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工阿庆伯的故事 (5)

侯念祖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18日讯】3‧

中秋节过去了,作坊内开始更加地忙碌了,每年中秋节过后,就是做木这一行业的大月,因为从中秋到农历年前,是迁居与结婚的旺季,新居需要家具、结婚更要办理嫁妆,所以从中秋之后,店里订货的顾客从未有一日间断,每天也都有像是出不完的货;师傅们每天都要加夜班赶工,徒弟们当然也不能闲着。

自从和阿成师谈过,解开了心结的阿庆,手艺像是火箭炮般的向上冲高了好大一截,在这个旺季中,着实帮作坊里分担了不少的工作。头家师父忙得每天笑呵呵的,对于这个徒弟满意极了,心里也逐渐的不把他当成学徒看待,每当为师傅们准备加夜班的宵夜时,也都不忘了替阿庆准备一份。

但是阿庆这时可儆醒多了,虽然和师傅们有了一些相同待遇,但是他总不忘提醒自己还是个必须不断提高的学徒,而学徒就是不足的、不够的,所以他还是和其他学徒一样,每天主动做些打杂的琐碎工作,稍微空闲时就仔细观看其他师傅的工作。因此,虽然在这忙碌无比的季节中,师傅们再也没有时间教他些新的工作,但是从对于师傅们工作的观察和自己的体会,再加上得空时向阿成师请教,阿庆对于更深一层的作品也慢慢的能够掌握到一些要诀了。

几个月就在忙碌当中很快的过去了,过年前,头家师父给了阿庆一个红包,金额虽然不大,但却也是破天荒的一件事,因为按传统来说,学徒们除了一些人们习称为“剃头钱”的很少的零用钱之外,是完全没有任何工资的,更遑论过年时有奖金可以拿。

当头家递给阿庆这个红包时,阿庆却感到十分为难,迟迟不肯从头家手中接过这个红包。头家有点儿纳闷,弄不清楚这个学徒心里在别扭着什么,那只递出红包的手更尴尬得不知道该不该收回来,犹疑之间,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阿庆看到头家蹙起眉头,只好吞吞吐吐地说出心里的难处:“我…还是学徒啊。”

头家一下子松了脸色,看了看眼前这个脸色涨得发红才勉强挤出一句话的阿庆,笑嘻嘻的对着他说:“呵呵,你以为拿了这个红包就是师傅了啊,你想太多了吧!你如果认为自己还是学徒你就是学徒,谁也不能说你是师傅的,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看你自己呀!”

阿庆立刻体会到头家话里的意思,他心里恍然大悟:“是啊,我只要能把握住自己这颗心,那还怕什么呢?”于是阿庆毕恭毕敬地向头家行了个礼,双手接下了这个红包。

头家赏给阿庆一个红包的事情,立刻在作坊中传开,肯定者有之,羡慕者也不少,当然,还少不了一些嫉妒的冷言冷语,说着什么“破坏规矩、宠坏学徒”的小话。可是不管当什么样的话传进阿庆的耳中,他也只当作是耳边风,因为他知道“最重要的还是这颗心”。

热闹的春节终于过去了,作坊开工后仍充满着一股过节的气氛,师傅和学徒们都显得有点儿懒散。从春节过后,其实也正是木工这一行业最清闲的时刻,该入新居的、该结婚的,大多在春节前就赶着完事儿了,所以之前那股赶工加夜班的拼命劲儿,早就一扫而空、烟消云散了。在这个时候,师傅们总是做做停停,闲时就聚在一块儿聊天,要不就溜达到其他作坊去串串门子,联络联络感情也顺便交流些经验。师傅们轻松,而学徒们也都趁着这个可以稍微摆脱师傅斥喝的机会喘口气。

一天下午,阿庆闲得发慌,在作坊里四处转悠,想找点事儿干干。当他晃到另一间房时,看到雕刻师傅阿同师正在专注的刻着牙子上装饰用的花草云纹,阿庆挨近阿同师的身边想看得更仔细些,只见阿同师熟练俐落的刀法,似乎轻轻松松的就在木身上刻出了那些有着画龙点睛之妙的美丽线条。阿庆一时之间看得入了迷。

这阿同师是头家的弟弟,在他们六个兄弟中,只有阿同师一人专攻木作中的雕刻一门,阿同师虽然也有个属于自己的小雕刻作坊,但是他每天下午也都会到大哥的作坊中帮忙作些家具上的饰刻工作,他说,因为这间作坊是他们父亲所留下来的最重要遗产,因此,好好的维持这间作坊对他而言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阿同师所雕刻的佛像在镇上相当出名,但是镇民们也都知道他有个习惯,对于委托他雕刻佛像的人,他总是会仔细的“审核”一番,如果有人心术不正或名声狼籍,无论出再高的价钱他也都拒绝接受委托。阿同师总是说:“我刻佛像是要人尊敬向善用的,而不是拿来求一些乱七八糟的、来被糟蹋的,如果佛像被那些性地坏的恶人糟蹋了,雕刻佛像的我连带的罪也不小啊!”

