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木工阿庆伯的故事 (18)

侯念祖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回到今天的事情来说,万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不但读了《鲁班经》,而且还连带的一下子读了那么多书。更让我觉得意外的是,这些可能连一般人都觉得不是很容易读、或是觉得无趣的书,你竟然可以拿来和自己在手艺学习上的经验放在一起对照,而且还让你悟出了一些道理。还有,你知道我最看重的就是人品,你懂得反省自己,也真正的知道了技艺和心性之间的关系,这样,我这个工作能够不马上交给你做吗?我知道你不会骄傲的,所以呢,我还要夸赞你,也就是说啊,像你这么优秀的功夫人,现在要我再找到第二个,我看都很难,所以,不快点把你预定下来怎么可以呢!呵呵!”

言毕,阿庆立即站起身来,深深的向老医师鞠了个躬,并说:

“先生,谢谢你这么看重我,我觉得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其实,我们作木的人当中,很上进的、很优秀、懂得修养自己的人,也有不少…不过,我要谢谢你愿意将这个工作给我,我一定会尽力让你和先生娘满意的。”

老医师示意阿庆坐下,对他说:“从你身上,我可以相信你们作木的里面,应该是有不少有修养的师傅,特别是你们镇上,手艺是和其他文化一齐自唐山传过来的,自然会有些渊源。不说别的,我想,光是你的师父应该就很不错的了,能教出你这样一个徒弟,想必他也是一位非常杰出的木工师傅。”

老医师突然端正坐姿,很严肃的对阿庆说:

“因此,我要为上次出言对你们作木的师傅不敬,对你郑重道歉。”

说着,老医师微微弯了身。

阿庆连忙站起回礼,手足无措的他,还差点撞翻了桌上的水杯。

老医师再示意要阿庆坐下,继续说道:

“我这个人有点脾气,说话不太修饰,有什么说什么,但我也是个讲理也有礼的人,我做错了,也不能倚老卖老当作没这回事。人嘛,是互相的,我说看重你懂得自省,你也做得不错,我能够自己不反省一下吗?呵呵…遇到你啊,让我对你们做工的人,改变了不少观感呢!”

在客厅那端的医师娘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除了有些感动之外,还称奇不已,因为一向心高气傲的老医师,是很少向人认不是的,何况又是对着一个几乎只有他一半年纪的年轻人。

接下来,老医师就和阿庆具体谈起工作的内容了,主要是屋内所有的家具,从客厅到所有房间,全部重新制作;而在屋子本身,木构造的部分,如果阿庆觉得该修整、也会修整的部分,也都包含在内。

而当讨论到费用时,两人有了些不同的意见。因为老医师希望能“连工带料”全部包给阿庆,也就是除了工资之外,木料也由阿庆统筹进料,这主要是老医师愿意让阿庆多赚一些。

但是阿庆却坚持只收取工资,材料则让东家自备。

阿庆说:“先生你愿意将工作给我做,我就已经很感谢你了,我怎么能再多赚你一些。况且,我自己过去也都是被头家所雇用,自己也没有进料的经验,这一部分,我怕我会做不来。”

老医师执拗的脾气让他十分地坚持,他说:“该合理给你赚的,我就应该要算给你,我这人可不愿意欠别人的。再说,你说你没有进料的经验,那我一个做医生的,我就有进料的经验吗?你要我准备材料,这不等于是为难我吗?你比我有经验,你去做,而你做的部分就该算工资,这绝对是合理的吧!”

这一点倒提醒了阿庆,的确,他要东家自备材料,反倒是为难了老医师。发觉自己没考虑到这一点,阿庆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于是阿庆决定“退一步”,替老医师进料。

他说:“嗯,这一点我倒是没想到,我来进料总是比较有点经验,那这样好了,我负责进料,但是材料的费用我照实向您核报,这一点,我万万是不能多赚你的。”

老医师听了阿庆所言,不禁皱起眉头,对阿庆训道:

“你这个囝仔怎么头脑这么硬,转不过来,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占我便宜,那你就是要让我占你便宜是吗?你帮我进料,是不是要花时间去看、去选、去和对方谈价格?这一部分你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我不应该把费用算给你吗?你坚持不收,不就变成是我欠你的?唉唷,你一个囝仔怎么比我一个老人家还固执啊!”

