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金瓜石.黄金博物园区

Tony 撰文、图、摄影

餐厅(左)及太子书房(右)。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金瓜石“黄金博物园区”在去年(2004年)底热闹开幕了。由于预期开幕人潮多,所以并没有急着去参观。转眼之间,开幕已将近一年了,特别选择暑假过后的非假日上山,没想到金瓜石车站旁的停车场竟停满了车。记得以前即使是假日前来,也能找到车位。于是只好转往“劝济堂”后方的停车场。


黄金博物园区
黄金博物园区

虽然停车不顺利,但由此可以感受到金瓜石这座山城终于因“黄金博物园区”的开幕而再度活络起来,心情也感到相当安慰。一个景点能否繁荣,重点不在于假日,而在于非假日的游客;诚如台湾观光协会会长严长寿先生常说的,如果一个旅游景点的饭店只有周六、日住客率满载,而周一至周五房间空空荡荡,则饭店其实很难经营及赚钱。

虽然金瓜石的游客人潮还比不上九份,但已不再是昔日那般冷热极端的对比。虽然,我承认我自己较喜欢金瓜石 昔日那种朴拙沧桑的感觉,但我并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旅人。

沧桑只是回首过去,若小镇失去了繁荣的动力,则聚落如何生存与发展呢?还是得追求繁荣。金瓜石能够浴火重生,是以历史的沧桑为根基。能守住沧桑,便能保住繁荣,其实两者并不冲突。如今的金瓜石又站上迈向繁荣的起跑线上。

每次来金瓜石,总会路过九份,总不免拿两地做比较。对照今日的金瓜石与九份,其实与八、九十年前两地发展的情况颇类似,九份的繁荣来自民间活泼自主的力量,而金瓜石的繁荣则来自官方有计划的扶持,这种分野本质上也是一种历史的延续。

当年,金瓜石属于日本人“日本田中矿山业株式会社”管理的矿区,九份则属于台湾人颜云年“台阳矿业株式会社”的矿区,经营方式不同,九份呈现热闹、开放,宛如“小上海”夜夜旌歌的景象;而金瓜石则显得安静而秩序井然,气氛明显不同。


矿工架设相思木,以支撑矿坑。
矿工架设相思木,以支撑矿坑。

台湾光复后,金瓜石矿区的日人资产为政府接手,由台金、台糖、台电陆续经营;而九份矿区则属于民间私人产业。矿业沈寂后,九份、金瓜石都因此而变为萧条。1980年代起,九份重启繁荣契机,纯是由民间的力量所推动,一如百年前的历史翻版。

而金瓜石由于政府拥有大笔的矿区土地,因此能够整体的加以规划及开发,一举而成立“黄金博物园区”,宛如当年日本人对金瓜石整体规划的翻版。如今,九份与金瓜石各自发展出不同的旅游内涵,其历史的根源,其实是相当明显。


本山五坑售票处及入口。
本山五坑售票处及入口。

今天的金瓜石与九份各领风骚,但并非零和竞争,而是互蒙其利,彼此都在为对方增加观光客源。


黄金博物馆
黄金博物馆

“黄金博物园区”内主要参观的馆区有“环境馆”、“太子宾馆”、“黄金博物馆”和“本山五坑坑道体验”。购买一张门票可参观前面三馆,至于“本山五坑坑道体验”则是单独另外收费(注1)。


坑道体验。
坑道体验。

这当中,我最期待的是“本山五坑”的坑道体验了。我这几年看过不少矿坑,现在终于能走进一个真正的矿坑内参观。“本山五坑”利用昔日的旧坑道,再加上新挖的动线,总长度一百七十公尺,真实地呈现昔日矿工在坑内采矿的情况。


本山五坑
本山五坑

坑道内每隔十几公尺就设置一展示点,并有感应式语音导览。当感应器侦测到游客时,自动亮灯探照,并出现模拟矿工的对话,解说活泼生动,很有临场感。途中有模拟坑道爆破的场景,很具声光效果。

由于采取自导式的感应式导览,因此游客可以依自己的脚步及节奏来参观。我不时放慢脚步,等片刻无人,独处于坑道中,去感受矿工在地底下工作的心情。

“本山五坑”的坑道体验走来很有感觉,也很值得回味,但若要指出缺点,我个人则是认为坑道做得太短了。

据说金瓜石的地底下遍布矿坑道,总长度达数百公里(注2),是世界级的奇观。“本山五坑”只开放一百七十公尺做为观光坑道,实在太小儿科。最好能够规划一、两公里或两、三公里长的坑道,这样走起来才会过瘾。

