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葛特曼在以色列九评研讨会的演讲 (上)

---“失去新中国”作者葛特曼先生在特拉维夫九评研讨会的演讲

Ethan Gutmann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21日讯】(编者按:“失去新中国”的作者,获奖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先生11月10日应邀参加特拉维夫九评研讨会,以下为葛特曼先生的演讲内容全文翻译。)

***** 原文开始 ******

谢谢。特别感谢促成我参加本项重要研讨会的所有人。

我并不是因为客气才以“重要”二字形容这场研讨会,之前我已在美国、香港及台湾参加类似的研讨会。中国大陆内部对“九评”的热烈回应,是在向全世界发出闪亮的信息,激发全球的回应、复苏中国异议份子的运动、进而使中国共产党惊愕。

这场研讨会特别重要的原因,在于它是在以色列举办。这是在廿世纪有着最恶劣经历的人民所建立的国家,悲剧创造了他们,在一而再的烽火之中造就了他们独特的道德意识。今天我想要谈谈这个意识。

我会将重点放在美国企业,特别是他们在建造中国成为“网络大哥(Big Brother Internet)”方面所提供的技术协助。之所以选择这个主题,而不是讨论人民解放军也同样受益于美国技术的罗洛尔及休斯(Loral and Hughes)案例,是因为网络是“自由贸易以及发展资本主义可以为中国带来民主”的争论主题的关键。

大多数的发现是直接来自我在北京的专业经验,无须透过特别的努力,我就可以遇上从事类似活动的以色列企业,他们大多数是在中国销售军事技术。

虽然美国及以色列是基于不同的国家利益与中国进行交易,但在无法达成此等利益的失败经历中却有着惊人的类似的轨迹。我并不是在标榜任何的独特的专门知识,而是在大胆评论以色列的中国策略,当然这只是初步的观察。

我会以我在书中引述来自彼得洛夫洛克(Peter Lovelock)的一句话来作为开场白,彼得洛夫洛克是北京顶尖的中共网络策略的互联网分析家,这句话是这么写的:“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控制交换信息的方法、涵盖所有的交换方法。塞满中共的宣传。如果他们能阻挡外界以及中共宣传的关系,那么没有人会当回事。”

身为北京企业顾问数年的我,明白洛夫洛克的上述陈述是很正确的,因为我亲眼目睹它的发生。

回到1999年,在我位于北京的办公室内,收到一封来自美国友人的电子邮件,信上的字,如“中国”、“动荡”、“劳工”以及“新疆”等,都有着奇怪的半个括弧,看起来就像是这些字被某一种过滤器抓了出来。
我从未真正看过任何像这样的事情,我假设这是因为某种技术上的问题,来自中国国家安全电脑关键字蒐寻计划的失灵,因此电子维修人员只是将信件清除而不当回事。

当时我无法理解的事,侵入电脑并蒐寻我的电子邮件的能力,以现今来自在中国投资的美国企业的技术相较,这项能力显得有点粗糙。

在1990年代,在中国投资的美国企业对网络以及道德的关注不分辕轾。当时对美国的资讯科技企业而言,每一项的技术改进以及市场障碍的排除,不仅代表着商业机会,同时也象征中国民主的可能改善。

中共则具有不同的目标
*不能落后,着重科学与技术、现代化以及得到富裕。

*阻止与外界接触。如朱镕基所言:“宁可错杀1000,也不能独漏一个。”因此,在互联网上充斥着中国主张及中国国家主义,并且“使中国在2005年之前统治一切。”

*利用互联网为政治工具,建立政府网站作为掩饰窜改、开放以及说明的幌子。从未正式发布的规定,会在一夕之间出现在网络上。
*监测中国的互联网并且在大众达到沸腾点之前先发制人。找出敌人,并且以前所未有的迅雷不及掩耳的效率镇压敌人。
*使军事通讯及战术现代化,包括发动互联网战争的能力。

即使在北京的美国商人知道这些目标,我们仍然低估了中国领导阶层执行它们的能力:
*美国企业认为以他们科技与财务上的动力就可以超越中国控管的架构
*电脑工程师向我们保证互联网的结构是很聪明、平等,信息永远将可以流通
*人权倡导者称互联网是一个陈报与组织的工具,海外异议人士认为它是个平台,中国异议人士则认为它是一个联结全球社会的工具。
*至于监视,我们所有人都认为国安系统可以获得任何他们想要的一般通讯,但是他们能够对它进行查核吗?不,我们认为不能。

