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为正义真理奋斗不屈的人们

严酷的光荣(十三)

李卫平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8日讯】第十二章

《新闻联播》正在播送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的新闻,这两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共产党组织的头头正在握手言欢。一般而言,外交活动中最高领导者会面前重大的障碍都已解决,因而其仅具象征意义,理当轻松随意,但他们却完全相反,十分严肃。

突然,女播音员的画外音解说一反常态地被会见者的原音所取代。赵紫阳操著浓厚的河南口音,字斟句酌地告诉戈尔巴乔夫:中共于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还做出了一个秘密决议,该决议将中共的最高权力赋于邓小平。

中共的实际领军人物是邓小平,这是一个举世尽知的秘密。尽管如此,由中共总书记本人亲自出面证明这一事实却仍然极具爆炸性。

电视机前的人们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待他们从周围人的表情及对话中得到确证后,一个个不禁目瞪口呆,又惊又喜又担心。这意味着以赵紫阳为代表的中共改革派为建构自己的权威,终于决定破釜沉舟向邓小平的最高权力提出挑战了。

自民立即赶往珞瑜大学。

枫园的活动室中座无虚席,学生领袖们正在研究下一步的斗争策略。自民告诉与会者,学生运动现在已面临关键性的时刻,中共改革派能否取得党内斗争的胜利,将决定本次学运最终的成败。他最后说:“因此,我们一方面要在武汉组织起更大规模的游行,同时应向北京增派人手,以从两个方面为改革派加力造势,加大对保守派的压力,协助改革派争取最后全面的胜利。”

与会者一致同意自民的分析判断。会议决定,立即动员更多的学生赴京抗议示威;同时各院校要认真清理死角,尽可能地动员更多的学生投身于这场伟大的反腐败运动,尽全力减少逍遥派的人数。

翌日上午,自民向同事们做了同样的动员工作。傍晚,他带着女孩与赵斌
、李波、陈放一同赶赴火车站。

火车站内外早已人满为患,月台上更是人山人海。除少量旅客外,绝大多数均是北上抗议的学生。月台上贴满了“打倒贪官”之类的标语,学生们三五成群围住一个或两个旅客做宣传鼓动工作。每逢列车进站,月台上立刻响起一阵口号的狂,并立即有学生拎着油漆桶上前,见缝插针般在列车车箱两面书写标语,另有专职学生到各车窗口发放传单。

开往北京的列车进站时场面最为热烈。车上的学生与车下的学生用口号声和歌声互致敬意,相互鼓励。车刚一停稳,车下的学生们便一拥而上,争相向前,车上的学生从车门与车窗里将双手伸向素不相识,然而却息息相通的同学。

乘警们从餐车上下来,走到距其最近的一节车箱门口,对拥挤的学生们大喊数声,阻止他们上车。然而,他们却并不采取任何阻拦行动。除去秩序特别混乱时,乘警们上前来维持一番外,他们就一直笑咪咪地站在一旁注视着发生的一切,直到开车。一些具骑士精神的青年乘警甚至不惜流一身臭汗,为身体弱小的女学生们开避一条通畅的小道。

人多车少,尽管每趟车都塞得如同沙丁鱼罐头般,但车下仍挤满了失望之态溢于言表的学生。列车缓缓启行,车上欢声雷动,口号声、歌声响成一片;车下的学生从失望中回过神来,报之以同样热烈的口号声和歌声,并相约天安门广场见。
短暂的消沉一扫而光,人们的情绪再度激奋起来。

自民等人挤上车时已近凌晨四时。

精神极度亢奋了一天的人们终于疲倦了,车箱里的人大都已沉沉睡去。有的人大张著口,仰头向天、鼾声如雷,一副吞天咽地的模样;有的人半张著嘴,歪头靠在他人肩上,口中垂著一串长长的涎水;有的人紧闭着嘴,咬牙切齿;有的人转动身躯,嘴一张一合,伊伊呀呀发着梦呓。睡状千姿百态。

自民发觉欣赏人们熟睡的姿态也是一件颇有趣味的事情。白天人们的表情毕竟有太多的人为成分,只有在沉睡中人们才完全脱去了伪装。这没有丝毫装饰成分的表情表面上看似乎完全没有美感,但只要认识到这是真实,认识到生活中真实不仅是最重要的,同时也是最美的,那么就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人之不同正如人们的睡姿各不相同一样是确实存在的,天经地义的,亘古不变的。这使人们不由想起要求所有人都必须保持完全一致的思想、语言和行动是多么荒唐与可笑。
自民等人在密集的人丛中艰苦地穿行了好一阵,总算找到一处可以立脚的位置。女孩紧紧依偎在自民胸前,站立中他们沉沉睡去。不过,自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正站在飞驰的列车上,他奇怪自己居然能于这种情况下安然入睡。

