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栏】杨天水:恐慌弥漫的国度

杨天水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29日讯】中国社会充满恐慌。

根据大纪元本月27日报导,人们可知—

“昨晚通江县广纳镇小学学生晚自习下课后,刚走出教室,灯突然熄灭,楼道一片漆黑,引起学生们的恐慌。大家争相往楼下奔跑,部分学生被挤倒,被后面涌上的学生踩踏导致惨案的发生。”

“截至到中国大陆时间10月25日11:30分,四川通江广纳小学踩踏事故中死亡学生人数已经上升到10人,其余受伤学生正在紧张抢救中。”

九六年克拉玛依大火,烧死几百名儿童学生,其主要原因也是恐慌引起。当时当地“公仆”们正在剧院观看儿童们六一汇报演出,大火燃烧起来。于是在场的公仆们恐慌起来,首先争先恐后,夺路而逃,于是人们乱成一团,互相践踏,儿童多半被践踏于脚下,而后才是火烧。如果当时大家能够保持镇静心灵,面对火灾,从容有序,实施脱离,完全可以避免那样惨重的死伤。

前几年安徽阜阳火车站,郑州火车站,都在年关时期,发生过人们拚命拥挤引起的互相踩踏,结果好几个妇女,被活活踩死在愚昧的盲目的暴烈的群氓脚下。

目前中国农民因为土地很少,或者失去土地而无以为生恐慌,失业的工人因为没有足够的社会保障而恐慌,当官的因为“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而恐慌,贪官污吏因为罪孽深重,担心同僚的斗争、民众的清算、法律的惩办而恐慌。整个中国社会的人群,到处都处在恐慌之中,几乎没有多少人能够安贫乐道,平静对待危难。

恐慌的直接原因是眼前的危险。但是恐慌对中国人群的巨大压力,却有文化的制度的原因。

中国文化主体上是专制主义文化,现在主要沦落为专制主义文化里面最粗劣的一种文化,即党文化,这种文化向人们实际上灌输的是斗争哲学、活命哲学、唯我哲学,人们在这样的文化风气之中,多数只知道自己的利益,只忙于追求私欲,心灵极端浮躁,唯我私利至高,于是遇到危险首先想到的是自己逃命,自己能够活下来是最高原则,只要自己能够苟活,就是他人的性命作为代价也毫无感觉,心灵的麻木,欲望的放肆,利己的极端,都是人类社会所罕见。

相反,有宗教信仰的群体,多数能够平静对待危难,这样的心灵平时信仰真主神佛,一般注意克己,想到的多是人类的幸福,而非一己之得失,多数人能够热爱最高存在,懂得爱人类甚至是爱护所有类型的生命,是人类天责。这样的宗教文化,成熟的时候,熏陶出来的心灵,一般少欲而多爱,克己而利他,遇到危险,心灵中有终极依赖,不会慌乱,不会为了自己的生存或者安全而不择手段。

如果四川的那些小学生,受到的不是党文化的污染毒害,而是宗教信仰的熏陶,他们很可能这个时候,非常平静,等待上帝的安排。他们会懂得上帝的恩惠能够降福给他们,不必惊恐害怕,互相践踏。

熟悉大陆社会生活的人,只要他具备一般的视角与思想能力,就会发现人们在上公交时候的拥挤状态,那是典型的中国社会群体行为与群体心理的模式。几乎没有人甘于落后,都拚命拥挤,本来如果有序就能人人得利的机会,被大家一起破坏了,结果是丑陋的拥挤,上车的速度慢得多,人们的心灵也因为互相的争抢而充满烦恼怨恨,每个人都成了牺牲品。这种恐慌的心灵原因一是要争抢座位(利益),二是害怕没机会上车(即失去底线权益)。

中国大陆官场这样的恐慌行为与恐慌心理更要明显,而且破坏性更大。很多官员惟恐失去权力,不但不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同时不能自保,于是拚命贿赂上司,同时贪污纳贿,结党营私,徇私枉法,只要对自己权益有保障,便抛弃任何道德与法纪而不择手段,更有甚者是整个官僚阶级中的守旧派,害怕失去权力后受到同僚与国民的清算而拚命压制人权与民权。就是说中国社会的守旧派,一直打压自由民主运动,很多时候,并非出于精心的考虑,什么国情不合适民主啦,什么民主需要漫长时间啦,什么国民素质低下啦,等等,都不过是他们口头上的遁词,而实际上他们打压自由民主,多数是因为恐慌,因为恐慌,就胡乱打压,盲目愚蠢,就像那些熄灯时互相踩踏的小学生一样,毫无主见,只是盲从周围的行为模式,害了他人,也害了自己。专制主义之灯快熄灭了,保守派恐慌起来,胡乱争抢权力,胡乱侵犯人权,胡乱压制民权,带动了整个社会人人自危,没有安全感,一遇到芝麻大点危险的事情,就互相坑害起来。

中国社会的恐慌是病态的丑陋的,它的起因是党文化与由此而来的普遍的心灵脆弱,它的受害者则是大众,它的终结还需要漫长的社会演变。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10月29日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10-29 1: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