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评中共建政56周年(四)

(图:新唐人电视台)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0月9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主持人:回到刚才谈到“国殇日”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人形象是相当宽容的,那经过这样的魔难,中国人民可以说是一次又一次原谅了,那为什么现在要强调,比如说要在媒体上一直讨论很热烈,要把它变成一个国殇日,人们再缅怀这些死去的、无辜的中国人?

连接收看

陈破空:我想这就像一个杀人犯杀了人,他永远要受到追究,哪怕这个杀人犯他是一个著名的科学家,有一千项发明;但是他杀了一个人,他就要上法庭,就要判刑,就要付出代价,所以任何人杀人都不能例外。

我刚才说中国有一句古话:虎毒不食子。就是老虎再毒也不吃自己的孩子。但是有的政府就是比禽兽不如啊!它要吃自己的人民、迫害自己的人民,所以说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受到制裁,不受到追究,那这些苦难的、死难的同胞不受到纪念,那这个天良所不容。

你想想那死去的八千万同胞,是我们的同胞,也是观众大家的同胞,也是你们的同胞、他们的同胞,是我们的骨肉啊!这些骨肉在九泉之下,他们在天之灵怎么能安息呢?我们不为他们说话,不为他们讨回公道,这怎么说得过去呢?

所以回头来讲,这个中国的国殇日实在太多了,六四可以作为国殇日,7﹒20镇压“法轮功”可以作为国殇日,反右那个日期可以作为国殇日,文化大革命的暴发可以作为国殇日。总的来说,1949年10月1号作为一个总的国殇日,因为从那以后,中国的灾难是一波又一波,从来没平息过。

五十年代反右、六十年代的文革、八十年代镇压民主运动、六四大屠杀、九十年代镇压法轮功、到二十年代,到现在中共还在封杀互联网,继续的镇压宗教人士、法轮功人士、民运人士,和其他对政府提意见的人。这个中国政府的迫害行为、镇压行为,从来没有停止过,一直到今天。

主持人:好。我们再接一位观众的热线电话。这是纽约的陈先生,您请讲。

陈破空:我只想问一下,你们这个电视,大陆为什么收不到呀?

主持人:好,大陆能不能收得到?在大陆我知道《新唐人电视台》,在跟欧卫谈成协议以后,这也是一天壮举,现在《新唐人电视台》这个节目在欧卫上是可以持续播到中国国内去的,而且没有被封锁掉。但是目前中国政府在控制人们在安装小耳朵;但是国内也是有一些人收到的。

李天笑:上次我们就有一个从上海打来的一个电话。

主持人:也有天津的。

陈先生:那我告诉你啊,先生。我现在有很多朋友连《九评》都没听说过,他说什么是《九评》啊?所以我想《九评》大概很好,但是大陆收不到啊!

主持人:陈先生提到的是《九评共产党》,就是大纪元的一个系列社论,非常有影响力。我想这位陈先生可以转告国内的朋友,也许他们可以通过网路,现在突破网路封锁的工具也很多,像透过无界、花园等工具都可以让人们突破到海外的网站;像《新唐人电视台》也有网站,就是www.ntdtv.com 希望他们突破来看。

陈先生:电视上就不能看了吗?

主持人:在网路上看也是可以的。另外,还有像QQ、BT这些工具也能够看到。

陈先生:这样看是有限的,不能像电视一样,因为现在老一辈的还在,受过迫害的人很多可能还在,如果能够把它搞大一点,影响大一点,可能效果就更好了。

主持人:好,谢谢这位先生。也许另外一种补充就是可以听听广播,我知道《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现在也有短波对国内广播,也许可以把这个频率告诉国内的人,那图像方面我想需要更多的社会人士一起来帮助中国的民众突破封锁、来了解了。好。那我们再来接另外一位是加拿大的谢先生。

谢先生:您好,我有两个问题请教三位嘉宾,第一个就是在红旗下长大的那一代人,包括我们这一代人,怎么样能够从中国那种教育灌输当中跳出来?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中共的政权还能维持多久?谢谢。

主持人:好。哪位来回答问题?

