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Ⅲ 亘古之谜(上)

正见编辑小组

巨石构成的遗址的立体图(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海底遗迹

挑战人类历史观

您知道地球的历史吗?目前科学家经过研究后推测我们现在所居住的地球约在四十六亿年前诞生,一直到新生代第四纪的更新世,也就是约一百八十万年前的冰河期时代,才开始有猿人的出现。根据一些化石的研究,科学家认为人类一直到距今一万二千年前的全新世,也就是最后一次冰河期开始衰退并趋于结束时,才开始有所谓的社会生活及文明存在,但这些文明似乎都停留在新石器时代。现代人类历史时期的定义是根据五千多年前开始留下的文字符号所保存的使用记录,在此之前的时期则为史前时代。

然而,出乎科学家的意料之外,在许多大洋底下陆续出现的海底文明遗迹挑战了这样的历史观。这些海底遗迹的建造者,似乎不仅有精巧的建筑技术、工艺水准,也懂得运用文字及拥有建造金字塔式建筑的能力。如果以现代科技推算这些海底遗迹所在位址的海域,至少都是在数千年前、上万年甚至更久远以前存在于海面上的,因此,可以明确地推断在我们未知的史前时代,曾经存在高度发展的人类文明。而这些文明很可能因为遭受某些变故,导致其文明历史无法延续、流传下来,仅留下片段残骸沉于海中,做为曾经存在的证据,诉说着史前传说的片段。

沉没海底的城市──日本与那国岛海域遗迹

半个世纪前,在日本琉球群岛的与那国岛(Yonaguni)南端,潜水员们在海底潜水时发现了人造建筑物的遗迹,包含被珊瑚覆盖的方形结构物、巨大带棱角的平台、以及如街道、楼梯及拱门状的建筑等。这可说是一座像是祭坛之类的古城遗迹,其范围东西长约200公尺,南北宽约140公尺,最高处约达26公尺。


日本琉球群岛的与那国岛海底遗迹中带有平整、呈直角的阶梯建筑(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日本琉球群岛的与那国岛海底遗迹中带有平整、呈直角的阶梯建筑(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与那国岛海底遗迹中筑有阶梯的巨大平台(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与那国岛海底遗迹中筑有阶梯的巨大平台(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一九八六年,当地的潜水员将这座海底城命名为“海底遗迹潜水观光区”,经过报导之后引起了世人的注意。其后琉球大学成立“海底考古调查队”开始长达八年的调查,包含在石桓岛东南至东西方沿岸的海底,又陆续发现各种石砌建筑、柱穴、人头雕像、拱门、石器及几何图形的海龟雕塑等。另外还发现“+”、“V”等形状的线刻文字,与一个直径76公分长的牛只形状的石头雕刻。

由高处往下看,遗迹的四周围有市街、农地,最大的一处遗迹全长100公尺、高25公尺,由巨大的岩石所筑成。据琉球大学“海底考古调查队”以电脑合成方式绘制的立体图显示,该遗迹可能是古文明居民聚会祭拜的神庙。神殿北面有二个半圆形的柱穴,考古学家认为是举行仪式前沐浴之处,而神殿东方有拱形城门,城门附近有两块重叠巨石,上方留有长方形人工雕孔,据推测应为经过加工而成的城堡的基石。


巨石构成的遗址的立体图(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巨石构成的遗址的立体图(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此外也在与那国岛东南海岸著名的“立神岩”下方海底,发现高达数公尺的人头雕像,其五官及脸孔清晰可辨。稍后在附近的“石碑岩”巨石上,发现了一些无法解读的类似文字的雕刻痕迹。


与那国岛海底高达数公尺的人头雕像(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与那国岛海底高达数公尺的人头雕像(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长度超过十公尺的“石碑岩”上面发现无法解读的,类似文字的雕刻痕迹。(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长度超过十公尺的“石碑岩”上面发现无法解读的,类似文字的雕刻痕迹。(图片提供:木村政昭教授)

