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葛特曼在以色列九评研讨会的演讲 (下)

---“失去新中国”作者葛特曼先生在特拉维夫九评研讨会的演讲

Ethan Gutmann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22日讯】(编者按:“失去新中国”的作者,获奖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先生11月10日应邀参加特拉维夫九评研讨会,以下为葛特曼先生的演讲内容全文翻译。)

最近中国记者师涛先生被判处十年监刑。根据法院的记录,雅虎提供PSB支持有罪判定的相关信息。西方媒体对此反应激烈,这是正常的,这个事件是与个人的名誉,甚至是记者的名誉结合在一起。雅虎的解释是,他们只是遵命行事,这真令人作噁。在中国,每一天都有异议人士因这种网络警察的手法而遭到逮捕,而我们却无法从法院的判决中找到思科公司,这是因为思科的警察网就是PSB。

网际网络就像是特洛埃木马(Trojan Horse),我们资助它、建造它,并将之送进中国,但中国从未张臂迎入。确实,由各界对九评的回应,我们可以得知网际网络的战争还未结束,但有关骤雨(Titan Rain)与其它人民解放军结合侵袭美国国防部的报告指出有新的战场出现,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的“反击(Blowback)”战争俨然展开。

至于以色列的中国政策,已集中在贩卖军事技术给人民解放军。

有人说以色列是美国军事技术与人民解放军的桥梁,这项说法已引起强烈关注。虽然专家不同意贩卖计划、规模,但这些已经发生。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取得中共的机密档案,事实终将水落石出。,我宁愿不去关注是否是来自美国的技术,而更关注人民解放军的策略目标。

自1992年到1996年,这个目标只是因应沙漠风暴(Desert Storm)。为了促进军事命令、控制、通讯及电子情报的现代化,中国的重点由建造一个先进的工业基地转为信息领域:半导体制造业,并且吸引航空及精密引导武器零组件方面的投资。

中共汲汲于获取爱国者飞弹的反飞弹资料。 尽管以色列人否认,美国的情报分析人员声称,爱国者的零件遭拆解仿制,以加强中共M-9飞弹(又称为CSS-6,东方-15)的穿透力与准确度。M-9飞弹曾于1996年台湾选举时试射,目前数量占中国瞄准台湾的短程弹道飞弹的三分之一。

另一个可能已发生的案例是90年代中期发展的拉维战斗机即将服役。(Lavi,部分仿照美国F-16,类似中共F-10的战斗原型机,又称为成都J-10)。

还有一种买卖绝对会发生,那就是哈比战斗雄蜂(Harpy Assault Drone,可有效攻击台湾的空防及雷达系统)。 中共将这些武器有效结合后,取得台湾海峡航空优势的策略隐然成形。

以色列不是唯一提供中共技术的国家。美国公司在中国不仅扮演投资者,甚且主导像华为(Huawei)公司这样系统性拆解仿制的角色。在法国、苏俄及以色列的科技与训练下,中共军方指挥中心布满精密电子系统。

1997到1999年间充满危机意识。中共于1996年对台湾试射飞弹期间,美国舰队驻防台湾海峡附近引起中共注意。 美国机载空中警报控制系统涵盖整个中国,对中共起到吓阻作用。美国的空中预告警报系统对目标的掌控、控制与战术监控扮演重要角色。迫使解放军转向取得机载空中警报控制系统或者是企图使它失灵。

中国原本订购向以色列订购四套的“费尔康”(Phalcon)空中预警系统,这足以使中共在冲突发生时,持续在空中使用。 但在美国压力下,以色列取消销售合约。

从流产的费尔康销售合约到现在,解放军持续寻求包括机载空中警报控制系统、潜艇技术、反卫星技术(目测追踪方案、雷射、微型卫星)、分导式多弹头飞弹,及电子监控。

因此最近遭到和“费尔康”相同命运,在美国压力下而流产的哈比战斗雄蜂升级计划,似乎没有那么重要。 重点不是解放军侦测台湾雷达的能力和欧盟解除对中国武器禁运的威胁一样。而是以色列的自制会助长美国内部的争议。如果欧盟解除禁运,来自美国的公司会为了争夺中国武器的市场而对美国政策制订者施加压力。 美国政策制定者可能会让步。也许这听起来很伪善而且邪恶,但这是现实。

目前对于以色列销售武器给中共的争议主要有两个。让我们先从争议最大的开始。

以色列永远有过多的考量。因此,以色列的国防科技必须优越。美国的技术是一个起点,但最终,以色列自己必须具有一套可信赖的国防研究及发展系统。IDF这个客户并未大到足以支持研发计划(约占营业额25﹪)。因此,以色列必须出售一些武器(占有全球武器市场的10﹪)。

现在有些人听到这些也许会产生道德上的呕吐,特别是那些不住在以色列的人。 我想这是一个好策略:假设台湾依照以色列式的国防发展模式,我们也许就不须对中共日益增加的侵犯能力如此忧虑。

然而,这种争议不是中国独有。中国的哈比交易潜在价值约有3千5百万美元。以色列自1996年以来,销售给土耳其的武器总值将近30亿美元,这还不包括情报分享与关系利益。

或者看看印度,“费尔康”的销售地。以色列与印度自1992年开始外交关系,以色列目前是印度的第二大军火供应国:山姆(SAMs)系统、雄蜂(drones)系统,雷达系统、航空电子系统。在圣战与国家恐怖主义中,有一个共同敌人,并会分享情报、国防研发与方法。