阿同师将雕刻完了的牙子放下,这才发现阿庆像支木头般的杵在他身边,便开玩笑地对阿庆说:“阿庆仔,在偷学功夫喔。”

阿庆尴尬的羞红了脸,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得慌忙的解释说:“没有啦,我是看到师傅你刻得很美,所以就这样一直看下去了…我不是要偷学啦。”

“偷学”在传统作坊的技艺传授中是一件很敏感的事,因此,阿同师发现对这个憨直的学徒来说,开这个玩笑很可能会让他不知所措,所以便爽朗的呵呵笑了两声,站起来伸伸腰杆,转身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突然间,他生出一念,心想:“我干脆问问他想不想学点雕刻功夫,这样不至于让他太难堪,就算他不学,也可以表示我不是那么小器的人。”

脑中一念闪过,他转过头看了看阿庆,觉得这个学徒越看越顺眼,于是便开口道:“你想不想学雕刻呢?我可以教你一些。”

阿庆一听,有些不敢置信,深怕一迟疑,师傅又改变了主意,连忙点头回答:“好!好!我想学!”(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吃了几口面后,阿成师停下筷子,看着阿庆,开口说:“你知道我的父亲和伯父是从唐山过来的木工师傅吧。”阿庆不知道阿成师为什么突然说起这档子事儿,不过阿成师的父亲文林师和伯父启林师过去是这个小镇上非常有名气的木工师傅,他们的故事早已是镇民们所耳熟能详的了,因此阿庆便点了点头。
  • 几个月过去了,聪明的阿庆陆续学会了各式各样的刨刀和锯子的基本功夫,也学会了几项较小件的生活用品--像是肥皂篮、畚斗和小圆椅--的制作,师傅们都很喜欢阿庆做的这些小东西,这些小玩意儿虽然只是附送给订制整组家具做为嫁妆的顾客的赠品,但是赠品做的漂亮,总是也有些锦上添花的效果。
  • 有过一年在师父家打杂当奴仆经验的阿庆,这会儿隐隐约约的明白了,师傅们也是在观察他、磨练着他,看看他是不是个可造之材。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阿庆做的更起劲了,心里剩下那一丝的委屈感觉也消失了,他每天在作坊中提起精神专注的注意着师傅们的动作,只要哪一个师傅一抬头,他就飞快的跑到他面前,听候师傅的差遣;慢慢地,许多工作也不必等师傅号令,他就知道该怎么做、做些什么,虽然师傅们嘴上不说,但是阿庆可以感觉出来,师傅们对他的态度比起刚开始时要和善的多。
  • 由于一些历史的因缘,这个镇上以木工为业者非常的多,其中,八十九岁的阿庆伯,是最受到老老少少众多木工们的推崇与景仰的。阿庆伯为人谦逊、随和,而且在技艺的水平上,更是其他木工们所崇拜的对象。虽然在木制家具的制作历史上,木工、雕刻以及髹漆很早就因为分工的缘故而分开制作与传授了,但是阿庆伯却一身兼具了这三种专长;不只如此,兴趣广泛的阿庆伯还专长于古诗词的创作与吟唱、中医医理与药理、周易风水勘舆等等,甚至这个镇上许多庙宇在兴建之时,都还是请阿庆伯帮忙设计与监工的。
  • )韩国女星沈银河前天宣布下月18日下嫁男友池尚旭后,韩国传媒纷纷向她的未婚夫大起底:准新郎家底丰厚,有两个妹妹,是家中的长子,其父亲拥有数百亿韩圆的企业,他在著名延世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留学美国史丹福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并在日本东京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精通英日语,曾任政府机构的建设研究员,他的名字在网上搜查率更打入十大。而他本身对健身甚有心得,去年5月,他曾出版健身书,介绍健身秘诀。
  • 在九三军人节前夕,本报于台中县太平市建国里活动中心举办了“抗战胜利60周年,还原历史真相”的九评座谈会,座谈过程凸显了这个节日的意义。此次座谈由国立雾峰农工教务主任邱添喜主持,邀请到的与谈者有亚洲大学助理教授侯念祖博士及前上海医科大学小儿科主任聂淑文医师。
  • 前记:本文作者过去十多年来曾积极参与学生运动与社会运动。1990年时的“野百合学运”,作者时为东海大学校际代表,并因此成为进入总统府的请愿学生代表之一,之后并曾担任“全国学生运动联盟”中区召集人,此后积极参与各项运动,并曾自诩为“左翼”知识份子。2005年初,《九评共产党》出版后,作者在理性慎重的思考下,毅然向“左翼”思想告别,也缘于此,曾和部分过从密切的“左翼”朋友们有过一场对话。这封信,是在7月初接到这群朋友们“厘清组织关系”的信件后,对于他们的回复和对话尝试。以下信件中人名和组织名称略去。
  • 青年时代就参加学生反对运动的台中健康暨管理学院教授侯念祖博士回忆当年说:“反对运动就是一味的要反对政府,当时也接触过马克斯思想,去年我读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以后,把我以前对共产党的想法完成否定了,因此为了要告别马克斯,我还是上网办退党。”对于有人质疑退党人数统计的正确性,他以现身说法的语气说:“我有上网声明退党的经验,声明文要经过审核的,而且中国大陆的党员有的不会上网,有的上不去网站,因为被中共封锁了,所以到目前300万退党的人数,实际数字只会多不会少。”
  • 若说上个世纪的两场世界大战,让世人们开始省思人性与科技文明的发展之间,二者不一定并行的事实--并且直接催生了〈世界人权宣言〉,以试图落实在这样的时代中对于人性和人权的保护与规范--那么,这一对于人性和人的直接迫害的惨痛经验与彻底反省,主要便是以德国纳粹所成立的奥兹维辛(Auschwitz)集中营作为一个代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