琉球大学地质地球科学系木村政昭(Kimura Masaaki)教授在一九九九年九月接受访问时,表示遗迹以目测即可清楚的辨识是由人工完成的组合。各种证据都显示遗迹的确是人造的,包含四周街道的分布,以及阶梯呈直角状的平坦接面,石块上圆形的孔穴极似以石柱插入后遗留的痕迹等。而人造物及象形文字的发现,更证实与那国岛南方的海底遗迹,确实是人类文明的遗址。

美国波士顿大学修奇(Robert Schoch)教授潜水考察遗迹后表示,这一系列由一公尺高的石块组成的巨大台阶,应是一种阶梯式金字塔。虽然可以假设石块破裂后经由水的自然腐蚀可以产生这样的结构,但他从未发现有什么过程可以产生这样锋利的阶梯断面。伦敦大学的考古学家摩尔(Jim Mower)说如果这个遗址确实为人造的,建造者至少有如美索不达米亚及印度河古文明的文明水准。

东京大学海洋研究所石井辉秋(Teruaki Ishii)助理教授指出,这个海域所在的陆地露出地面的时间,至少是万年前最后一次冰河期的事。而以现代科学的认识来看,万年前的人类还处于原始人追着野兽跑的石器时代,根本没有能力建造这种建筑物。有人认为这很可能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人类文明留下的证据。我们不禁要问:是否真有繁荣先进的古代文明?日本的海底遗迹是一个特例吗?

神秘的台湾澎湖虎井、东吉屿海底古城墙

据台湾古籍《澎湖县志》中的描述,从虎井高处俯视可以看到海底有一片绵延的城墙,当时文人称之为“虎井澄渊”。一九八二年,国内资深潜水人谢新曦找到了澎湖虎井古沉城正确的位置,引起考古人士的关切。

这座古墙遗址呈十字形形状,以指北针测量呈九十度,为不偏不倚的南北、东西走向。主体为玄武岩构成,表面长满海草,东西向总长约160公尺、南北向总长约180公尺,城墙厚度上端约1.5公尺,底部约2.5公尺,有些部分被侵蚀而呈凹凸不平,但搭建城墙的岩石块接缝极为平整。在北部另有呈圆盘形的构造物,外墙直径约20公尺,内墙则约15公尺。

有学者认为古城墙只是桶盘、虎井特殊柱状玄武岩节理地形,一直延伸入海,形成沉城假象。但据地质学家研究表示,自然的岩石若形如城墙,应该是全部连续的,若是人造的话会有中断处;另外若城墙很直,长度又很长,人造的可能性极高。根据研究结果显示,堆成沉城城墙的玄武岩,每块岩石大小相当一致、角度垂直、石头缝隙间又有填充物;此外城墙凹口呈十字形,且接砌面平整,非常符合人造建筑的标准。

以《上帝的指纹》一书闻名全球的英国作家汉卡克(Graham Hancock),偕其夫人在二○○一年八月间会同中、日人员潜水探勘后,说明海底古城墙石块堆砌的方式,明显与玄武岩自然节理不同,应为人工堆砌。他指出“虎井古城墙方位正好是东西走向和南北走向,表现出人造建筑讲究方位的特色”;另外搭建城墙的一块块大石头,表面很平滑,接缝处平整的程度“可以将刀子插入”,因此他认为城墙为人造工事而非自然力量所能形成。

汉卡克并表示,当今的人类文明历史有一个既定的主流模式,但是这个主流的模式却无法解释这些持续大量出现的考古发现,为何共同有着“史前文明”的影子?事实上,人类史上有很多失落的部分是现代历史还无法告诉我们的,而这些失落的线索,很可能就如同澎湖虎井古沉城一样埋在海底,深藏人类文明兴衰的秘密。

除了虎井留有未知的人类文明的遗迹外,二○○二年中华水下考古学会(当时为筹备会)召集人谢新曦宣布,他与一群摄影、历史、文化等十多名专业人士在中山大学海洋环境学系副教授田文敏协助下,利用水下声纳扫描辅助,于东吉屿西北水深25至30公尺处发现一处百米长古石墙。

这处古石墙平均高度1公尺、宽度50公分,呈东西走向。依声纳扫描资料显示,同样的石墙有四到五道,墙面的小凹洞中还夹杂着小卵石。谢新曦指出,由墙面外形及周遭海床研判,应该是人为堆砌的石墙。 (待续)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10-14 9: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