但正确的答案是:还没开始。随着Global One在1996年建构第一个供公众使用的网站,中国当局变得对于搜索关键字很感兴趣,而且“在这个数据包中努力找寻”,虽然中国共产党想要选择性的封锁网站,但是中国的网民每六个月成长两倍,而且互联网的架构还未标准化。

根据中国的工程师表示,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同意生产特别装配的防火墙盒子,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封锁禁止的网站,思科以打折的价格销售这种防火墙盒子,占中国路由器(router)市场的百分之八十,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成功故事。

但是新的网站不断的出来,所以搜索引擎也必须加以控制,雅虎这个曾经是中国最大的入口,其回应方式是监视它的聊天室以及阻断一些词句例如“台湾独立”与“中国民主”,一位雅虎的高层代表告诉我:“它是一种预警的手段,国家信息局负责监控并确保我们遵照办理,这个游戏是确保他们不会抱怨…一波波的取缔相继而来…那是正常的”。

“正常”的意思是指长城1.0版(Great Wall Version 1.0),当中国当局宣布新的法律时,它在2000年10月到2001年5月之间第一次升级:

*内部监视的软件安装在网吧和网站之间
*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被命令保持所有中国使用者的资料(电话号码、上网时间和上网历史)60天。
*代理服务器—一种被广泛用来规避防火墙的方法—被追查与封锁
*密集的建构“金盾工程”,一个全国性的数码警察与监视网络。

监控系统成为热门市场,虽然整体状况因为有北电(Nortel)、摩托罗拉、诺基亚这些大公司和Netfront等小规模公司的参与而变得复杂,但中国国家安全局最终还是掌握了先进的加密解码、位置追踪技术以及由Network Associates、赛门铁克和趋势科技等公司所提供的三百种电脑病毒。

检查制度变得有选择性、复杂和自发性。例如:雅虎就签署了一份网路保证,表明会保障 “国家安全”。像南华早报等提供线上新闻的网站因为不够谨慎而遭到间歇性的封锁。Google也曾被封锁。

美国国防部官员对于像是吉来特(Gilat)等移转高科技的以色列公司表示关切。因为我对这些公司的销售代表都很熟悉,所以我更担心的是iCognito这家以色列公司。

您也许知道PureSight这家小公司最近已被转售给美国波士顿的一家大公司。iCognito在2001年率先使用革命性的 “人工智慧” 技术做为检查和追踪工具,他们的“智慧内容判读”软体比使用者更早一步浏览到网站内容,封锁有关成人网站,购物和线上赌博等内容,以提高工作者的生产力。但中共根本不关心黄色网站,他们总是追问iCognito的销售代表:“如何才能阻止法轮功?”

当Google重返中国网络时,有位观察家指出:“中国的科技已达到自行发展的能力,昨天用“西藏独立”的关键字查找资料也许通过检查,下一次再尝试时就被封锁了。”

北电在2002年12月的上海金盾工程产品博览会中宣布一种专为 “捕捉法轮功” 而研发的百分之百防堵系统。Sun Microsystems和其中国事业伙伴“金手指”销售一种装置在国民身份证内的指纹和面部辨识系统-Facecatch。

思科在这方面的获利居冠,他们有种为金盾专案研发的思科网路解决方案-警察网(Policenet),这个系统可以确保各省保安资料库间的安全连接,以进行交叉检查及动向追踪。研讨会后我将提供这个产品的型录给大家。

一名思科上海分公司的系统工程师说明中共的警察或是公安特务(PSB)是如何使用思科的设备来阻拦街上的市民,从远端取得他们的政治和家庭背景资料,甚至于还可以阅读他们的电子邮件。

思科公司持续地为中共建立PSB资料库,2003年6月,除了四川省外,中国所有的省份都有PSB。

警察网是值得关注的事。西方媒体的焦点集中在微软公司拒绝中国部落格人士使用与“民主”字眼有关的主题,或是Google坦承其新闻网址是为中共量身订做等事件,却忽略幕后其实是中共的策略。

中共当局的目的并不是要阻碍网络,而是要中国网民自我监视,以监视以及监视意识达到自我检查的目的。思科公司正可以提供这样的技术。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11-21 3: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