和丹桂属于“卫生香”,细细的,没有那根竹丝。每支香完全一样,相信是机器制造,成批成产的。卫生香是在清晨点的,以去除一夜的沉腐之气。

常用的藏香叫“度母香”,据说有治疗作用。所谓治疗,不外乎是安神。心安了,才能静;心静了,才能平,心平则气和,心平气和也就没有了争斗和苦恼。心无波澜,快乐自生,何需苦苦追求?

藏香也是手工制作的,短而略粗,除了檀香外,还加进了别的香料,香味略浓重。我喜欢晚上点藏香,尤其是在心神不宁时,藏香的香味类似于“当头棒喝”,给我以郑重的提醒,让我速速放下萦绕于心的杂念。

擦一根火柴,嚓一声,小木棒顶端跳出一朵小小的火花。把细细的香凑上去,火花就从火柴上蔓延到香的顶端。好快!只一眨眼的功夫,小火花就爬了半寸,赶快吹了,只留下一个红亮的光,任它自去蔓延,一条灰白的烟袅袅上升,携来淡雅的香气,随着呼吸,进入肺腑。

打坐前,点上三支香,插进一个淡灰色的小瓷缸里。小瓷缸原来是用来养水仙花的,去花店里买花,看到一堆色色彩斑斓的花器后面,有一只朴实无华的小瓷缸,爱它的简单淡雅,遂买了回来充做香炉。檀香的气味略甜,有安定心神的效果,当点着的香发出淡淡香气时,我盘膝坐下,低头数息,渐渐入静。天地,日月,古往今来,前尘往事,昨日之思,今日之虑,“我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切的喜怒哀乐,随着袅袅上升的香烟消失在空中,了无踪迹。

人静后,天地间只是一缕香气。最后,烟也无,香也无。何执之有?出定之后,小花缸里,又添一层香灰。(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鲑鱼是北方之鱼,它们的生长区域在寒冷的北方,北美、北欧和俄罗斯北部的水域中盛产鲑鱼,它们的肉质鲜美,无论怎样调制,都是餐桌上的上品,鲑鱼卵制成的鱼子酱价格很高,也是老饕盘中的珍品。
  • 小时候,家住南方。我妈却是北方人,她“北雁南飞”,从遥远的北国飞到南方,却飞不回去了。平日,我们家的生活方式是南方式的,年年过年时,我妈却非得按照北方传统来过不可。因此,邻居们吃鲤鱼,我们吃饺子;邻居们往门上贴个“春”字,或者“福”字,还有贴个门神啥的,我们家的花红柳绿却全在窗上:我们家贴窗花。就连“窗花”这个名字都透著“别扭”,邻居们从我们家窗前走过,说:“好漂亮的剪纸!”我们却叫它“窗花”。
  • 我送她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很大的墓园。墓园像一座公园,碧草茵茵,绿树参天,花草间,各种颜色的石质墓碑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整整齐齐地排列著。
  • “惨绿”的少年时期,有一度迷上了西方浪漫派诗人的作品。那是文革后期,私下流传的那些逃过一劫的西方名著渐渐多了起来。如今已经忘了是拜伦还是雪莱的一句诗:“在我们最快乐的笑声中,依然含着眼泪。”全诗已经不复记忆,但是,当时读到这句诗时,心中怦然有所感……
  • 夕阳西下,微风轻拂。荷塘里,莲花玉立,水波荡漾。
    扑通一响,一只青蛙跃入水中。
    一阵风携来一片云。一片云携来一阵雨。

  • 细数平生所爱, 皆平凡无奇,独特的是:观云。
  • 这是一棵嫁接过的樱花树,一半开白花,一半开粉红色的花。
  • 日子来了又去了,不知不觉间,园里的那棵双色樱花已花事阑珊。白樱花叶浓花稀,枝头只剩下一簇一簇细长的花柄,撑著一丛丛淡黄色的花蕊,晨风中落英纷纷扬扬飘落如雪。粉红樱花仍然开着,可是花枝低垂,花瓣半合,昂扬的生气已然不再。
  • 跟随着贝洛特岛上的逶迤群山,我的目光迢迢走向天边。目光的极点,冰海茫茫,云气漫漫,水天相交之处,云气凝结如柱,撑起辽阔长天。仰望苍穹如盖,灰蓝的云层层叠叠,仿佛冻在了虚空。云之下,洋洋洒洒铺开一片淡红色的冰海,冰海边匍匐著金色的小村,小村后伸展着古铜色的苔原,苔原上孤零零立着如蚁的我。
  • 只那么不经意地仰头一望,世界就悄然淡去,宛若一帧照片,焦点清晰,背景虚化,如雾如水,漫出画外又浸入画中,全部的存在都只为托出那个焦点:淡淡青天中的半轮春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