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诗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恶婆婆的故事(二)

Getty Images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

钗头凤-陆游(聆听音乐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293/25675-1.asp)

红酥手 黄縢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 欢情薄 一怀愁绪 
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 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 闲池阁 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唐琬

世情薄 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 今非昨 病魂尝似秋千索 角声寒 夜阑珊 怕人寻问 
咽泪装欢 瞒瞒瞒

陆游,宋朝山阴人,文才一流,为秦桧所嫉妒,不让其当大官。等秦桧死了,皇帝才让他当枢密院的编修。后来又当了夔严二州的知县,都很有建树。因其不拘礼法,人或讥其颓放,故自号放翁。

陆游年青时娶表妹唐琬,两人情爱弥深,但寡居的游母却对唐琬越看越不顺眼,二人终于被迫离异,唐琬后来改嫁同乡的赵士程。

几年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与丈夫请陆游喝酒叙旧,陆游见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于是随笔题诗于园壁之上,而唐琬也赋诗以对,两人借此抒发他们互相眷恋的深情与无奈的相思之苦,词句凄宛哀怨,成了千古绝唱。

在这次偶然的相遇之后,唐琬因思虑过度,不久竟郁郁而终。陆游终身对唐琬亦怀念不已,可以其后来的诗作窥之。

其一:自云: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檞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禅龛一炷香!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其二:陆游在晚年做了一个枕囊,想起了曾和唐琬一起采撷菊花缝制菊枕的往事,不禁潸然泪下。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閟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蠹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错错错”

第一个错,错在不该有如此美好的夫妻之缘?
第二个错,错在不该有东风来摧残美景,破坏婚姻?
第三个错,错在不该在此又令人神伤的相遇?

“莫莫莫”

算了吧!算了吧!算了吧!不算了又能怎么办?所谓:百行孝为先,怎能为自己所爱而伤了老母的心?

编者桉:其实,陆大诗人文才虽高,处事智慧(即EQ)并不高,因为,他完全不能了解寡母的心境。试想,面对年轻恩爱相得的夫妻,凄苦一人的寡母,怎能不叫她触景伤情呢?怎忍怪她因妒生恨呢?毕竟她只是一个也陷于“情”字中的凡夫啊!

所以说,恶婆婆的形成,也是儿辈们不善于处理婆媳之间矛盾的人际关系而造成的啊!

唉!世间伤心事何其多,和月亮一个月才有一天是圆的,同样令人感到扼腕。
但愿人人智慧长,花好月长圆,人间没缺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汉朝建安年中,庐江府的小吏焦仲卿娶妻刘兰芝,刘氏不仅貌美,有才华又贤慧,嫁妆也不少,丈夫又很爱,无奈,就是不为婆婆所喜。
  • 赵薇在《车神》中出演为爱疗伤几年不能自拔的痴情女孩,与生活中的她有多大相似度呢?虽然赵薇绝口不提与汪雨分手的情变感受,但当本报记者在片场专访她时,她也毫不吝惜自己对剧中爱情的一番见地。但她的这番表白中,不时蹦出“轻松”、“好玩”、“挺普通”等,可见她心情大靓,见到记者也主动微笑、招手,让你不由得感觉到:此时的她,面对情伤已然释怀,她的坚强,让我们真正见识了已成长为“熟女”的“小燕子”。“为陆毅当绿叶,挺轻松”
  • 情人要离开你的原因有千百种,但有一种可能你会觉得不可思议,可它确实如此。那就是,生活中的一件在你看来毫不起眼的小事,只是因对挤牙膏的方向意见不同,对就可断然提出分手。
  • 心理学家佛洛姆说:“人类的历史是一部人与孤独寂寞的奋斗史。”每个人都害怕与社会隔离,面对自己内心的苦闷与寂寞感觉,与他人建立一种牢不可分的关系,则是其唯一的灵药
  • 我为什么玩石? 看了这首情意缠绵委婉动听的情诗,老憨深深感动了,对雄性老枭柔情万种大加赞赏。奇才就是奇才也,睹石思情,情感铸诗,诗石交融,珠联璧合,诗不感人死不休。
  • 以为兰英的外遇事件已告一段落了,宏志不安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他想,只要没有外患,攘内才不会受到阻碍,而他也相信,善良心软的兰英终有一天会谅解他的,他愿意用最真诚的心,耐心的等待。
  • 宏志现在下班准时回家,甚至也很少加班,晚上会准备晚餐或点心等她回家,平时,也会帮忙做家事....,兰英觉得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很称职的,夜夜倚门望夫归的家庭主妇,而她反倒像是一个忙着在外应酬而夜夜晚归的丈夫。
  • 触网以来,除议政反共、忧天骂鬼、大放厥词外,偶尔也扔下几首小诗。感谢网界文朋诗友厚爱,常跟贴褒之贬之,或次韵赠之和之。难免挂一漏万,但凡见到了,都会认真拜读,收芷留念。网上诗林高手辈出,不少和作,艺术性思想性均青出于蓝,令人敬佩。对此友情诗谊,老枭十分感动也十分珍惜,兹特选萃部分酬唱佳作为《网友酬唱集萃》,供《民主通讯》集中发表。
  • 其实,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他认为没有爱情的男女苟合,就有如猫狗一般,心里只有兰英一人的他,怎么会去做那种事呢?否则,不必论他的财富或家世,只凭他潘安再世的容貌,早就拥有三妻四妾了。
  • 这时约凌晨六点。就在宏志想坐下稍作休息时,却见一辆醒目的白色敞篷车,停在他们大楼的门前,前座的司机座位走出来一个高大身材,浓眉大眼,看起来很性格的年青男子。那男子一下车,立即走到车的另一侧,从他打开的车门中,走出来一个女人,宏志仔细一看,竟是兰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