陈破空:第一个问题是红旗下长大的一代,能不能从那种教育中跳出来?这是可以的。我想我刚才讲了,在49年以来,每一个年代中共没有停止镇压;但是我希望这位先生注意到,每一个年代中国人民也没有停止过反抗。

五十年代,当时中共为了引蛇出洞,搞这个大鸣大放,但是果然有很多的左派知识分子,实际上不是右派,他们出来批评共产党、提意见,说共产党是党天下、是专制。他们的这个反抗,而且特别是以林昭为代表的一些北大右派的反抗,就已经有民主的火种,他们就在那个教育中跳出来的教育体制。

六十年代,也有人出来继续的反抗,包括被枪杀的像遇罗克这些人,他们都是在六十年代高举反对中共专制的大旗,继续跟中共作战,这些人哪死得不明不白,中共封锁消息;有很多反抗中共暴政的,在六十年代被残酷的屠杀、被野蛮的监禁、被摧残的残废了!

陈破空:七十年代的西单墙,胡平在这里是西单墙的老战士,七十年代也没有停止过抗争,西单墙的民主运动划下了一个里程碑,要民主、要第五个现代化、要法治。

到了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年轻的一代,像我就是当初的研究生和当初的年轻教师,没有停止过,我们在86年、89年追求民主也呼吁政治体制改革,要求反贪污反腐败,我们也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九十年代中共又开始镇压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英勇不屈没有停止过抗争,他们以和平地、理性地、非暴力的方式,不合作的方式,跟中共展开了持久战,从这些看出来中共的镇压没有中断过。

中国人民的反抗没有中断过,中国人民的反抗不是来自于外国,主要的是来自内部,正因为中国人民内部的觉醒,独立的思维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所以赢得国际社会的支持,使今天反抗中共的声浪越来越大。

主持人:胡平先生您可不可以评论一下第二个问题,他问中共政权可以持续多久?

胡平:当然现在很多人都在提出这个问题,第一说明没有人认为共产党的统治会长期持续下去,在这中间当然有些人估计的时间短一些,有的人估计的时间长一点,无论时间长短从历史的眼光来看都差不多,这个差个几年十几年。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都对共产党都非常清楚看到,这个一党专制很快就要结束,只不过要具体说个年头,这当然是不容易的,这有各方因素包括一些偶然的因素,现在我们每一个人就应该不断为这个结束一党专制而努力。

李天笑:到底能维持多久?有人讲一百亿人民币卖光需要五年,所以五年崩溃;有人讲的更短一点,我现在提出一个比较,当初苏联共产党崩溃时,在年初时提出来,有四百万苏共党员退党,到了年底的时候,苏共垮台了。现在中国的情况和苏共当时的情况非常相似,有多少时间基本上也差不了多少,多少就在这个范围之内,所以说红旗是打不到多长了。

主持人:我们再来接观众朋友的热线电话,下一位是洛杉机的张先生。

张先生:我看在座几位气色都挺好,能不能解释怎么回事?

陈破空:你说的很好,我们都是那个年代的幸存者,我个人身高不高,我是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上天保佑还没有死去,所以苟活在这里。我们苟活的人要记住死难的人,这些死难没有发生在我头上,没有发生在你头上,我们属于侥幸幸存者,但是我们的同胞死去了,他们的尸骨化成了灰,他们的血流尽了。

当我们中国有一天富强起来、民主起来,整个民主都自由起来时,那些死难的人听不见也看不见。这更加需要我们来说话,我们来为他们说话,为他们呼吁正义,我希望这位先生你也是幸存者,不要忘了你是从那个尸骨堆里爬出来的。

主持人:另外一个角度,缅怀也能避免将来更多灾难发生。

陈破空:牢记历史是为了将来,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中国人经常讲前世不忘,后世之师,这些对任何一个国家对屠杀、对灾难迫害都是要纪念的。不是因为这些人说,我都还活着,还挺健康,我红光满面,我就不管过去的事情,我就忘记了。