黑暗中传来喧嚣的搏斗声,人们正在围攻一座颓败狰狞的城堡。刀剑镐锤击打在墙壁上,迸出朵朵光华,照在人们血汗混迹的脸上。

城堡纹丝不动。

“它太强大了,我们奈何不了它。”有声音气馁道。

“我们一定能战胜它!”更多的声音坚定地回答。

突然,城堡张开血盆大口,吐出漫天黑气,于此同时,它晃动庞大的躯体将周围的人们击倒在血泊中。惨云愁雾,遍地哀嚎,尖细的恸哭像细钢丝之间的磨擦声,似要勒断人的神经,刺激得人们要发狂。

“神啊,难道你的正义与公平不行在这地上吗?!”自民跪在地上,热泪长流、仰天长啸。

半空中飞起一道金蛇,紧跟着一声炸雷平地响起,狂风暴雨接踵而至。风雨中自民继续呢喃祈祷。

“孩子,我是你的神。”冥冥中传来慈爱坚定宽厚有力的声音,“我的孩子,不要因一时的挫败而失望气馁,更不要被对手外表的强大所吓倒。你看那个怪物,它就像一株老树,尽管外表仍然枝繁叶茂,但内里早已烂透,你只需轻轻一推,它就将折断倒地。去,找到它的根,我将使你得胜有余。”

自民腾地跃起,点燃火把,冲进黑暗恐怖阴森的城堡。堡内冷气逼人、阴风习习,令人毛骨耸然。一股强大的力量试图阻止自民前进,尖锐的啸声几令他精神崩溃。自民艰难地定住踉跄的脚步,继续向前。阻力更大,啸声更为尖厉,他满面冷汗,混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在这里,自民遍观了世上最无耻、最肮脏、最虚伪、最恶心的事物。

远处传来一股霉烂的腥臭气,自民迸住呼吸、奋力前进:是那根,已发霉烂透的根。他快速冲上前去,猛地将火把塞在烂根上。

喀喇喇,一阵地动山摇,残暴丑陋的城堡在自民周围土崩瓦解,黑雾消散,旭日东升,人们在明媚的阳光中欢呼雀跃。

列车减速进站,自民惯性向前冲去,有人用双手托住他前倾的身体。他睁开眼,看到一张陌生但却十分友善的面孔。自民点头微笑表达谢意。

窗外,阳光散射著耀眼的光芒,人车川流不息,过往的行人皆凝神观看车厢体上的大幅标语。这时,自民方发觉自己正坐在椅子上,女孩在他身边,赵斌他们坐在车厢的另一侧。一干人依旧沉浸在梦乡中。

怎么可能有位置坐呢?上车时这个位置上坐的是…啊,对了,不就是刚才扶自己的那个学生嘛。想到此,自民忙站起来道谢,并请该同学坐回自己的座位。

这位头扎红布条的学生操著一口浓重的广东普通话说:“我在广州上的车,坐的时间太久了,站一站倒觉得很舒服。你多休息会不要紧的。”

自民心里热乎乎的。他估计目前站着的学生可能都是广州和长沙上车的,他们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了武汉上车的同学。

特快列车驶入郑州站,又一个欢腾的海洋。

震耳欲聋的口号声将车上的人们从沉睡中唤醒,月台上热烈的场面再次拔动人们最敏感的神经,车上的学生抛掉疲惫与倦意,再度兴奋起来。他们呼口号、唱歌,向车下的同学舞动V型手势。

可能是因为列车严重超员,车门打开后仅下了几名旅客就关上了。列车很快再度启动滑行,郑州的学生们急得在月台上大呼小叫。从窗口爬进来的学生,得意洋洋地向站台上的同学挥手告别。女生们望着渐渐加速的列车跺脚气恼之际,几名男生仗着矫健的身手飞车扒上车窗,在车上车下的女生大惊小怪的尖叫声中,人们将这几名勇士拽入车内。
自民拽入的勇士是个急性子,他两条腿尚挂在车外时就激动地高喊:成功了。