印度市场饱和了吗?不:苏俄是第一名,因为它的价钱比较便宜,但印度越来越富裕而且越有主动权。而且当它必须优先购买来打击恐怖暴动时,以色列会获益。

如果日本修改宪法,以色列会适当的进行商业接触吗?我会说这是肯定的。所以让我们这样说,为什么台湾不行?这就会将我们带到第二个争议点。

以色列的武器销售是一种影响中国(还有理论上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方法,一种分享中共军事情报的方法。总之,武器销售是一种抑制中共将武器销售给以色列敌人的办法。

这跟美国一厢情愿的认为网络是无法阻挡的很相似。美国商人多次发现,如同希伯来大学的彼得•艾那夫(Peter Enav)指出:中国外交部的口头保证基本上毫无意义。武器销售是经由想像中错综复杂的军火商网络执行。听起来貌似有理,总是有贪污因素在其中。总之这就是中共。

但最终中共对中东的策略却是违反以色列的利益的。中共表面的方向是供中国发电用的石油。外部策略是武装美国及以色列的敌人:伊朗、萨达姆•胡笙的伊拉克,以及直到最近的塔利班,甚至是盖达组织。 据像麦吉尔(D.J. McGuire)这类研究作家,现在关于这点的证据非常明显。

例如,最近在特拉维夫俱乐部发生的爆炸案,所使用的最新型塑胶炸药,远比高爆炸药(semtex)更具杀伤力,就是由中国的国防契约商ZTF制造的。当涉及石油时,中国不是看到一个现货市场,而是一场零和游戏。

讽刺的是,以色列人对取消 “哈比无人战机” 升级的讨论重点是围绕在美国的强硬介入和以色列的自主权。但这些都只是作法上的问题,而真正本质上的问题是:以色列的策略是否奏效?谁敢断言中共是不是中东民主化的推力?中共有没有参与伊朗军事化的过程?未来以色列的军备会不会经由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之手再散布到整个中东地区呢?

事情终于有了进展。六个月前以色列国防部长莫法兹(Mofaz)警告前五十大国防企业的资料必须透明化,报告每次到中国的行程及每项商业协定。然而,以色列国防部并未禁止国防工业销售非危险性系统及机台到中国,也因而产生了一个问题。

对中国的双重用途技术移转持续整个九十年代,2000年以后科技蓬勃发展,它变成了一道水闸门。但那不是真正的问题,事实上你也可以辩称是中国乐于接受西方公司长期的军事科技移转,以协助他们建立本土的研发能力。

我以过去式陈述是因为IBM、Intel、Honeywell、奇异、朗讯及微软等公司早已在中国设置研发工厂。例如:摩托罗拉与中国的25件投资案金额激增至一百亿美元,到2006年时共有5000研究人员和工程师。
这些设备的规模几乎等同于摩托罗拉在美国的总部,不同的是在这里进行的是中国科技部 “863” 专案:第四代未来军事应用的先进研究。在进行技术移转前他们并没有事先清查参与成员中是否有中国共产党员及解放军背景。

以色列的公司是否也在进行同样的事?由以色列人出现在中国举办的每一场高科技或国防工业展会的情况就说明了一切。2003年,北京的中国科技部和其在耶路撒冷的同伴合资展开应用在电信、光学资料储存及太空科技雷射等 “先进原料”的共同研究。这些表象显示了在背后有更严重、黑暗的问题存在。我再次强调,以色列不能够轻忽“反击效应”。

道德的部分也不能置若罔闻,就像武器销售对以色列不止是一个商业行为,而是生存的一部分,其对全球的影响他们也不能够置身事外,以色列的策略附带有应负的责任。

首先,是一个小型的民主制度对他国的责任:以色列和台湾都遭到国际机构的排斥,遭强权势力包围,这些势力的合法性攸关它们的灭亡—在苦海中求生存。

近几个月我花了一些时间留在台北,那里的气氛如果未达绝望的程度,也是令人感到消沉与忧心忡忡的。对中国人以及全世界的民主,有一个非常大的悲剧正在形成。透过技术移转、美国决心的丧失、联合国和布鲁塞尔自满的冷漠态度,使台湾走向没落—这也是以色列没落的模式。

所以我吁请以色列道德感的支持,尤其重要的是贯穿以色列文化中所保有的历史记忆与智慧。

仔细看看新的中国,看看当前的趋势,没有民主约束的科技,一个电子警察国家,它的合法性建筑在没有道德内涵的共产主义和没有理想的扩张主义上。。看看被控制的经济,以及人民解放军天衣无缝的吸收投资与技术;看看那强舔旧伤、韩战、鸦片战争、日本人。看看迷恋大中国领土的垂涎者,每个决议(澳门、香港)启动了对下一个索求的计时器。最后,看看那对外的不理智行为-却是残酷而且系统性地使法轮功学员成为代罪羔羊,被追缉与屠杀。

也许世界上有许多人(很遗憾地包括我自己的国家大多数的商人和政客)想要把这些点连接起来有些困难,但是对于一个犹太国家,它应该是很容易的事。

虽然现在纠正美国的中国商业策略为时已晚,但现在是以色列考虑中国策略的时候了。或许可以从你们的提问和评论开始做起。

谢谢大家。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11-22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