为什么要谴责南京大屠杀呢?谴责南京大屠杀是防止日本人再去欺负亚洲人民、欺负中国人民,我们纪念南京大屠杀被屠杀的同胞,就这个道理。同样我们纪念六四、纪念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纪念死于文革、死于大跃进、大饥荒和反右这些苦难同胞,都是为了让中华民族永远不要忘记苦难,让这样的苦难不会再重演,让我们的国家变的更美好,让我们现在幸存的人和我们的后代过着更加美好的生活。

主持人:我们下面再来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洛杉机的吴先生请讲,吴先生你大声点。

吴先生:我在国内的朋友,他们在聊天的过程当中,他们就说你们在这里嘴皮子干什么?

主持人:吴先生你声音很小。

陈破空:没关系我们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他国内的朋友讲我们在这里耍嘴皮子有什么用?你说的很好。这个共产党不敢让我们回去,我们哪怕不要回去多人了,就是胡平一个人回去,他只要两个条件,第一、不要把胡平先生抓进监狱里,第二、是不要把胡平先生赶出海外,你让胡平先生就他一个人到群众去走,跟老百姓去说话,你就让胡锦涛和胡平去竞争,两个姓胡的去竞争你敢不敢?它不敢。

不敢。它就两个办法,一个就是利用它手中掌握的武力让你投进监狱,一个办法就是赶出国门,在这样情况我们出了国门,但是我们依然不会停止批评的声音。

事实上由于我们在海外保持批评声浪,迫使中国政府改弦易辙改变了很多事情,包括SARS这样的事件、包括村民受迫害的事件,由于我们在海外持续暴露这些,持续的批评它们,让国际社会产生呼吁,中国政府有所忌讳,在一些事情上减弱了迫害的力度。

但它们还想千方百计继续迫害,变出花招的迫害,把外界不知道的事情继续装起来,所以这样的批评,不是耍嘴皮子,而是尽我们微薄的责任,我希望这位先生跟我们一样来为祖国、为人民尽这份责任。

主持人:好,我们下面再来接观众的热线电话,这是曼哈顿的何先生,何先生请讲:

何先生:我客套不讲了,第一个我想讲的是为什么在国外讲?不到国内去讲,你们想想彭德怀是在国内讲,他结果是怎么样?还有毛泽东秘书叫李锐现在活在哪里?你听的到他声音吗?还有一个年轻作家叫余杰,你听的到他声音?刘晓波六四回去,你听到他声音吗?共产党不给他讲话,为什么到国外讲呢?

以前孙中山不是也到国外讲的吗?他就唤起民众,所以不是不到国内去讲,它不许你讲,它赶你出来,所以到国外讲。

第二个选举,中国人的素质比较低不能选举,共产党员不是特殊材料造成的吗?为什么它基层也不选举呢?这样的材料都不能够选举,它不允许选举,还有《九评》发表以后,共产党为什么不写材料批反驳呢?我想王女士你在国外,你写一篇文章批评《九评》寄到《大纪元》我想他一定发表,王女士你肯不肯写啊?

主持人:时间差不多到了,谢谢何先生,何先生提出些比较有趣的观点。

李天笑:很有意思。《九评》发表以后,共产党那边它只是沉默,采取“保先”,把退党的数字贬低,但是它不敢做一件事,它不是有很多理论人才吗?不是有中宣部?不是有很多研究史吗?有最丰富的资料吗?它就不敢用这些资料来写文章来反驳《九评》,为什么呢?

《九评》写的是事实,很大部分都是它自己公布的,所以说它自己材料己经把自己打倒了,如果再把这个问题拿出来的话,第一、《九评》传的更快;第二、茅坑里的石头越挖越臭,所以就是说它不敢做这件事情,你说为什么不敢让专家学者回去讲,如果他讲几天、几个月共产党那边可能就马上就垮了。

主持人:三位嘉宾,非常欢迎你们来到现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能谈到这里,我想这个问题可以请以请各位观众事后跟各位专家探讨,非常感谢您们三位来到现场,给我们带来非常精彩的评论。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10-09 3: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