毕竟在博物馆吹冷气、隔着玻璃窗观看陈列的采矿工具、文字图片或影片,都比不上这种亲自进入矿坑的现场体验来的印象深刻。

“黄金博物馆”位于“本山五坑”旁,是由昔日台金矿业公司的建物整建的,一楼展示金瓜石采金的历史、采矿器具及从日据时期到台金时期的文物展示,二楼则展示黄金艺术,其中有一块重达二百二十公斤,号称全世界最大的金砖,曾是开幕时媒体镁光灯的焦点,现在也还是游客争相目睹的焦点。三楼是“淘金体验区”,可以让游客亲身体验淘洗砂金,但须另外购票。

“环境馆”与“太子宾馆”相毗邻,位于“黄金博物馆”下方不远处。“环境馆”是昔日台湾金属矿业公司的办公室,目前已成为“瑞芳风景特定区管理所”的办公室。旁边另有一木造的“矿工食堂”,有提供餐点及有特色的矿工便当,也有广场雅座,供游客在此用餐。

“环境馆”内介绍金瓜石地区生态环境与地质矿体特色。其中,我印象较深刻的是金瓜石的立体模型图上,当年运煤的缆车索道将煤炭从山上的矿区运往山脚下的十三层选矿厂。这情景让我想起,台北县政府规划的“猴硐煤矿博物园区”,计划将要兴建空中缆车,以串连猴硐及九份的景点。

其实我觉得猴硐应该与平溪线的各景点结合,而不是选择与九份串连。若是真要兴建空中缆车,则不如选在金瓜石来重建当年的运煤缆车,一则可恢复昔日的地景,二则可以用来载送游客。

缆车所经之处,可以俯瞰阴阳海、十三层选矿厂、三条废烟道、黄金瀑布、金水公路等世界级的矿山遗迹。

“环境馆”的出口在二楼,与太子宾馆的庭园草坪衔接,动线规划的相当不错。而太子宾馆是我一直想要参观的景点,等了几年,终于正式开放了。


太子宾馆。只开放参观庭园。
太子宾馆。只开放参观庭园。

太子宾馆是“日本田中矿山业株式会社”为招待当时日本皇太子(后来的裕仁天皇)来台视察而兴建的行馆,完工于大正十一年 (1922年),不过日本皇太子最后并没有来到金瓜石。太子宾馆占地三百六十坪,依照日本皇宫太子住屋的格式设计的。日本庭园的造景,雍容典雅,庭内还保存着一棵树龄百年的九芎树。


太子宾馆
太子宾馆

为了维护建物的安全,目前太子宾馆仅开放庭园,游客只能绕着庭园小径,由窗外观看内部的陈设。太子宾馆未开放内部供游客参观,其理由可以被理解和接受。

然而,我也想起名列台湾历史建筑百景的菁桐太子宾馆,占地也不小,以私人的力量经营,还是开放供民众进入屋内参观,而金瓜石太子宾馆,现场所见,人力物力丰富,便让人有“为什么菁桐能,金瓜石不能?”的疑惑与遗憾。

当然,我不是一味批评而已,我也可以提出建议。我建议金瓜石太子宾馆每星期选定一天(非假日)开放给年满十二岁的游客进入屋内参观。


劝济堂铜铸25吨关公像(背景为黄金博物园区)
劝济堂铜铸25吨关公像(背景为黄金博物园区)

以上是我今天参观“黄金博物园区”的心得。整体而言,可以感受得到“黄金博物园区”工作人员的努力与热情,而金瓜石也因“黄金博物园区”的成立而变为更生气蓬勃。

我停车于“劝济堂”后方的停车场,所以也顺道参观“劝济堂”,第一次爬上了“劝济堂”的二楼,去观看35公尺高、25吨重,号称全东南亚最大的关公神像。这么近距离的观赏,才真正地感受到这座铜铸神像的巨大,而且威风凛凛。

以游客的人数来给评分,金瓜石“黄金博物园区”无疑是成功的。当然,我不认为功劳在关公,而是归诸于金瓜石的天生丽质以及百年来的人文遗迹。金瓜石被文建会选为台湾争取世界遗产的潜力景点之一;金瓜石的“黄金博物园区”未来还有第二期,甚至第三期的持续规划与建设。

希望“瑞芳风景特定区管理所”不以现状自满,而能以发展金瓜石成为国际旅游景点为追求的目标,让金瓜石这块“亚洲金都”的招牌再度光芒闪耀。这并非遥不可及的目标。今天的九份已成为香港游客票选最喜欢的台湾景点,金瓜石也应有机会成为日本人最喜欢的台湾景点。当年被日本人挖走的黄金,未来可以把它们从日本观光客的口袋里一一地取回来。

旅游日期:2005.09.06

注1:园区门票:全票100元,可参观“环境馆”、“太子宾馆”和“黄金博物馆”。本山五坑坑道体验另外收费50元,包含保险及使用安全头盔等器具。

注2:一说四百公里,一说六百公里。

——本文转载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


行旅图
行旅图

评论
2005-10-20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