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赵明在西班牙马德里九评研讨会上的发言

赵明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14日讯】我是个法轮功修炼者,曾在海外留学期间回国休假的时候被投入了劳教所,被迫害了将近两年。我想我今天发言代表的是当代正在受中共迫害的中国普通民众。

我是个学理工科出身的,被迫害前工作学业都很如意,我对政治也不感兴趣。我在清华大学年大一那年正是89学运,中共搞大屠杀。从那以后,北京高校里的学生再没有人对这个政府、国家抱有什么希望,整个高校学生就是能出国的出国,离开这个国家去寻找自由和幸福;不能出国的就是想怎么赚钱,别的什么都不管。我也对中国不再抱什么希望。可是我94年学法轮功之后精神上,身体上变化都很大,我身边的修炼人也是这样,我也看到了法轮功在无声的弘传中给中国社会面貌、人心带来的变化。法轮功所讲的真善忍法理正是“文革”后被铲除了所有道德信仰的中国社会所最需要的,从法轮功中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这可以说是最后的希望。我99年底从爱尔兰回国休假,那时中共已经开始镇压法轮功了,我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政府,可是为了这最后的希望我觉得还是我不能不为之努力一下。我就去信访局上访,要为法轮功说句话,就这样在信访局被抓了。后来被投入了劳教所,受了很多苦,过程中也得到了许多善良人的帮助。没有亲受其迫害的人根本想像不到这些邪恶的事情目前还在发生著。我这几年里有五个我认识的朋友被迫害死了,他们全是本分守法的公民,仅仅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死了。我在不同的场合讲过我的一些经历,我在这里想讲一个和我一起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后来被迫害死的经历。

他叫韩俊清,原来是北京房山区的农民,很壮,在当地也是一霸。学了法轮功之后彻底改变了这个人,不再欺负人,而是乐于帮助人。九九年镇压开始后,他也去上访,被投入劳教所和我关在一起。劳教所里发生的呢中共的叫法叫“思想改造”,这几个字啊,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口号,那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事情,它是要把人变成没有良心的木偶机器,然后去伤害别人。他们要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强迫放弃其对法轮功的信仰,叫“转化”。初期那些警察无论如何都转化不了韩俊清,后来劳教所恶警发展起来一种办法,人在持续的各种折磨、恐吓下接近心理安慰的状态下容易为错误行为寻找证据而获得心理安慰,恶警编出来一些谎言和歪理来骗法轮功学员,说按照法轮功的道理也应该转化。这一招把韩俊清给转化了。人一旦放弃正的原则后,会变得非常极端和暴力,他用暴力转化别的法轮功学员,原来修炼法轮功前的流氓习气都回来了,干了很多坏事。后来他到期被释放了,出去后和别的法轮功学员接触,看网上的文章,知道自己被骗了,很后悔,就继续修炼,还买了复印机,复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去发。后来又被警察抓了,这次他没有被转化,而是被迫害死了。

韩俊清的经历是这场迫害中善与恶最突出的缩影,法轮功把一个流氓变成了好人,中共把这个好人投入监狱再变成流氓,他出狱后再被法轮功变成一个好人,警察再把他投入监狱,当无法再把这个坚定的好人变成流氓的时候就把他给杀了。

刚才大家看到了那些触目惊心的图片,可是这场迫害还不仅仅是一些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被折磨的问题,法轮功有上亿人在炼,光警察是整不了这么多人的,其实中共每次整人都是全民运动,都是在暴力机器的屠刀恐吓下,在宣传机器的仇恨教唆下,全民被利用来打击中共树立的对立面。我看整个中国就是一个大劳教所,全民就这样在中共的暴力恐吓和谎言煽动下互相伤害著。今年夏天,我在巴黎的国际法律和精神健康会议上,我说全世界最大的精神病案例就是中国在中共统治下的全民恐惧。

今天是九评研讨会,我说《九评共产党》应该获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一个人口如此巨大的社会被清洗了传统的道德并植入了这么多的仇恨,一旦触发将是对世界和平的巨大威胁。西方民主国家一直想通过贸易和对话等各种交往影响中国使之变成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可是外在的因素很难真正改变中国,因为整个人口从小学开始就是被中共的谎言教科书灌输的。而《九评》就是通过理性的分析找回那迷失了的传统的道德、文化、历史正见,然后让人们看到中共如何毁坏了这一切,让人们不再协同它,不再相互伤害。我听说现在国内现盗版光盘市场上《九评》光盘在热卖。《九评》就像燎原的希望之火,在照亮中国。像今天这样的讨论会这样,我们就这样讲下去,传播下去,中国就会改变。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11-14 8: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