上车后,他立即高声介绍郑州学运的情况。他详细讲述了在“二七”烈士纪念塔前的游行,其声情并茂的演讲、惟妙惟肖的动作赢得了阵阵掌声。

车厢内的气氛愈见活跃。

紧接着,让座给自民的学生介绍了在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前宣誓的感人场面,长沙的学生将在烈士公园和省政府的游行演述了一遍。让座的学生问自民武汉的情况,立即有人接过话去。

自民陷入沉思中,他感到在学生们绘声绘色的讲述中少了一点东西,最重要的东西。
天黑后不久,列车到达终点站北京。

月台上十分拥挤,人流熙来攘往,女孩紧紧地挽住自民的手臂。自民、赵斌等人正准备告别,前往他们各自在京的同学朋友处,突然,一阵人流向他们冲过来,自民忙搂紧女孩。瞬间他们便在人流的裹挟下各自西东,于是他们只好对着空中互致珍重平安,匆匆分手。

自民来到老同学马汉的宿舍。宿舍中拥满了人,只是不见马汉。一名学生告诉自民,马汉外出开会,很快回来。

自民躺到马汉床上,立刻昏昏欲睡,女孩坐在板凳上翻看一本书。

迷糊中他感到周围的人正在争论什么,虽然听不清争论的具体内容,但他却能肯定是有关民运下一步的策略。他稍微清醒一点时,断断续续听到有人说:等一等…马汉…新的计划。然后,他又迷糊了过去。

“哎,你怎么来了?!”随着一声惊喜地高喝,自民被猛拍一下,他打个激灵,睡意全消。

马汉顾不上与自民寒喧,迅速转身说:“最新消息,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将学生运动再向前推进一大步。大家都明白,腐败官倒是结果而非原因,因此,本次学生运动的最终诉求是‘争民主、争自由、反独裁。’”

在这里,自民首次听到了王军涛、陈子明的名字,他们后来被中共指斥为操纵“八九”民运的黑手。

大家散去后,两位老友先是四手紧紧相握,四目相对,然后彼此在对方肩头猛击一拳,相视大笑。马汉高兴地说:“我们学校今天刚派出去一个南下宣传团,我托人带了封信给你,希望你马上来京,没想到你倒先来了。”

“虽然离校已经四年了,但这点意识还是有的。”自民说道。

“你做得对。这实际上是一场全民的运动,需要每一位公民的参与。如果成功了,中华民族就腾飞有望了!”马汉抬起头,虚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满怀憧憬地说道。
自民请马汉为女孩安排住处。

两人出去后,自民以最快的速度洗嗽完毕,钻入被窝,进入梦乡。睡梦中,无须的马汉居然满脸虬髯。他要求自民以后多帮他照顾父母,自民上前正准备询问详情,穿着白袍的马汉却一蹦一跳摆手微笑消失了。

清晨,自民在阵阵喧闹声中醒来。充足的睡眠彻底消除了疲劳,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感到精神焕发,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量。

书桌上摆着一大碗稀饭,另一碗中放着几个大肉包子,碗下压着一张信笺,上写:餐后操场集合。

女孩很快来到宿舍,两人打冲锋般吃完早餐。

走出宿舍楼,望着熙攘嘈杂的人群,女孩茫然四顾。

“操场在哪?”她懮愁地问。

“跟着大队人群走,准保没错。”自民胸有成竹地回答。

女孩侧首欣赏地望一眼自民,双手更紧地挽住他。

操场上已然黑鸦鸦一片,站满了学生,后面仍有大批学生源源不断涌来。一杆大旗随风飘扬、猎猎作响,马汉与一干人在主席台上,他正在强调游行注意事项。

“…总之,我们要有节制,不可有过激言行;另外,一定要提高警惕,防止坏人捣乱、破坏。”

在激昂的口号声中,队伍出发了。大旗后紧跟一副横幅标语,上书“罚杨治李整邓。”该标语套用当时使用率颇高的一句政策短语:“治理整顿,”将斗争的矛头直指中共保守派。很多学生在自已上衣的前后两面写上“自由、民主、反独裁”等短语,更多的学生将红布条束在头上,上书帕克利特?享利的名言:“不自由毋宁死。”

游行队伍很快便拐上了大街。街道两边挤满了群众,距离稍远的群众向学生们招手致意,表示支持,路边的群众则拉住一些学生,递上茶水、冷饮,赞扬他们的正义行动,鼓励他们坚持斗争,直至取得最后的胜利。

