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诗选:谁先变心谁先埋–发誓

燕子

/Getty Images)(CHINA OUT)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

(一)情人庙对联(音乐欣赏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293/22565-1.asp)

情人双双到庙来 不求儿女不求财
双双跪下许个愿 谁先变心谁先埋

一般人所称“情人庙”,即照明净寺,位于台北近郊北投区,兴建于民国五十年(1961),仿造泰国寺庙风貌建造,采三角形造型建筑,外观由尖顶向下延伸为庙身,造型特殊,较一般庙宇生动活泼。

因情人庙内部有牛郎织女的雕像,以及历代相爱男女蜡像谱出动人的爱情故事,且七夕才对外开放,以致有情人庙的别称。过去庙壁上刻着许多绝妙诗词,有一对楹联为“情人双双到庙来,不求儿女不求财,双双跪下许个愿,谁先变心谁先埋”(此幅对联曾为无数对佳偶山盟海誓做见证,现已被磨掉),今已改奉观世音菩萨及释迦牟尼佛,平日均对外开放,前往拜拜的民众,也已不再局限为情侣。

上邪 无名氏 汉代乐府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意译:

苍天在上啊!
我愿和你永远相知相惜
一辈子不会褪减
除非是高山变成了平地
滔滔江水也干竭
严严寒冬响起了隆隆雷声
炎炎的夏日下起了大雪
天与地合在一起时
我才敢和你断绝这份情意。@(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红豆又名相思子,相传汉代闽越国有一男子被征召去守护边疆,后来同去的人都回来了,只有他没有音讯,他的妻子终日立于路口的树下,朝暮盼望,最后倚树泣血而亡。而那棵树上忽然结了荚果,剥开后出现了黑红相间晶莹鲜艳的种子,因名相思子。
  • 苏东坡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他在晋京赶考之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的。那年苏东坡十八岁王弗十五岁。王弗是个很贤淑、精明、内向的人,与苏东坡的坦直豪放的性格恰好互补。
  • 义民爷是客家信仰中心,民进党台北县长参选人罗文嘉客家后援总会十三日在板桥市成立义勇军,并且迎接义民旗安奉神位。过程中,义勇军队长刘荣发突然下跪举手发誓,强调客家社团绝对不会被金钱收买。
  • 其所著传奇“莺莺传”(又名《会真记》)叙述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悲剧故事,文笔优美,刻画细致,为唐人传奇中之名篇,也为后世元曲“西厢记”的篮本。据后人推测,此是元稹个人之写实故事,并认为他为依附权势而负心另娶名门闺秀-京兆尹的女儿韦丛。
  • 潘安十二岁与其妻杨氏定亲,婚后两人感情深厚,杨氏不幸于元康八年去世,对妻杨氏一往情深的他,于葬妻后,周年祭时陆续做悼亡诗三首以怀故人,显见这个美男子也是个痴情种啊!
  • 浩瀚无垠的宇宙,在漫长的时空中尽情地向前舒展,至今也没有来自凡间的灵犀,可以完全破译你神秘的年轮,倘若是在你博大的胸怀中泛舟,即使我们都有幸成为天上的日月,也会被打造成为一群懂事的孩子,遵循你不可抗拒约束,从发生到发展,从起源到终点。很不幸的就是我们这一代可怜的中国人,当时光的快门不情愿闪动着的那个瞬间里,才迈着人类特有的蹒跚,从而走出了母腹的门槛,这时候才发觉,这已然是节选了一段罕见的,极为不平凡的崎岖与悲欢。我们曾歇斯底里地热忠一些鬼话,并且发誓要为真理而斗争!我们曾穿起心爱的破烂儿,饥肠辘辘地大叫着,生长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我们感到无比的自豪与光荣!甚至我们都已经习惯了野蛮的暴政,默许著那些强加到我们头上去的一群活爹们,认为只有无条件地屈从这些世袭之活爹,才是我们所有的中国佬唯一有“特色”的人权!那还是在一些人走出盲人摸像似的误区之后,才开始恍然大悟,追悔之余,特别告之从前和我们一样的,一大群井底之蛙们。
  • 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与丈夫请陆游喝酒叙旧,陆游见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于是随笔题诗于园壁之上,而唐琬也赋诗以对,两人借此抒发他们互相眷恋的深情与无奈的相思之苦,词句凄宛哀怨,成了千古绝唱。
  • 汉朝建安年中,庐江府的小吏焦仲卿娶妻刘兰芝,刘氏不仅貌美,有才华又贤慧,嫁妆也不少,丈夫又很爱,无奈,就是不为婆婆所喜。
  • 【大纪元9月28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淑芳台北二十八日电)台湾经济部8年新台币800亿元治水特别预算分配规划,引发国亲立委反弹,立委赖士葆、林德福等人今天质疑治水预算独厚绿色执政县市,水利署长陈伸贤举手发誓分绝无党派之分,纯粹是从淹水情况考量。
  • 大纪元9月27日报导《太石取证遭围攻 律师教授死里逃生》,广东太石事件中黑社会肆虐猖獗并非单此一件。早在9月1日,香港《南华早报》马来西亚籍女记者刘欣在采访太石绝食罢免村官时,座车被砸,并遭警方扣留数小时,手腕受伤,引起国外媒体瞩目。

    因为为了工作的方便,刘欣曾扣下了这篇早该发表的采访。但26日,同为香港报界的记者和学者律师的遭遇,促使她改变心意,对某些恶势力的沉默,只会让更多善良人受到伤害。经刘欣同意,大纪元发表这篇迟到的采访,文中照片均为刘欣记者当日拍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