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瑞木:我为何提议纪念“国殇日”

李瑞木教授参加十月一日美国加州圣地牙哥举行的纪念国殇日、声援退党集会。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健报道)十月一日是中共所谓“国庆日”。九月二十五日,大纪元新闻网发出纪念“中共窃国日,中华国殇日”的倡议,倡议迅速得到全球四大洲二十几个国家的回应,几十个城市同步举办纪念国殇日系列活动。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首先提出纪念“国殇日”活动构想的李瑞木教授。下面是经过记者整理的采访记录。

记者:您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国殇日”这一设想的?您的初衷是什么?

李瑞木:今年四月清明节的时候,圣地牙哥举行了一次集会,悼念在中共统治之下非正常死亡的八千万中国人。活动的组织者找到我,让我做一个演讲。在准备演讲的过程中,我想到一个问题,中共害死了至少七、八千万人。历史上希特勒杀害了几百万犹太人,成为那麽大的一个历史事件,相比起来,中共的暴行可以说是古今中外无出其右。应该采用一个什么形式纪念它?所以我就产生了设“国殇日”、建中共大屠杀纪念馆、纪念碑的想法。历史不能忘记,我们这么做,至少是给后人一些惊醒,让这样的事不再发生。

顺便提一下,于右任(国民党元老,终老于台湾)曾经写过一首诗,叫《望大陆》,又叫《国殇》,里面有“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的句子。(记者插话:“这首诗现在也被中共用来统战。其实‘国有殇’恰恰是中共造成的。”李瑞木:“是。”)但是他并没有提出“国殇日”这个概念。

记者:为什么国殇日选在十月一日?

李瑞木:既然提出“国殇日”,就涉及到定在哪一天的问题。我曾经考虑过六四,但是觉得六四不能涵盖所有的中共暴政。七一建党日呢,首先建党日就有两个,陈独秀的建党日和毛泽东的建党日。毛泽东提的七一并不是真正的建党日。再说,如果中共没有政权,伤害就不会那麽大。中共对中华民族真正的伤害是从它建立政权那一天开始的。所以我就选了十月一号。

记者:能具体解释一下“殇”、“国殇”的意思吗?

李瑞木:“殇”的原意是未成年而夭折。“国殇”原来的意思是不错的,是指将士为国牺牲。不过现在我们用这个词的意思和原意不同。中共用国家的力量伤害自己的老百姓,这种事可以说古今中外都没有,用国家的暴力犯下罪行。所以我用“国殇”这个词来指中共挟持国家给民族造成巨大伤害的独特现象。这可以说是一个新解。

记者:世界各地都在举行纪念“国殇日”的活动,您当初有没有预料到自己的提议有这么大的反响?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回应?

李瑞木:我四月初提出这个建议以后,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援。但是应该说,我所得到的反应并没有我期待的那麽热烈。可是没想到,这样静悄悄的过了几个月以后,全球都风起云涌的办起活动,大有星火燎原之势。我这两天也在想,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这和《九评共产党》的广泛传播和退党运动有关。四月初,《九评》刚刚出来不久,退党人数还不到一百万。这时候再提出一个新的想法,象“国殇日”、建纪念碑等等,可能时机还不到。就像种子播下去了,但是阳光、水分、土壤、空气等等条件还不具备。现在《九评》渐渐深入人心,退党人数已经逼近五百万,阳光、水分都具备了,再倡议纪念“国殇日”,就达到了一呼百应的效果。

大纪元网站提出的“中共窃国日”、“中华国殇日”,这两个提法非常好。

记者:有些中国大陆来的朋友觉得“国殇日”这个说法过激、让人不舒服。对这种想法您怎么看?

李瑞木:中共建政以后,每年的十一都是“普天同庆”的日子,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五十多年的旧习惯。你一下了告诉他,这个日子不但不值得庆祝,还要哀悼、象办丧事一样对待它,我想,人们产生不理解、不舒服的感觉,只能说是人之常情。不过,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这主要是因为在中共的长期洗脑宣传下,中国人民混淆了“中国”、“中共”、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几个概念。可以透过教育,让人们真正了解中共的暴政,那时,他们就会认同这个说法。

记者:在台湾也有规模很大的纪念国殇日的活动。您觉得这个活动对于台湾人民有什么意义?