距天安门广场越近,街道两边的群众越多。

天安门广场–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中国大陆政治中心和最高权力的像征,平素空旷安静之地–此刻人山人海、人声鼎沸、旌旗招展、标语蔽日,大陆人民争自由、反独裁的政治理想与政治热情在此处得到了空前的直接表述与释放,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这是首次超过百万人的大规模游行,天安门广场变成了人的海洋。

自民牵着女孩在水泄不通的人群中经过一番近乎搏斗的艰难穿行,终于来到广场的中心:绝食团所在地。与外面的喧闹形成鲜明的对照,这里异常安谧,三千名绝食学生静静地坐着或躺着。坐着的一般是绝食不久的学生,躺着的则是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的学生。

周围的人们被这庄严肃穆的宏大场景所震慑,也都保持着沉静。医护人员在绝食团中忙碌,他们都是牺牲休息时间,自愿来到广场义务服务的。学生中有数度昏厥而依然坚持绝食者,医护人员对他们实施二十四小时监护,以便在出现危险时于第一时间将他们送进医院抢救。

两位医护人员正在劝说一名躺着打吊针的男同学,希望他能停止绝食。

这名同学患先天性心脏病,绝食中多次发病,生命危在旦夕。但每次苏醒后,他都毅然决然地拨掉自己身上的针头,拖着虚弱的身体,蹒跚着脚步离开医院,再度返回绝食队伍。此刻,他正紧挺著精神,发出震聋发馈的声音:“如果民主运动的胜利必须有人献出宝贵的生命,那就从我开始吧!”

这虽然细弱然而却掷地有声的宣誓,深深地震撼着近旁的每一个人的心灵。那名男医护人员紧咬住嘴唇,瞪大双眼,任由泪水无声地流淌;女医护人员背对着我们,无法看到她的面部表情,但从其猛烈抽动的双肩可知,她一定在伤心地大声啜泣。

这时,他母亲手牵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走出人群,她悲切然而却无比自豪地说:“我支持我儿子,万一他有何不测,”母亲声音哽咽,泪水夺眶而出,她稍停一下,强忍住内心巨大的悲痛,“我还有一个儿子,他将接替他哥哥未竟的事业!”

被母亲推向前一步的少年稚气未脱,他悲壮中尽显豪迈,坚定地说:“如果我哥哥牺牲了,我就接替他将绝食斗争进行到底。”

多么高贵的灵魂啊!为了正义与理想,自愿舍生取义;多么伟大的母亲啊!为了信仰和真理甘愿献出自己的亲生骨肉。

自民双眼模糊,女孩早已泪水涟涟。

有人在身后大声抽泣,声音很熟悉,是虹。

当此情景,即使是铁石心肠者也不禁悲从中来、愤由心起。人们不禁要问,绝食已开始一周,我们的“人民”政府为何仍然不闻不问、漠不关心?难道中国百姓的生命真如草芥般卑微吗?

天空依旧,大地依旧,宇宙依旧,这意味着什么呢?

天道不变!

人世间的巨变沧桑在天道中只不过是小小的偏差,它终究将回到正轨之中。最终决定一切的是永恒的正义与真理,绝非暴力与权柄。这不是基于人的自信,而是基于造物主创世时的安排。

几顶简易帐篷前插著一杆大旗,上书“外地高校自治联合会”几个行书大字。鲜艳的旗帜在初夏的轻风鼓动下缓慢飘扬,像波动的彩云或红色的海浪,黄色的大字与灿烂的阳光一起向周围散射出金色的光芒。

自民与女孩来到账篷前,见到人们进进出出、异常忙碌。

“肯定又有什么事?!”女孩拉着自民急切地说。

“对,一定有或将有重大的事件发生。”

经询问,了解到政府将于当晚与绝食学生举行对话。

初闻此一喜讯,自民为之一震,将信将疑。待确证消息后,他不禁额手称庆。对话尽管姗姗来迟,但好事多磨,它终究来了。

人类已即将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华民族也应该有足够的政治智慧摆脱惟有通过屠戮才能达到政治目的的窠臼了。这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人们都热切地希望中国从此步入一个用理性和平谈判的方式,而非暴力血腥的方式,来解决国内不同族群和利益群体的纷争的崭新时期,以最小的代价、最高的效率达成双赢的结果。