阿庆一听,觉得老医师讲的是比较在理,他发现自己毕竟社会历练有限,考虑事情的确有不够周全之处。但是阿庆很为难的是,他完全没有过进料的经验,所以对于行情根本是一无所知的。

阿庆很坦白的将这个疑虑对老医师说了。

老医师呵呵一笑,说道:“那就这样吧,你的工资的部分呢,我们先谈一个固定的数字,那材料方面呢,就按实际价格再加两成给你,就这样说定吧!”

阿庆觉得两成实在是太多了,但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再和老医师“讨价还价”,于是只好接受下来,心里头打定以最好的表现来回报老医师的慷慨。

接下来的一阵子,阿庆开始忙碌了。

他先在清水镇上租了间房子,免得来回奔波根本做不了事。接着花了几天的时间,画了些简单的设计草图出来,和老医师与医师娘讨论、修改。决定之后,阿庆先回了故乡小镇一趟,向镇上较有备料经验的老师傅们讨教,以制作这些产品来估算,需要准备多少数量与多少种类的木料。阿庆这时也又体会到,实在是处处都是学问,他过去虽然在制作的手艺上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但是在预备材料这方面,脑袋里简直是一片空白;然而这一点却又相当的重要,阿庆体会到,如果不懂的估算材料、不会预备材料,就像一个老师说他只会教书、但不会准备教学教材一般的可笑。阿庆这时心中更是感谢老医师当时的坚持,让他有机会可以学习到这个重要的能力。

初步确定材料的种类与数量之后,阿庆就往嘉义出发采购木料,这里阿里山上的林木,一直是中南部制木业原料的重要来源,遂使得嘉义成为木料的主要集散市场之一。阿庆靠着故乡小镇里头一些老师傅给的建议与介绍的木材商,花了两、三天就完成了采购工作。

在这段期间,阿庆虽然忙碌,但是夜间总是会抽出点时间来读书,一直到制作工作开始之后,阿庆可说已经养成了这样一个日间工作、夜间读书的习惯,并从此不再断过。

而开始制作之后,有时为了购买新工具或是修整工具,阿庆必须骑着自行车来回清水与台中市。

一回,骑在碎石遍布的道路上,阿庆心急着赶紧回到清水继续工作,没意到恰好绊到了颗大石头,急冲的自行车弹起老高,阿庆也一屁股栽到了地上,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遍身的皮肉伤也够阿庆行动不方便了好一阵子。

老医师觉得阿庆这样自己一个人忙里忙外也实在是分身乏术,于是趁着阿庆这次的意外,提出要阿庆找个学徒来分担工作的意见。

一日,站在阿庆正在劳动中的木马边,看着伤口尚未完全痊愈的阿庆正在奋力的凿着榫孔,老医师开口说:

“你就找个学徒来分担工作吧,要不然自己一个人要忙这么多事,总是有困难。不过我也事先和你说明了,这个学徒也是做我的工作的,所以,学徒的费用要由我来支出。”

阿庆停下手边的工作,将榔头和凿刀小心翼翼的放下,先擦了擦汗,再回老医师道:

“其实学徒也不用什么费用,顶多就是负责他的吃住罢,这一点花费我没有问题。可是,我现在还不太想要找学徒…。”

说到最后一句,阿庆眼光转向了木马上头的材料,竟似有些是和自己对话。

老医师觉得阿庆有些异状,便先不忙着和他争论学徒费用之事,开口问道:“为什么还不想找学徒呢?”

阿庆看看老医师,心想,老医师既然问了,就老实回答吧:

“其实我不是没想过找个学徒的事,但是…我觉得,我自己的功夫根本还不到家,所以没有什么资格来带学徒。”

老医师听了,立即知道这年轻人那种别扭不知转弯的劲儿又冒上来了,他沈思了一会儿,便以似不强迫的态度说了一句:

“好啦!那就等你功夫完全成熟那一天再来找学徒吧!”

姜果然是老的辣,老医师这句话犹如半天顶上一道霹雳,轰的阿庆脑袋嗡嗡作响。心头一震,阿庆马上会意,心里头想:

“哎呀!是啊!这手艺哪有成熟的一天啊!我怎么忘了这个最简单的道理…对了,阿成师也曾和我说过,‘教学、教学,就是一边教、一边学’,那么,收个学徒也并不表示我认为自己资格很够、功夫很够了呀!学无止境最重要的就是在自己这颗心呀!”

弄清楚这中间的关系后,阿庆打开了心中的结,于是答应老医师下一趟回小镇的时候,会托阿和伯物色一个学徒的。@〈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11-05 3: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