李瑞木:台湾是除中国大陆以外,世界上华人最多的地方。台湾目前也面临一些问题。我认为纪念中国国殇日的活动对台湾有三个主要意义。

第一,这个活动向人们揭示出,十月一日不是国庆日,而是窃国日,即中共用暴力窃取了中华民国的政权。一直到今天,在正式文件中,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仍然属于中华民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共复国”本来是国民党的既定政策,可是近年来,国民党渐渐放弃了这个政策。国民党的一些重要干部,或曾经在国民党内任高级职位的政要,象国民党前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等人都不同程度的放弃了自己的使命,配合中共的统战政策,“与匪共舞”。这个策略是错误的。“国殇日”活动能起到一定的教育作用,有助于扭转这种局面。

第二,这个活动能够提醒台湾民众,尤其是国民党员,重新认识中共的统战政策,避免引狼入室、陷入统战骗局、出卖台湾的民主自由。民众的觉醒将具有巨大的正面意义。

第三,中共关于玩弄统战的花招,用“三通”的幌子把台湾打得无力招架,台湾一直处于守势。我认为台湾应该利用民众普遍觉醒的机会,变被动为主动,用“六通”来对付“三通”。

所谓“六通”,就是在原来的三通(通邮、通商、通航)之外,再加上“通媒”、“通党”、“通宪”。“通媒”就是要求大陆放开媒体,使台湾的报纸、广播、电视、网路能够自由进入中国大陆。“通党”就是允许民进党、国民党等党派进入中国大陆,让老百姓自由选择。“通宪”就是让老百姓自由选择要中共的宪法,还是台湾的民主的宪法。我相信中共绝对不敢接受,台湾会变被动为主动。

李瑞木先生是圣地牙哥州立大学(SDSU)的退休心理学教授,对政治、社会、宗教、教育、医学、电脑等方面有着广泛的兴趣和精深的研究。

在今年二月召开的圣地牙哥第二次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李瑞木表示,共产党不仅是中国人的问题,也是台湾人的切身问题,更是全人类的问题。中囯共产党的问题不解决,不但影响中国,也会连带地影响到台湾的文化、政治、经济、社会及人民的福利,更会对整个亚洲及世界的和平、安定、及人类的幸福,造成莫大的损害。

李瑞木指出,反共应该是台湾蓝绿两阵营的共同利基。不论台湾将来是独立或与中国统一,台湾都不可能与中国“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中国,对台湾肯定都只有百益而无一害。

李瑞木呼吁,台湾蓝绿两阵营都应该重视《九评共产党》,让台湾人尤其是年青人及一百多万台商人手一册(或磁碟片)《九评共产党》。也许有些人会认为要推翻中 国共产党比登天还难,其实,目前海外正义力量十分强大,中囯共产党的败亡,是历史的应 然、世界的潮流,也是指日可待的必然。

四月三日,在圣地牙哥八团体发起的“悼念中共暴政下死难国人清明大集会”上,李瑞木教授发表演讲,首次提到了设“国殇日”的设想。

李瑞木在发言中呼吁,应该立刻采取行动,让人们铭记中囯共产党统治下的这段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岁月。 他为此提出三个具体建议。第一,应该选定一个日子作中国的国殇日,以此纪念在中共暴政下悲惨死去的八千万亡灵。

第二,大纪元应该建立一个网站,搜集所有能搜集到的死难同胞的姓名、图片和其他历史资料,以此缅怀他们,并警醒来者。

第三,应该像犹太人建立大屠杀纪念馆一样,在美国或台湾建立中共暴政下死难同胞纪念馆或公园,可以仿照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或华盛顿DC的越战死难官兵纪念公园,或者座落在拉荷亚(La Jolla)索拉达山(Mount Soledad)上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在碑上刻上死难人士的姓名和照片,这将对世人有很大的震撼力。可以在碑前放置中共邪恶党魁的跪像,让他们永世向受难者谢罪。
  
李教授指出,纳粹德国在二战中杀害了六百万犹太人,经过犹太人几十年的努力,以建立博物馆、著书立说等等方式,使大屠杀 (Holocaust)成为人们的历史常识。中共造成了八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远远超出了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数量,可是这段历史知之者却甚少。所以应该立刻行动起来,成立一个小组,以切实可行步骤,设国殇日、建网站、博物馆,铭记中共残暴历史,为来者鉴。

李教授的建议提出后,得到了社会各界比较热烈的回应。五月底,“中共大屠杀史实纪念馆系列专案”筹备小组成立,目前该筹备小组正在凝聚社会各方面的正义力量,各具体专案正在筹划准备当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10-03 2: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