晚上,人们围聚在电视机周围,急切地等待着对话的开始。

对谈判成功的殷切希望与担懮谈判破裂的情绪复杂地交织在自民心中,他面无表情地站在人群后面,心绪不宁。他虚立起一条腿,脚尖用力在地上转动不停,似乎想将楼板洞穿一样。女孩不满地轻撞他一下,他转头望着女孩歉然一笑,想,也许别人和我一样,但他们却镇静得多。自民开始注意周围人的情况。他的心情转而随着身旁人们辩论的进程不断地变化,时而多云转晴,时而多云转阴,言辞中不断出现自相矛盾之处。
李鹏代表政府与学生领袖对话。一开场,他即要求学生立即停止绝食,并宣布别的问题以后再谈。似乎这不是一场政府与民众的平等对话,而是政府召开的某次会议,他只需宣布某项决定即可万事大吉。

学生领袖们断然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重申了自己的基本诉求:一,承认学生运动是爱国民主运动,推翻“4?26”《人民日报》社论;二,拿出切实可行的肃贪方案;三,加快政治体制改革。

李鹏使劲拍著沙发扶手,声色俱厉地说:“你们必须立即停止绝食,否则同学们的生命危在旦夕!”

“他怎么今天才知道绝食会死人呢!”一学生挖苦地说道。

绝食会死人只是其言的表意,实际上他的话是有更深的含义的。自民暗自揣测。
“同学们甘愿为祖国的民主、繁荣与进步牺牲青春与生命。”一名学生领袖慷慨激昂地回答。

李鹏闻言勃然大怒,拂袖而去。

关于对话的诉求,事前在学生领袖中引发了非常激烈的争论。经反复辩论、再三权衡,
为争取对话取得成功,学生们将起初的八项主张削减至上述三项最基本的要求,但这仍不能见容于政府。

原以为能于中国历史上大书特书一笔的严肃重要的首次官民对话,却于打个屁的功夫草草收场了。失望愤怒之余,人们更积极地投身于游行示威抗议活动之中。
这天,发生了民主运动开始后的首例悲剧。

三名来自湖南的青年,将数瓶墨汁泼到天安门城楼中央的毛泽东画像上。孰料此举却引起了正在为争取民主自由而抗议示威的学生们的愤怒,他们将这三名青年抓住后移送给了警方。

学生们的举动立即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普遍关注。为自由民主奋斗的学生,居然与向专制独裁像征挑战的人们形成了尖锐的对立,这是多么巨大的悲哀和遗憾呀!这说明包括大多数青年学生在内的中国人都对中国现代史缺乏正确的认识,它同时说明,那些甘为民主自由抛头颅洒热血的青年学子其实并不懂何为民主自由,至少他们对这些理念缺乏全面深入的认识与理解。

长期以来,人们只能从官方得到有关历史的简单说教,历史的真实性、丰富性、复杂性全然被抹杀尽净,导致人们错将残暴、独裁、反动当作英明、民主、伟大。中华民族曾多次在欺骗和淫威下与历史嬉玩,但历史却不是可以嬉戏的对像,所有对历史的不敬,最后都无一例外地受到了它的严惩。而民主自由最基本的内涵,即是对不同意见的包容和尊重。

多年后,学生们终于认识到这三名湖南青年是真正的先知先觉的勇士。他们首次在公开场合剥掉了毛泽东的画皮,还其以超越了秦始皇与希特勒之残暴的大独裁者的本来面目。
不论如何上纲上限,这三名青年的行动只是玷污了毛的画像而已,而这是不构成任何犯罪的。当然,他们的行为损坏了公物,可以根据有关行政法规对他们进行处罚。但“六四”镇压后,这三名青年却均以反革命罪被判重刑。由此可见,自由裁量在这个国家泛滥到何种程度。

晚上,李鹏出现在电视中,他以少见的激动与流利,声嘶力竭地宣布,在北京部分地区实施戒严。

截止目前,民主运动始终以和平公开非暴力的方式有序进行,保持着高度的理性与节制,学生们的政治诉求也只是符合全民利益的反腐败与加速政治体制改革。戒严既无必要,更无道理。此举立即激怒了人民大众,他们的答复是更深入地参与到争民主、反独裁、反腐败的抗议示威斗争之中。

北京市每天都有几十上百万市民涌上街头,他们堵住各个路口,阻止部队开进市内镇压抗议示威的学生。北京市民的政治热情与献身精神是值得人们永远铭记的。

自此,政府与民众的对峙出现了,冲突随时可能发生。事态的走向牵动着全中国人民的心,同时也引起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每位正直的中国人都希望此一事件能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获得最终解决,每位有良知的中国人是绝不希望此一事件沾染上丝毫血腥气的。(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